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4章 这男人,没得做也要索吻了,才舒服?
    “没洗干净我睡不着。”

    霍修默英俊的脸孔上一片正经之色,找的理由,简直是卑鄙无耻龌蹉。

    江雁声浅色的唇角挑着,却没有半点笑意:“泡了这么久香味都出来了,怎么会没干净呢?”

    霍修默深眸微微眯起,问她:“你闻过?”

    “……”她有病会去闻他的……

    江雁声站在浴缸前,语气幽幽:“不洗就今晚没完了是吧?”

    这个男人看着她,薄唇轻吐出深意字眼:“做都做过了,霍太太,你在装矜持下去,难道是在跟我玩欲擒故纵?”

    “你哪来这么深的误解呢?”

    江雁声脸上笑得很牵强,说话的时候都想咬死他来:“洗就洗,反正等会难受的又不是我。”

    半个小时后。

    主卧的气氛很安静,只听得见女人轻巧的脚步声,江雁声也给自己洗好澡,换了身丝绸睡裙走到大床去。

    她掀开被子躺下去,指尖捏着被角,手心到现在都发烫一片。

    江雁声抿了抿唇,用被子擦了擦手。

    明明都洗了好几次了,大概是心理作用的缘故,她脑海中挥之不去了那种羞耻的画面。

    “霍太太,你在回味嗯?”

    原本躺在床上闭眼的男人突然靠近过来,用他结实的胸膛紧紧贴着她纤美的后背,薄烫的大手不客气朝她伸来。

    江雁声耳朵被他气息烫的发红,四肢要挣扎却被他沉重的身躯压着,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好像交缠在了一起。

    “你,从我身上滚下去。”

    她漂亮眼睛睁着,里头依稀闪烁着水光,模样看起来娇媚又无辜。

    霍修默看了就想欺负她,低头,薄唇碾着她细腻的脸颊很亲密的举动,低哑的笑声溢出喉间:“我看你一脸失神,不如满足你?”

    江雁声推了推他结实的胸膛,咬牙说:“霍先生,请不要把你臆想出来的东西枷锁在我身上。”

    “真不做?”

    霍修默又低下头一点,俊挺的鼻尖蹭着她肩头裸露的莹白肌肤,很喜欢闻她幽冷的体香。

    这让江雁声下意识地伸回手环住自己的胸口,以免他闻着就往这个地方来,没有丝毫商量的语气提醒他:“我没记错的话,浴室里已经拒绝过你一次。”

    先前终于硬着头皮把他全身上下都洗干净了,这男人还有脸提出想在浴缸跟她做?

    江雁声当场就泼他一脸的洗澡水。

    做梦呢这是。

    霍修默大手掐着她的腰肢,两人身体的紧贴着是处于碰不碰的危险距离,他深深的眸色盯着她排斥的小脸,过了片刻,声线慵懒地说:“亲我一下,今晚就不弄你。”

    “你……”江雁声红唇微启。

    这男人,没得做也要索吻了,才舒服?

    霍修默身躯俯下,只用浓烈的气息去影响着她的思绪,眼神更加的深灼,带着某种隐晦的热意。

    江雁声睁着眼眸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英俊如神祗的面孔,让她恍然间想起了十年前的他。

    霍修默本身就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美男子,年少时的他更加迷女孩子,举止间总是散发着低调不张扬的贵族气质。

    这使她对他很轻易就产生上了好感,特别是徐慕庭的妹妹出事那一天,她很怕回家,她怕父亲不在家,她怕面对厌恶自己的奶奶跟王媛这个继母。

    是霍修默,他穿着洁白色修身西装,气质温淡干净,亲自把她送回江家。

    大概是霍修默在场的缘故,她才能逃过一顿毒打。

    江雁声一直抱着欣赏的心态关注了他很多年,直至成为他的妻子,名正言顺的站在他身边。

    她心头各种情绪被混淆在了一起,好像在悸动着什么,指尖慢慢的抚上了他完美的脸孔,从他精致的眉目往下,带着不易察觉的痴迷。

    最后,在指尖要碰到他淡淡的薄唇时,突然仰起头,以唇代替手指,吻住了他。

    ……

    霍修默深沉的眼眸闪过一丝讶异,薄唇间传来清晰的柔软触感,让他喉结滑动,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他吻的很用力,也很温情。

    没有带着一贯强势的霸道,薄唇怜惜的细吻着她两片唇瓣,薄烫的气息与她亲近的交融。

    江雁声长睫毛一颤,不受控制抬起手臂去怀抱住男人脖子。

    霍修默吻她的短短五六分钟里,一双大手就已经把她全身上下都摸了一个遍,指腹轻柔地摩擦着她腹部小巧的肚脐眼。

    这让江雁声轻皱眉心,身体很快就给了反应,按耐不住用白皙细长的双腿环紧了男人挺拔的身躯。

    对于江雁声发出的邀请信息,霍修默却是咬着她的唇瓣低低哑哑的在笑。

    男人那浓磁的嗓音伴随着暗哑之色,灌入江雁声的耳中,让就要沦落到霍修默男性魅力的她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她双眸带着潋滟的水光,瞪了他一下。

    霍修默伸手要把她身上松垮的睡裙脱下来,诱哄她的意味很明显:“乖,马上喂你!”

    江雁声一把按住他摸来的大手,秀眉紧蹙:“我不要。”

    “认真的?”霍修默哑声低问。

    江雁声涨红了脸,红唇重复说:“我就是不要!”

    ……

    卧室的灯光被打开,男人光着身下床去重新洗了一遍澡,步伐稳沉却带了凌乱。

    江雁声捂着被子坐起身,裸露在空气里的肌肤都满是紫红吻痕,一大片的颜色很重。

    她看着传来水声的浴室,悄然呼了一口气。

    带伤做?

    就算霍修默有这个能耐,她也吃不下去啊。

    江雁声静静的等身体里被男人撩起的异样淡了下去后,才掀开被子也下床,走出了卧室。

    霍修默冲了五六分钟冷水,他随意扯过浴巾,围住了腰间,便从浴室里出来。

    结果,原本躺在床上的女人已经不见人影,他脸色微沉,连浴袍都没有披,就直接推门出去。

    别墅死静一片。

    这个点,佣人们早就回房间休息,因为有男主人在家的缘故,入夜了就不会出来乱走。

    江雁声光着脚踩在地板上,走路很轻,拿着手机照明,蹲在一个柜子前翻找着什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