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7章 要查根问底却又受不了真相的刺激
    霍修默眼神幽深,很沉的盯着她洁白美丽的脸蛋,被凌乱的黑色长发衬得小小的,生得哪儿也柔,脾性却跟她的长相截然相反。

    即便如此,也不妨碍他想弄她的冲动。

    男人低首,薄烫的唇若有似无地摩挲她的肌肤,嗓音磁性:“那你还勾引我?”

    “在玩你不行?”

    江雁声被他浓烈的男性气息染红了脸,很拒绝跟他这样贴近着身体说话,因为很危险,谁知道他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举动。

    霍修默眯了眼,大手缓缓地从她腰际滑下,紧接着将女人的裙摆掀了起来。

    江雁声突然感觉腿部一凉。

    他大手分开她的腿,挺拔的身躯强势的挤到中间,把她往镜子一抵,他倾身逼上,低头,细密的吻都落到了她的脖子和锁骨处。

    “你……”

    江雁声肌肤在他唇齿下传来淡淡的刺痛,微微蹙起了细眉。

    霍修默根本不怕她闹也不怕她乱叫,大手把她禁锢在盥洗台上,薄唇在迷恋的吻着她的肌肤,很快就不满于现状,胡乱去扯她的衣裙拉链。

    江雁声没想到他是动真格,没两下她就几乎是全裸了,白的晃眼的肌肤都暴露在灯光下。

    而这个男人身上的西服整齐没有半点凌乱,熨烫得笔挺的黑色西装裤只解开了皮带,露出白色的男士内裤。

    霍修默发烫的手掌握着她紧俏的臀部,要往自己压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

    “修默……你在吗?”

    梁宛儿的声音,只隔着一扇门。

    卫生间里的气氛很暧昧,江雁声娇软地靠在镜子前,全身的肌肤被吻得泛红,浓翘的长睫轻颤,眼神却异常平静的看着想要提枪上阵的男人缓慢停下了动作。

    霍修默英俊的脸庞阴沉如水,眸色浓烈的看不清情绪,他松开了女人线条柔美的身体,在一阵诡异的沉默过后,手指去拉好西裤的拉链,皮带系上。

    等又过去几分钟,他气息恢复如常,才打开门走出去。

    ……

    “砰!”

    卫生间的门被关上,里头恢复了一片死寂。

    江雁声才动了动身体,从盥洗台下来,伸手把被脱下来的一条裙子重新穿回去。

    她整理好衣裙褶皱的地方,又拧开水龙头,双手捧着冷水洗了把脸,抬头就看到镜中神色冷静却又狼狈的自己。

    江雁声淡淡的移开眼,抽出一张纸擦拭去手指上的水滴,然后拧着门把推门出去。

    ……

    梁宛儿声音细细的跟霍修默说了一声要回家的事,她柔和的眉眼带着几许期盼,看着男人精致的五官轮廓。

    “嗯,让康叔送你回去。”

    霍修默没有亲自送的意思,态度上带着漫不经心,点了一根烟抽。

    梁宛儿明明白白地露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乖巧的模样,唇角含着笑:“好,修默,我下次再来看你。”

    “嗯。”男人抿着烟头的薄唇溢出单音。

    梁宛儿又看了看他,安静地拿着包走,在两人朋友的关系上,她把握的很知进退,不会做出越举的事,像个很乖的女孩子,对他百依百顺。

    刚走出门口,佣人跑过来叫住她。

    “梁小姐,请等等。”

    梁宛儿以为是霍修默找她呢,停下了脚步,秀气的问道:“阿姨,有什么事呢?”

    佣人将五张红钞票塞到她手里,是来传话:“这是太太给你的,辛苦你了。”

    梁宛儿表情愣了一下,捏紧了手指。

    做一顿饭五百块?

    江雁声,这是在明目张胆地侮辱她,把她放在跟女佣人一个位置上!

    ……

    这个被梁宛儿恨不得千刀万剐的女人,这会儿正坐在卧室了,拿着一把精巧的剪刀,将一件崭新的衬衫给剪成了碎片。

    她脸上很冷静,剪完后还不忘全部都给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慢悠悠的起身,伸手把手机装进了手提包里,从主卧走出去下楼。

    大晚上的,江雁声俨然是一副要出门的架势,走到客厅的时候,难得去跟霍修默说上一句:“南浔有事找我,走了。”

    霍修默端坐在沙发上喝茶,听到她说的话,开始盘问起来:“找你做什么?”

    “……公事吧。”

    “明天去!”

    “挺急的,不能。”

    霍修默看她冷淡的脸色,于是便让步,沉声道:“几点回来?”

    江雁声张嘴要说话,顿了下,改口道:“回来打你电话就是了。”

    似乎是她人在宛城就不可能逃离他的掌控,霍先生带着这种自信,默许她大晚上还要出去工作。

    江雁声浅色的唇角勾了下,然后转身走人。

    霍修默深色的眸子看着江雁声纤细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胸膛内突然有种空荡荡的感觉,慢慢的占据了他整颗心脏,令他不是很舒服。

    独自坐在沙发上沉思片刻,忍不住拿出烟盒抽烟。

    ……

    江雁声打电话找南浔出来喝酒,却把她差点吓破了胆儿,连哄带骗的把这个小祖宗带回她的住处。

    “何肖霖的事没给你长教训啊?还敢去酒吧浪,上次要不是我及时把霍修默通知过来,看你怎么收场。”

    要喝酒么?可以的。

    南浔家里私藏了很多名酒,够这个女酒鬼醉一回。

    江雁声指尖握着高脚杯,摇晃了两下红酒,然后仰头都一口气灌光,唇角笑了两声。

    她酒量真的很好,鲜少有男人能喝的过她。

    可是也不带这样喝的,没过一会儿就干掉了一瓶,让南浔看了咂舌。

    “你又跟霍修默冷战了?”

    南浔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一般对于江雁声跟霍修默不能用吵架来形容,两人都是死要面子的主,有什么矛盾都只会气死对方才会舒服。

    吵架什么的?怎么有冷战来的虐人?

    江雁声眯着漂亮迷离的眼睛看着高脚杯,唇上弥漫着嘲弄的笑意:“你说霍修默跟梁宛儿到底是什么关系?”

    南浔张口要说,却有被她打断:“算了……听了心塞。”

    “青梅竹马?初恋女友?还是前任女友?”南浔一脸问号,说完了,又加重语气对江雁声提个醒:“什么都要查根问底却又受不了真相的刺激,声声,这就是女人的通病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