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5章 这种坏了一点的女人,爱谁就虐谁
    蹲着的姿势维持的有点久,江雁声双腿开始发麻了,过了会儿,终于从柜子里找出了小巧的医药箱。

    她抬手,扶着柜台站起身,刚转过去,就防不胜防被身后站在一个高大人影给吓到。

    江雁声及时将想尖叫的声音止住,深呼吸了下,小声问他:“你干嘛……”

    霍修默一张英俊的面孔隐藏在黑暗里看不清神色,深色的眸子凝着她,淡漠开腔:“大晚上不在床上躺着,下来翻什么?”

    “你以为我很想?”

    江雁声白了他一眼,伸手抓住男人的手腕,就往楼上走,他也够可以的啊,裹个浴巾就在别墅里乱走,以为聘请来的女佣人上年纪了,就不会视奸他了么?

    霍修默跟在她后面,眼神也注意到了女人手提着医药箱。

    耳旁,传来了江雁声小声的碎碎念:“我又对这里不熟悉,鬼知道医药箱被放哪了,给你重新包扎伤口事都这么多,你这个男人麻烦死了。”

    她口头上很嫌弃,还是把他拉回房间,然后一脸认真,从设备区全的医药箱拿出药水跟白色纱带。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坐在床沿,他抿着薄唇没出声,眼神也一直落在她的身上没有移开。

    江雁声对上药这种事,手法很熟练。

    只要对比一下就清楚了,她比医院的小护士还包扎的好,三两下就将霍修默肩膀上被水浸湿的伤口重新清理上药。

    一切搞定,她抬起头来,猝不及防就对上了男人若有所思的眼神,像是在审视她的某种行为。

    “怎么?发现你老婆又多了一项技能,自豪上了?”

    江雁声浅色的唇色勾起,沾染上药水味的手指,要去拍他脸。

    霍修默大手将她手腕攥住,低声问:“学过?”

    “熟能生巧么?我家门风很严的,何况还有个一言不合就动家法的老太太,这身皮肉从小被打习惯了,没这个技能我的脸皮且不是三天两头要丢在医院里了?”

    江雁声轻描淡写说了一句话,脸上挂着微笑。

    霍修默用力一拽,将她抱到了大腿上,低首,薄唇贴着她的耳朵吐气:“故意讲给我心疼?”

    江雁声微微一侧头,唇角就能触碰到他的脸,她纤长的睫毛掩下眸底神色,轻笑了起来:“难得故意编个可怜故事给你,看穿不要说穿么,都说了我是要面子的。”

    男人语气淡漠:“脸疼吗?”

    “不疼,这么容易脸疼还跟人争什么?”江雁声红唇说出这句话时,语气没有调笑的意味:“对吗?霍先生。”

    “你想争什么?”

    霍修默眯着眸打量她,过于幽深压迫的眼神仿佛能看透她的灵魂深处去。

    江雁声表情平静对着他,却不言语。

    她若说了。

    她想争他,会给吗?

    接下来连续一周。

    江雁声都忙着配合南浔的计划给自己洗白,本来也不是她跟人过夜传绯闻,想脱嫌疑这件事上谈不上很艰难。

    媒体之前会咬定她不放,一是她名气比郭佳美大,乐坛天后的绯闻总比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有热点。

    二来,江雁声的工作室拿不出她不在场的证据,只能让媒体钻空给诬陷上。

    南浔趁着郭佳美刚冒出一个头来,就踩上一脚,曝出了手上收集出来的资料甩了媒体一脸。

    这种操作动作,很帅。

    江雁声名气渐渐回升,也忙碌了起来。

    她每天六点半就早起出门,晚上十点前必须要回来,不然霍修默这个神经病就不停的打电话催。

    江雁声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培养出的习惯,没她躺在身边情绪就失控了?没抱着她睡觉手就痒了?

    哦,对了。

    还有,人家小公主的身体都不让佣人碰呢,上个药也一定要她来。

    江雁声趁着工作空闲时,把这些事都跟南浔私底下吐槽了一遍。

    南浔听了大笑:“怕是爱上你了。”

    “……,你晚上讲这种惊悚的话,不恶寒吗?”江雁声坐在化妆台前卸了脸上的烟熏妆,听到她说的话,指尖拿着化妆棉的动作一顿。

    南浔很无情的揭破了她的心思:“你这个小妖精就别装了,心里美死去了吧!”

    像江雁声这种坏了一点的女人,爱谁就虐谁,超级的表里不一超级的敏感。

    跟她谈情说爱?那首先心脏的承受力必须是比常人健康一点。

    江雁声卸了妆就不愿意在上淡妆,她把粉底往桌上一搁,抬起了白净的小脸,要笑不笑的说:“有没有美死不知道,我已经快成为劳模,瘦死了。”

    南浔眯眼,朝她勾勾小指头:“我跟你说啊……”

    “每一个不断长胖的女人身后都有一个床上不给力的男人,你这样日渐消瘦,说明霍先生很给力啊!”

    江雁声听后,面无表情地转过脸,她还是上点妆回家吧。

    晚上,七点二十分。

    江雁声打车回到都景苑,跟平时比起来,这算是很早了,起码能赶上晚饭。

    她从大门走到玄关处,刚要脱下高跟鞋换棉鞋。

    一双女士的圆头平底鞋摆放在鞋柜里,在她那一排尖细如针的大牌高跟鞋中间很显眼。

    江雁声唇角挂着淡笑慢慢敛去,她将鞋柜关上,然后踩着高跟鞋走朝客厅走去。

    ……

    “修默,还有五分钟就开饭了。”

    梁宛儿穿着一条棉质的裙子,将头发挽到了肩头,露出小巧的耳朵,很小心机的少女打扮,看上去比平日里多了几分娇俏。

    她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声音细细跟在客厅的男人说话。

    霍修默一身铁银色西装端坐在沙发上,身姿沉稳矜贵,点了根烟,手上还拿着几张娱乐报纸。

    这幅画面,刚好被江雁声看个正着。

    她不在家,两人就是这样关起门过小日子?

    “太太,你回来了?”

    厨房有梁宛儿掌厨,佣人帮她打下手,端着菜走出来看到江雁声,便拉着嗓门说话。

    一时间,梁宛儿反应很大的看过来。

    好像,是惊讶她怎么来了!

    江雁声眼神平静如水,淡抿的红唇轻启:“梁小姐是客,怎么能让她忙呢?”

    她的态度就好像是随便客气了下,然后走到沙发去坐。

    就坐在了霍修默的对面,一个眼神都懒得看他。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