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7章 有个赌徒老婆,丢他脸了?
    江雁声从梦中惊醒,手指一下子用力攥紧床单,眼睛睁大很恐怖,呼吸急促发抖,全身处于绷得很紧的状态里。

    等她喘息声逐渐的平静下来,身体也才开始放轻松。

    江雁声侧头,伸手将台灯打开,淡淡暖橘色的灯光瞬间就照亮了黑暗的卧室,也让她的内心稍微有了许些安全感。

    做了一个梦。

    那些选择性去遗忘的破碎片段,被她在梦境里拼凑起来,醒来后,再也不愿意去回想。

    江雁声眨了眨酸酸的眼皮,她下床,从抽屉最底层拿出一本小怪物日记本。

    她翻出其中一张空白纸,拿起笔写下一段话。

    ……

    最后一层抽屉,缓缓被关上。

    江雁声情绪完全冷静下来,她穿好鞋,走出房间去倒杯水喝。

    她经过客厅,没有任何防备就看到有个身影坐在沙发上,被惊了一下,很快就认出了是谁来了。

    黑暗中,男人白色的衬衫黑色的修身西裤,窗外折射进来的夜色衬得他一身冷贵沉淡气质。

    那一双阴暗精锐的眸子,正盯紧了她。

    “你怎么进来的?”

    江雁声皱眉,她刚问出口就迟钝的反应过来,没有钥匙,还能怎么进来的?

    “你撬我门?霍修默……你有没有点尊重别人隐私的意识?”

    霍修默在她控诉中缓慢地站起身,迈开长腿一步步走来,气场带着迫人气息,让江雁声下意识的朝后退,一直到她背贴上了冰冷的墙壁,被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逼得没地方躲。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今晚没去霍家?”

    江雁声想说,司机没告诉你么?

    结果,却遭到男人修长的手指按在了她没什么血色的唇上,嗓音低冷:“嘘别说话,我现在不想听你解释。”

    不想听,还问?

    他阴晴不定的,想表达什么?

    霍修默俯身靠近,呼吸更近了,带着灼热的温度,洒在她干净的脖侧上,一下又一下,很重。

    江雁声身体细微的被烫得颤了一下,她浓翘的长睫毛轻眨,看到他这张近在咫尺的完美脸孔,有些窒息。

    “嗯?长本事了连澳门那种龙蛇混杂地方都敢跑去?你做什么不好要做个女赌徒?”霍修默薄唇贴在她脸颊呢喃出声,分明是很温柔的腔调,听入耳却带着深冷的的讽刺。

    江雁声脑子里那根神经,没有预警地在这一瞬间就绷紧,这话题跳跃的她什么防备都没有。

    过了好会儿,才抿唇开口:“你看哪个媒体乱报道的?”

    男人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死不承认,冷笑了声,说道:“梁诚坤是澳门常客,要我把他叫来找你对质?”

    江雁声听到梁这个字,一下子笑了:“你真是我的好丈夫,别人说说而已,你就信了?”

    “宛儿哪个字有冤枉你?”

    客厅里,那飘窗的缝隙漏进了淡色的月光,忽明忽暗,衬得男人的面孔深刻如铸,也透着冷冽之气。

    他怒气,来的无声无息。

    江雁声不知道,他在发哪门子的脾气?

    去澳门赌博的是她,欠下一屁股赌债的是她,就算被追债的给砍死,似乎也不关他什么事吧?

    还是,他认为有个赌徒老婆,丢他脸了?

    江雁声想到这里就不舒服了,语气也跟着冷下来:“梁宛儿说的话,你就这么相信对吗?”

    “不信她,信你?”

    霍修默将她身体抵在墙壁上,大手捏着攥肩头的力道,好似是要捏碎她的骨头,嗓音低冷无情:“至少宛儿在我面前从来不敢说一句假话。”

    江雁声忍着疼,她真的很耐疼,就算眼睛发涩到快掉眼泪了,也能很好的控制语气的情绪,听不出她一点委屈:“是,你的宛儿最天真善良,在监狱那种地方呆了十年都出淤泥而不染,好一朵白莲花呢。”

    为了一个小三说的话,半夜跑来质问她?这个男人怎么能渣成这样呢?

    江雁声现在一分钟都不想看到他,不等霍修默说话,便用力地推开他的身体,冷了声:“我是喝酒抽烟赌博样样都拿手,不好意思啊,完全颠覆了你对我高贵名媛身份和你妈对我合格儿媳妇标准的认知,不满意了ok的?那离婚!”

    【离婚】

    这两个字毫不犹豫说出口,等于是挑起了霍修默的怒火,她先前说了那么多话,都没能把他惹的彻底。

    “娶你没睡几回就离?你当我给你家一亿聘礼是钱多没地方花?”这个尊贵优雅的男人一旦脱掉伪善的外衣,就活生生像个禽兽。

    江雁声没想到一言不合,他就把她往床上带。

    ……

    “霍修默!”

    江雁声身子在床单上挣扎,本能的伸出手推抵反抗朝她压下来的男人。

    霍修默一只手就轻易的把她死死按在枕头上,他的手指,去脱她的睡衣。

    很好脱。

    江雁声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过膝的睡衣,布料轻薄,这样的姿势,还能清晰的看到那两团鼓起的地方。

    “霍修默……婚内强奸也是会判刑的……你别知法犯法……我不要……”江雁声双眸颤抖,有点承受不住他这种架势。

    男人把她身体脱的没有一丝遮挡,他滚烫的手指,摩挲着她每一寸细腻肌肤,薄唇在耳垂上咬了下。

    很快,就听到她吃疼地低叫一声。

    “犯法?”霍修默深冷的眼眸盯着她双颊潮红的小脸,嗓音里渗着低低的笑,薄烫的唇继续摩擦着她的肌肤:“我给你律师费去告,整个宛城谁敢接你案子嗯?”

    江雁声手心推着他男性霸道的胸膛,不断地躲避他的亲吻,可是这个男人却跟个变态似的,很喜欢她肌肤上的体香,连柔顺的发丝也没有被放过,都让他用力地吻了个遍。

    “你……”她身体在微微的颤栗,黑暗中,清晰地感觉到来自他男性身体上的重量。

    压得她,喘不气起来。

    霍修默吻遍她线条柔美的身体,深深的吻痕清晰地印在了她白皙肌肤上,甚至,连腿根都没有放过。

    从来没有人能这样对她……

    这种过于亲密的行为,在江雁声心中明明是要爱到很浓烈的夫妻,才会这样亲吻彼此身体的每一寸地方,爱怜她的所有。

    可是,她却在霍修默身上感觉不到他的爱,他纯粹是以一个男性的身份,沉迷于一具女人的身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