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39章 做你背后的女人
    ——

    霍修默双手插在裤袋里,淡淡开腔:“我有老婆。”

    郭佳美微愣了下,很快就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她眼含羞涩道:“我不介意做你背后的女人——”

    说白了,就是情妇之流。

    霍修默扯着薄唇,弧度冰冷到极致:“说说,你哪一点如她?谁给你的底气整容成她的模样,还妄想抢她男人?”

    郭佳美这才迟钝的意识到这个男人根本看不上她,这让她感到了很强烈的羞辱感,下意识把自己唇咬得泛白。

    霍修默这次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直接上车。

    迈巴赫的引擎声响起,眼见着这个男人走了,或许她这辈子都没有下次机会接近他,郭佳美抱着这种不甘心,咬紧牙关拦住了车。

    “霍总,我有话跟你说。”

    霍修默坐在驾驶座上,隔着车玻璃他盯着她,一双深沉的眸子落在她的面上,唇角缓缓勾起了无情的冷意:“亲手撞死这张脸有些不忍心,撞半残倒是可以,刚好,她今晚惹我惹的不轻。”

    郭佳美拦在车前,听到男人冷漠的话,踩着高跟鞋的双脚有些站不稳,她压下心底的胆怯,扬声在说:“霍总,江雁声有病的你了解……”

    一道尖锐的车轮滑动声响起,伴随着女人尖叫声。

    郭佳美膝盖被车撞倒,身体狼狈地跌在地,她双眼睁得很大,脸部几乎快扭曲变相了。

    真的撞——

    这一刻,她似乎能感受到霍修默冰冷的怒意,好像她在继续说一个字,接下来就不是撞她膝盖这么简单。

    郭佳美没想到看似一个尊贵优雅的男人,会这样狠心对一个女人。

    她呼吸微微的急促,唇瓣在颤抖,过了好一会儿才爬的起来,有力气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霍修默神色淡漠,直到郭佳美把一枚金色的女戒掏出来,他眸底深处才开始变化。

    “这是江雁声去澳门赌博典当掉的,她有赌瘾,以前有过赌博被抓,然后让江老太太给打的躺在床上十来天都起不来,可是,谁来管教她都没有用,她好赌也好酒好烟……”

    郭佳美说完一大段话,她走到车窗前,把手上的戒指递给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眼睛里再也不敢带任何的迷恋。

    “霍总,我想用这枚戒指跟你交换条件,我想红,请你给我一个好资源。”

    ……

    在南浔家住了一夜后,江雁声很快又陷入了工作中,她上次没有接听霍修默的一百多个来电,也好像就这样跟他冷战了。

    她没回家,霍修默也在没有打电话来催。

    江雁声表面什么都不说,她接了不少的工作量,拿到酬劳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欠债的钱还了,也还了南浔的钱,还有小一笔钱度日。

    即便情况逐渐好起来,南浔大中午的,开始怒火中烧了:“郭佳美这个整容货有脸找记者写报道跟你是姐妹花?”

    江雁声将平板拿过来,上头写的千字文章,附上几张图,都是她跟郭佳美脸部近距离对比照。

    南浔:“恶心不?我就问你。”

    “她绯闻洗白成功了?”先前江雁声复出,直接把绯闻都推回了郭佳美身上,网友们也似乎是信了。

    “洗什么,她巴不得越炒越热,最近传出来她接了新剧,是跟一线大腕男明星对戏,女一号哦。”

    南浔气不过的说:“也不知道谁瞎了眼捧她。”

    “你不知道脑子长裤裆上的男人都没内在审美观的吗?”江雁声将平板往桌上一搁,态度很无所谓。

    “……现在踩你脸上位,接下来恐怕就是抢你资源,那些大老板广告商都不会需要两张同样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南浔想想,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任由郭佳美发展下去。

    混乐坛捧的再热,也没有混娱乐圈捧红的快,而且江雁声本身已婚就没有多少话题炒,比起郭佳美这个未婚单身的,弱势就出来了。

    “晚上不是要去参加什么慈善夜吗?帮我挑一件礼服啊。”

    江雁声没把郭佳美这是放在眼里,她现在关心的是要美成什么样出现在媒体的镜头下。

    南浔突然问她一句:“你男伴找好了吗?”

    “这不是你安排的?”

    “……,那找你老公上吧,省心省力。”

    江雁声的声音从衣帽间隐约传来:“不要,我正在跟他冷战中……”

    ——

    晚上,八点半。

    江雁声挑了好几件,最终穿上一款白色的西装很性感又总攻范十足,脚踩白色尖细高跟鞋,性感极了。

    她独自走完红毯,媒体也知道她一向都没有带男伴的习惯,所以都是对准她这张脸猛一阵拍,然后才心满意足的转移目标。

    慈善夜邀请了不少成功人士跟娱乐圈有话题的明星过来,大家都拿着牌号找位置,地位越高的就坐在前排,江雁声被安排到了第二排上,她左边不认识,而右边……

    “是你?”

    江雁声看着眼前这个很少会出现在外的宛城第一美人,斯穆森明媒正娶的妻子,着名的孔雀舞蹈家,也是近年来被封为慈善大使的裴潆。

    不过她真的很少暴露在别的视线里,往常这种场合只会是屏幕上出现她的名字,而她本人几乎是不会出席。

    裴潆美丽的容颜很冷淡,侧头看到江雁声对她微笑了下:“霍修默的太太,对吗?”

    两人谈不上很熟,因为只在婚礼上见过。

    江雁声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对她礼尚往来道:“斯穆森的太太,也对吗?”

    裴潆精致的唇角挽起,她连笑都看似很寡淡:“今晚霍修默也来了,你们怎么没有一同出席?”

    江雁声抿唇说:“大概是霍先生怕有我在身边会挡住他桃花吧。”

    裴潆不经常跟外界接触,她情商这方面不仅一次被斯穆森讽刺过,以至于没有听出江雁声话里的意思,还当真上了:“委屈你了,我带你过去找他。”

    江雁声有点架不住裴潆的好意,她很懂事的说:“男人管不住的,回家再找他算账,外面给他留点面子。”

    裴潆没说什么,却把她后半句给记住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