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6章 现在给你玩过瘾,要么?
    霍修默将报纸搁在茶几上,手骨敲了两下,掀起眼皮,视线落在她那张精致白净的侧脸上,薄唇轻扯:“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假姐妹?”

    江雁声闻言,疑惑的抬头看他。

    视线,也扫到了茶几上的报纸,正是媒体写她跟郭佳美那点事。

    南浔并没有赶尽杀绝曝出郭佳美整容的证据,所以媒体只是在揣测她们两人的“关系”。

    她漂亮的眼睫垂着,无所谓说道:“有人想上位么,自然什么招数都使的出来……”

    比如厨房的那个,霍修默还没死老婆,就赶着来煮饭了,他还会缺这一顿饭吃?

    霍修默不知道她内心戏在想什么,眼神注视了她的脸部几秒钟,温淡出声道:“过来。”

    “……干嘛?”江雁声坐着没动。

    霍修默看着她说:“检查一下你有没有整容。”

    江雁声送他两个字:“无聊。”

    她这张脸不敢自封是宛城第一美人,好歹也是数一数二的,整容这种恶心词,他也敢往她脸上贴?

    霍修默一本正经说道:“我儿子要是长相残了,我找谁说去?”

    “你这么关心自己儿子的颜值怎么不娶裴潆?”

    江雁声怒对过去,想到什么一顿,未了说道:“哦,我忘了,着名孔雀舞蹈家裴潆小姐现在是斯穆森的老婆,也是你堂弟苦恋多年的女神,怎么轮得到你来娶呢?”

    霍修默对于她这套无理取闹的说法,沉了脸,站起身,眼见着就要伸手收拾她。

    总有一个人,很巧合的出现。

    “修默,饭好了。”

    梁宛儿从厨房走出来,脸上的表情藏不住心底的小心思,她看看到江雁声在跟霍修默说说笑笑的,就忍不住去打扰他们。

    霍修默这个高贵的男人,在外人面前还是保持着稳沉内敛的风度,他接下来话少了,也看上去正经多了。

    根本就没有在江雁声面前那种无耻下流的雅痞样。

    三人坐在餐桌上吃饭,安静的能听到细针落地的声音。

    吃了一半,梁宛放下碗筷,对在优雅用餐的霍修默说起:“修默,谢谢你帮我爸在澳门还了赌债,我上次逛商场看到一件很适合你穿的衬衫,希望你能喜欢。”

    她说着,羞怯的冲男人一笑:“我进门就给佣人了。”

    梁宛儿拿不定主意霍修默会不会要,她只好塞给佣人,也是故意要说给江雁声听的。

    霍修默对于她的心意,只是淡淡开腔:“下次不必破费。”

    梁宛儿很想看到江雁声的反应,结果她只是低头喝汤,从坐上餐桌起就很安静在吃饭,顿时让人有点拿不定她心底想些什么。

    其实江雁声立即起了报复心,做法也很粗暴。

    她身体歪着坐在椅凳上,将脚上的高跟鞋踢掉,然后抬起细长白皙的小脚从桌底下探向了男人双腿之间的位置。

    霍修默身体倏地的一顿,眼神幽深复杂了起来,某处被女人的脚尖轻轻一碰,立即起了强烈的反应。

    江雁声笑弯了双眸,单手托腮,她看着主动挑衅的梁宛儿,跟一派优雅的霍先生。

    嗯,继续啊?

    她听着呢。

    霍修默薄唇紧绷起了一条线,他眼梢微眯盯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带上某种男性对女人的危险意味。

    江雁声还要故意的朝男人敏感的地方使了点力,娇声问他:“霍先生,这顿饭吃的开心吗?”

    霍修默表面无动于衷,一双深眸却定定的盯着她,眼底的深处好像翻涌着什么情绪,仿佛要将她淹没。

    在场只有梁宛儿在状况之外,不知气氛怎么突然就变得很奇怪,好像是发生了她不知道的事。

    江雁声笑的很开心,她将勺子丢在碗里,发出清脆的声响:“我吃的很开心呢,梁小姐的厨艺真不错。”

    对于她的夸赞,梁宛儿一点都不高兴,她只想得到霍修默的一句赞赏就好。

    而殊不知霍修默此刻全身心的关注点都在江雁声的脚尖上。

    他呼吸微沉,大手伸到桌底下,干燥的掌心将女人白嫩的小脚握住,有些粗粝的拇指摩挲了一下她脚心。

    这回轮到江雁声不淡定了,她心尖上仿佛是窜起了一阵酥酥的电流,让她想把脚抽回来。

    霍修默却大力握住,漫不经心把玩着她的小脚,手指似有若无的划过她的脚尖,带着挑逗的意味。

    江雁声脸上皮肤开始发热,一双漂亮的双眸瞪起了霍修默,这个男人英俊的脸孔上神色温淡,还要问她:“不舒服么?”

    带着极具暗示的问法,让江雁声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她突然将椅子往后拉,动静闹的很大。

    在站起来的同时,她的左脚也终于被放开。

    梁宛儿依旧在状态之外,见江雁声一句话不说就要离桌了,心底暗暗窃喜,故意问:“你不吃吗?”

    江雁声扫了眼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唇上冷笑:“去洗脚。”

    她说完,纤细的身影直接朝卫生间走去。

    很快,霍修默挺拔的身形也站起身,神色温淡的丢下一句话:“你慢用。”

    他步伐优雅,跟上了江雁声的身影。

    梁宛儿独自坐在餐桌上,表情迷茫。

    ……

    “砰!”

    洗手间的门被关上,江雁声被压在盥洗台,想挣扎却被按住了纤细的腰肢,紧接着男人用力地吻住了。

    “唔……你!”

    她扭头想躲,就被霍修默的大手扣住了脑袋,强迫她跟他接吻。

    没见过这种霸道无耻的男人。

    两人间的唇舌纠缠,让江雁声呼吸急促,抗拒的身体也逐渐瘫软下来,双手无力地攀在男人的肩膀上,只能依靠着他的身躯才站的稳。

    霍修默薄唇含着她的下唇轻啃,嗓音哑的厉害:“现在给你玩过瘾,要么?”

    江雁声眯着一双水色的眼眸,耳旁,传来的是男人解开皮带的声响,她蹙起了眉,气喘着说:“梁小姐还在外面,你确定要让我玩你?”

    霍修默动作一顿,高大的身躯不留缝隙的紧贴了上来,大手扣住她腰肢,狠狠的抵了过来。

    “想上你,还要跟她汇报?”

    江雁声轻媚的笑,手心一点点推开男人的胸膛:“我同意给你上了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