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1章 你亲了我一嘴的烟味
    书房的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霍修默缓步走到书桌前,眸子低垂,看着椅子上抱膝蜷缩的女人。

    她睡的很沉。

    身子看起来纤弱单薄,静静的靠在椅扶上,黑色的长发披散下来,将脸蛋几乎遮住了一大半。

    霍修默认为,缺乏安全感的人才会这样姿势抱自己,他眼眸深邃凝视几秒,伸出大手,将她脑袋板正。

    修长的指腹刚触碰到女人白皙滑腻的肌肤,他动作一顿,倏然低下头,薄唇很轻的落下来。

    恍惚间,江雁声感觉到了温热的气息洒在唇上,很快,就直直的碾压了下来。

    她微颤的漂亮眼睫慢慢睁开,迷糊的视线里有一张男人英俊的脸孔越来越清晰地映入了眼帘。

    见她醒了,霍修默也没有停止,反而吻的更深,用滚烫的唇舌撬开她紧闭的牙关,带着强烈的男性进攻气息,一点点的抵进她口腔。

    “唔……”

    江雁声想去推他胸膛的纤细手指,一下子绷直。

    唇齿间亲密的纠缠,让她呼入的空气变得稀薄,也被强势扰乱了心跳。

    霍修默的吻来的突然,结束时却很是缠绵,他唇舌放开女人柔软的唇瓣,开始湿湿的贴着她脸颊细吻,一路到她的耳畔,带着某种亲昵的温情,低哑出声:“你口里有烟味……”

    江雁声抖着睫毛,红唇轻启喘着:“是你亲了我一嘴的烟味。”

    男人低低的笑,亲了她脖侧一下:“Sorry。”

    也不知道他哪来的好心情,江雁声压下心尖泛起的热意,伸手将他推开,慢慢的从椅子上坐好。

    霍修默将书房的台灯打开,白色的灯光下,将刚才暧昧的气氛驱散了不少,他转身,便看到江雁声在低着头,整理身上这件有些凌乱的裙子。

    她不经常穿黑色的,穿白色的依旧很显白,在灯光下肌肤白的晃眼,柔软的布料下的身段,透着女人特有的美丽曲线。

    会让男人,很容易就有生理冲动。

    江雁声低垂眼睫,无视去男人投来的深灼目光,白皙如玉的小脚踩在地板上,要找她的鞋子。

    霍修默上前,动作很自然的将一双裸色尖头高跟鞋递到她面前。

    “……谢谢霍先生。”

    江雁声语气淡淡,把鞋子穿好。

    男人却因为她这一句道谢,俊眉微皱,抬起深邃的眼眸,视线盯着她淡静的脸上。

    “看我做什么?”

    江雁声站好,纤细的指尖梳理了一下长发,唇角挂着客套的笑,问他:“不是要去霍家陪你妈用晚饭吗?”

    霍修默收回了视线,淡漠开腔:“嗯。”

    “哦,那走吧霍先生。”她率先走出书房,身姿十足的优雅动人。

    霍修默沉着脸,心底浮躁的情绪很容易就被她的举止带动,片刻功夫后,收敛起了周身强大阴冷的气息,才迈开长腿跟上去。

    ……

    别墅外。

    一辆黑色高级私家车停在门口处,司机早就在等候。

    江雁声知道霍修默把他那辆迈巴赫看的都跟命根子一样,平时除了自己开外,是不允许别人碰的。

    她踩着高跟鞋走出来,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没过两分钟,霍修默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也从别墅款款走出来,他走到车旁,伸手将后座的车门打开,看到里面空无一人,深沉的眸子微微眯起。

    很快,注意到了坐在副驾驶座上玩手机的女人。

    霍修默声色略沉,问她:“你坐哪里?”

    “哦,我晕车。”江雁声头都没有抬起,指尖按着手机屏幕玩一款打发时间的游戏。

    她的理由跟态度,敷衍的很。

    “下来!”

    霍修默抿紧的薄唇溢出清晰的两个字,同时身上也散发着一股压迫人心的气场。

    司机此时恨不得把脑袋摁在方向盘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他为霍先生服务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发现他是这种易怒的人。

    就在气氛越发僵持下来的时候,江雁声游戏通关成功,她弯着唇角推开车门下来,也没倔脾气到去忤逆这个男人。

    “坐哪里不是坐呢……”

    她喃喃轻声说着,步伐绕过这个霸道专制的男人,坐上了后座。

    霍修默一上车,就看到她背对着他靠在椅背上,又掏出手机在玩弱智的游戏,黑色的发丝遮挡住精致的侧脸,看不清表情。

    车缓缓的行驶处别墅小区,上了马路。

    忍耐了几分钟,越发觉得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实在碍眼,霍修默抿着唇,伸出大手扣住她腰肢,一使力就把人给抱到怀里。

    “喂……”江雁声拧起眉心,刚要说话,手机就被男人抽走,丢到了一边。

    她耳旁,听见他淡漠的开腔说:“不是晕车吗?玩什么手机。”

    “我乐意不行吗?”江雁声微微的挣扎的下,却被他禁锢在手臂里,在这密封的车内她能逃哪里去?也懒得推他了,作势要伸手去捡手机。

    霍修默像是早就看透她的心思,倏地伸出大手将她白皙的纤手包裹在掌心里。

    江雁声意图抽出来,却被他用力攥住。

    “坐车也要牵手?别告诉我你恐车呢?”

    她脸上淡淡的笑容有了一丝破裂的痕迹,也看霍修默这个人碍眼的很,今晚是怎么看也顺眼不了的了。

    霍修默低头,精锐的眸色落在怀中一脸不爽的女人身上,像是生生能看透她的灵魂,过了片刻,他淡漠的扯唇:“今晚回房我把钱给你。”

    江雁声今天很明显在跟他闹小情绪,男人沉思了半天,所能想到的也只有让她去跑腿又花了她的钱很不情愿了。

    “呵。”

    江雁声轻笑了下,抬着明亮的眼眸迎上他的目光,红唇吐出的一字一字很清晰灌入他耳朵里:“一点小钱而已,孝敬你妈的。”

    “你在骂我?”

    霍修默听出来了许些不一样的意味,他强劲的手臂收紧她娇软的身体,两人紧贴的不留一丝缝隙,连说话的呼吸声都洒在她额头上,带着薄烫的温度。

    江雁声绝不承认,声调很是清冷:“我说孝敬我婆婆的,你是这样理解的啊,霍先生?”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