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0章 江雁声,叫爸爸!
    这场慈善夜,最终以斯穆森派来的秘书高价拍下全场压轴的一款镶嵌了1456颗璀璨钻石的王冠而落幕。

    江雁声离席后,打算低调走人,却不料在门廊被跟过来的裴潆叫住了。

    “穆森刚才打电话让霍修默他们过去打牌,我们一起过去玩吧。”

    江雁声很想拒绝这样提议,她刚要找借口脱身,就看到裴潆对前方的几个身高腿长的男人招手。

    在一行男人里,霍修默一身黑色手工的西装伫立在夜色中尤为的挺拔高大,淡漠的目光扫了过来,很快就移开。

    隔着远,江雁声也能清晰地感到这男人对她的无视。

    ……

    外面停驶着几辆豪车,江雁声没有半点犹豫就跟裴潆坐上了一辆黑色卡宴,等最前头的迈巴赫发动引擎,率先行驶去,在后面的豪车才缓缓跟上。

    像这些精贵的男人在宛城都有固定的玩乐地方,市中心的一个繁华的会所就是专门接待斯穆森和霍修默这些有钱有地位之流。

    三楼层的大包间被长期预订下,走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有男有女,什么身份的都有。

    男人凑一起打牌,女人们自然都坐到沙发处喝茶聊天。

    江雁声就凭借着霍修默老婆这个身份,跟裴潆一样地位很高,是不需要去迎合奉承任何人。

    “雁声,过来玩牌啊?”

    裴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会,然后又走过来,拉着她坐上牌桌,很故意的安排在霍修默的对面。

    江雁声:“……”她真不想面对这张死人脸。

    “不好意思,我不会打牌。”

    她脸上挂着矜持的淡笑,说出这句话时没有半分虚假,惹来霍修默的视线停驻在她身上足足三秒钟。

    而江雁声却淡定自若地跟裴潆继续说:“我没开玩笑。”

    “其实我也不太会,都是穆森教我的……可惜他临时有事先走了,不然可以让他教你,这样吧……我来教你?”

    裴潆这样决定下来,就搬了条椅子坐在她的身边,美丽的容颜对她扬起了真挚的笑容。

    江雁声此刻的心情,该怎么说呢?

    她只是觉得像斯穆森那样城府极深的男人,会娶个傻白甜太太也挺心理变态的。

    在场都是有身份的人,她知道裴潆是好意,也不好拂了她的面子,只好硬着头皮打牌。

    裴潆对大家开始说起规则:“赌钱有点无趣,现在大家都在玩新花样,赢的人可以对输的人提一个要求,你们觉得呢?”

    “可以啊!”

    在场的另外几个男女是无所谓,赌钱玩游戏对于他们而言,只是消遣时间。

    开始玩的时候,苏湛听到风声也跑了过来,他也要来凑人数,玩第一局,很不客气赢了。

    江雁声捏着手里的牌,有些冷汗。

    因为——

    输的人,是她!

    “嫂子,请问二哥第一次用了多长时间?”苏湛邪魅的眸子眯起,脸孔上带着妖孽无比的笑意。

    这种劲爆的话题,大家都竖起耳朵来听。

    江雁声下意识抬眼,看向了对面的男人。

    霍修默英俊清贵的脸孔没有什么表情,好似他不是话题里的主人公,凝在她身上的眼神很深刻,带着某种隐晦的情绪。

    这个问题……

    江雁声真答不出来,她说短了且不是打霍先生的脸?说长了,唔,似乎第一次也没维持的多长吧?

    “嫂子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在回味?”

    苏湛没个正经的,全场就他最浪,年纪也是他最小。

    江雁声低垂下眼睫,轻笑了声说:“他肾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说谎了回去会被收拾的,给点面子。”

    肾不好……?

    在场的人顿时有种复杂的眼神盯着霍修默的——身体看。

    裴潆当真了,悄声对江雁声咬耳朵道:“难怪穆森叮嘱过你老公要多吃点补品,别被玩坏了呢。”

    江雁声侧头,看着这位空有美貌的女人:“男人的话信一半就好。”

    多吃点补品是真,被她玩坏是假,她没那能耐玩垮了霍修默的肾。

    桌子上打牌的人不敢笑,苏湛却乐个没完了,给了二哥意味深长的眼神,扬声喊道:“来来来,继续啊!”

    霍修默面无表情点了根烟,他对江雁声这番话没有反应,只是淡淡的掀开眼皮,扫了一下对面假笑的女人。

    两人闹变扭不是一天两天了,谁都没有主动服软。

    接下来又玩了几局,最后一局的时候,江雁声在裴潆这个牌技渣渣的指导下,再次毫无悬念的输了。

    这次,要命输在了霍修默的手上。

    江雁声看到男人薄唇微微勾了勾,让她心脏猛地一跳。

    霍修默抽了口烟,忽略周围的人,叫她:“江雁声。”

    她静静地看着他英俊的面孔,慢慢抿起了唇。

    霍修默眼神定定的盯着她,低沉的男声溢出喉间,清晰无比:“叫爸爸。”

    “……”

    江雁声用眼睛能瞪死他,早就瞪死他这个资深的心里大变态。

    霍修默一贯的好形象,却在这刻让人刷新了认知,不过是对自己老婆么?玩点征服欲的小情趣游戏也很正常。

    苏湛起哄:“嫂子,脸别红啊。”

    江雁声那张清丽的容颜上浮现很浅的红晕,她哪里是羞的,是给气的。

    她冲霍修默呛声:“不叫!”

    霍修默换了悠闲的姿势坐,他好整以暇看着她恼怒的模样,嗓音平缓道:“换个也行,以免说我欺负女人,说声老公对不起,我错了!”

    江雁声骨子里就是倔强的姑娘,她很少会对人服输,就像每次在江家被动家法,打的她皮开肉绽,态度上都不认输。

    霍修默就是吃定了她这点,一开始提出她当众道歉,肯定会被她态度坚决的拒绝。

    而先提个变态的要求被拒绝后,再提这个。

    江雁声在众目睽睽之下,想翻脸都难了。

    “……”

    这场拉锯冷战,两人都死要面子不服输,用各种方式让对方先低头,江雁声知道这个小心眼报复心强的男人打这个注意,小脸开始板了起来。

    口头上认错,事情就过去了吗?

    她还没天真到这份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