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28章 我被霍先生猥亵了!
    江雁声真的乱了正脚。

    她情愿他像上次医院那般,直接办事结束,也拒绝用这样亲密的沟通方式,他上床前很生气,如今却温柔的吻她身体。

    男人心思,深沉的可怕。

    卧室黑暗一片,周围的温度升高到了极点。

    霍修默低头,眼神深深地望着无助可怜的女人,将她光洁的身体都看了个遍,长指,在她膝盖被涂上红药水的伤口,轻轻的一划。

    “又受伤?”

    江雁声被他折腾的,几乎忘了她的伤。

    她眼角还挂着红,就这样委屈地盯着他英俊深刻的脸孔看,声音小小:“我疼……霍修默,今晚别做了好不好……”

    霍修默薄唇溢出阴冷的笑:“我还没进去,你疼什么?”

    “膝盖疼,手也疼!”

    江雁声在他男性的强势进攻下,身体止不住的发颤,泪珠挂在长睫毛上,散乱在枕头上的纯黑长发衬得那张小脸越发的小,好像她真有那么的弱小。

    “疼也没用,早就想这么弄你了。”

    霍修默高大身躯俯低,低下头,咬着她的唇。

    缓缓地,最后一举磨入!

    ……

    女人疼的,多半是男人技术不到位,尺寸也不合适。

    江雁声被霍修默要了一个晚上,只觉得疼了,哪儿都疼,中场休息时,她委屈的细哑着声说:“求求你了……”

    他,却从未放过她,薄唇也始终都没有移开她身体。

    也不知道,霍修默是哪来的变态嗜好,格外沉迷于她一身娇嫩肌肤。

    ……

    次日,清晨。

    卧室里,墙上时钟指向七点,霍修默生物钟准时醒来,他睁开双眼,入目的就是女人线条纤瘦的后背。

    她背对着他躺在凌乱不堪的床上,身体不着寸缕,皮肤很白,上面布满了昨晚被男人印下的痕迹。

    他直起身,低下头去看她。

    江雁声黑色长发披散在枕头上,绯红的小脸睡得很沉,指尖攥紧了被单没有松开,呼吸也很均匀。

    霍修默深灼的目光,落在她发红的眼皮上,长睫毛仿佛还沾着泪水的痕迹,伸出指腹,轻轻的揉了揉。

    江雁声秀鼻微皱,却没有醒来。

    接下来,男人的大手摸上她紧俏的臀,拍了拍,嗓音压低:“我去公司,你好好睡。”

    回应他的,只是女人一个轻懒翻身的动静。

    ……

    霍修默走后,窗外折射进来的阳光也越发刺眼起来,江雁声的长睫毛几次轻颤,终于缓缓的睁开了惺忪的双眸。

    她清醒的第一时间,就往卫生间跑。

    刚坐起身,想下床,却发现两条腿跟废了一样,站不起来。

    江雁声蹙起了眉尖,感觉自己这具身体现在已经弱得就是坐着,气息都会喘。

    寡欲的男人一旦不破戒了,就是这么变态的?

    昨晚怎么装哭都没用,而且在这张从来没有男人睡过的单人床上,她不知道被霍修默死死按在上面,轮了多少回了。

    江雁声从疼到没了任何知觉,现在醒来,更有种杀亲夫的心。

    她恢复了些体力,就去衣柜里翻出一件丝质的睡裙穿上,以免跟个被人强了女疯子一样,裸着满是伤痕的身体在公寓里乱晃。

    就在江雁声在卫生间洗漱时,门铃被按响。

    她扯过白色毛巾,将脸上的水滴擦拭干净,才步伐迈的极慢的走出去,还要靠扶着墙去开门。

    门外,一个女秘书提着两袋东西来访。

    “太太,这是霍总给您的,和早餐。”

    女秘书说话时,顿了下,才把东西递过去。

    江雁声没有让霍修默的秘书进来坐,自己从小领地意识就很强烈,不喜欢陌生人进她的地方,伸手接过后,轻声说了句好。

    女秘书也很会看人眼色,识趣离开。

    江雁声关上公寓的门,她将丰盛的早餐放在茶几上,去翻另一袋里面的东西。

    她指尖摸索了一阵,从里面拿出了治疗外伤的红药水和膏药,还没拆封的。

    看着这两盒药,似乎才反应迟钝的想起了她膝盖处和手心的伤口。

    没人提醒,她一点都不知道疼的。

    现在,很好的,伤口似乎又加重了。

    这个罪魁祸首,还是买药给她重新涂抹的男人。

    江雁声对于霍修默一大早就让女秘书过来给她送这些的行为,半点都没有感动的情绪在里头。

    因为,她记得昨晚那男人明知道她膝盖受伤了,下半场,还强迫她双腿跪在床上。

    脑海中浮现着那些脸红心跳的画面,江雁声突然紧张了下。

    她又记起,昨晚霍修默没戴套!

    结束时,还往上顶了顶。

    ……

    江雁声填饱肚子在去跟霍修默发作,她把剩下的早餐丢进厨房的垃圾桶,回到卧室,悠懒的躺在柔软的被子里,一只秀美细白的手举着手机贴在耳旁。

    电话声嘟嘟了几下,很快被接通。

    “早餐吃了?”男人昨晚沙哑的嗓子已经恢复了平缓淡漠的语调。

    江雁声潋滟的唇瓣微微翘起,漫不经心说:“你一大早就让人送过来,我怎么也得赏脸呢。”

    “你又想做什么?”

    霍修默似乎早就看透了她的本质,没事的话,恐怕别说电话了,你打给她都未必会接。

    就好比前阵子一个人偷偷跑去澳门赌博,什么时候会想起给他来个电话?

    “哦,就是想跟你说下。”

    江雁声一字一顿的,对电话那头说的很清楚:“昨晚没避孕,你买的药,少买了一盒。”

    手机,传来了急促的忙音。

    霍修默直接挂了她电话。

    江雁声隔着一部手机,似乎都能感受到男人突然而来的冷漠,她皱着眉,对着黑下的屏幕说:“气性真大啊!”

    她才刚起了头,下面的话都没来得及气他呢。

    ……

    十一点三十分。

    江雁声挺尸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又醒来,等南浔电话打进来,她才挣扎着睁开眼,接通:“喂?”

    南浔:“伤好些了没?”

    江雁声气弱的说:“我下不了床了。”

    南浔:“睡一觉还能加重?”

    “睡一觉为什么不能?”江雁声蹙紧了眉,冷着声说:“梁宛儿那个蠢死的女人,告状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昨晚害我被霍修默给猥亵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