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6章 第一次见到你,知道我晚上梦了些什么吗?
    后半夜。

    霍修默在浴室冲洗完,裸着健硕的身体走出来,他深邃的眸子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女人。

    江雁声光洁着身体虚软地趴在大床上,卷翘的睫毛发颤着,潮红的小脸埋在枕头上微微急促的呼吸,时间都过去十来分钟了,气息也没平复下来。

    他迈着长腿走过去,身姿慵懒地靠在了床沿,伸出手指去捏了捏她十分标致的鼻子,语气略略嫌弃:“没用死了。”

    江雁声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了,她睁着水色妩媚的双眸瞪他:“就你有用,迟早要把肾玩坏。”

    “这点你不必担心,没玩坏你之前,我肾坏不了。”霍修默嗤笑了一声,大手将烟盒拿过来,点了根烟抽。

    江雁声听了生气,伸手去掐他的大腿。

    霍修默抽烟的动作一顿,转头,眼神危险看着这个女人:“又欠?”

    女人细软的手指摸过他大腿肌肉,在狠狠地掐了一把,这种疼痛感反而刺激起了他的反应。

    江雁声没想到这都能让他有感觉,刚想骂他禽兽,这个男人已经捻灭烟蒂,挺拔高大的身躯再次朝她压下。

    霍修默气息紊乱,大手掐住她纤细的腰肢哑声道:“再来!”

    江雁声真怕了,软声求饶:“下次……霍修默我们下次约。”

    这男人似乎对这种事食髓知味了起来,每次都要做舒服了才罢休,可是他是爽了,她就惨了。

    霍修默根本不顾她抗拒,低首,薄唇碾压着她白皙光滑的肌肤,细细的啄吻着,大手一边揉着她软软的腰肢。

    江雁声被他浓烈强势的气息包围,身体微微的轻颤,怎么躲都躲不开他,神智开始涣散的时候,耳畔,传来他低哑浓磁的声音:“第一次见到你,知道我晚上梦了些什么吗?”

    江雁声红唇微张,溢出了娇软细碎的声音:“……什么?”

    霍修默胳臂肘撑在床上,强健的身躯伏在她上方,眼神浓黑盯着她娇媚的模样,嗓音缠着暧昧的低笑溢出薄唇:“梦见你扎着马尾,穿着一件白色裙子弯腰,让我后入……”

    江雁声大脑充血一热,脸红了。

    男人低首,细细密密的亲吻着她的唇角,大手沿着腰间美好的曲线朝下滑,然后把她翻过身,纤美的后背对着他。

    江雁声小脸埋在枕头上,她指尖发白的揪着被单,当男人身躯重新的下压来时候,她恍惚地想起来徐慕庭妹妹出事后,他送她江家,那天她正是穿着纯白色的裙子,衬得肌肤很白皙透亮,也衬得一双细长的美腿。

    原来他……

    “说你禽兽果然没冤枉了你。”

    那年她才14岁,多大啊?他都20岁成年了,竟然在背地里垂涎起了她这个未成年的小学生。

    “谁叫你这么美。”霍修默细细轻咬着她纤美的背,沿着曲线亲吻着,唇齿的温度快要烫伤了她肌肤。

    江雁声咬着下唇,在隐忍着什么。

    男人大手掐着她纤细的腰肢,做的同时,还深深喘息一声:“真软。”

    江雁声脑袋恍惚一片,也不知道他指腰软,还是别的……

    这张大床上两人身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直到了手机铃声将卧室浓郁的暧昧气氛给打断,霍修默动作微顿,过了一分钟时间,手机还在响……

    他缓下动作,紧绷强健的身躯贴着她汗腻的后背,伸长了手臂,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过来。

    江雁声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看到他去接电话的动作,心口有些微微的发涩,那股好不容易被他填充在心房的一点点暖意也渐退。

    霍修默一接听,电话那头传来了霍夫人急切的声音:“修默,有人打电话告诉我,看到江雁声大晚上在会所跟一个男人在一起,你不管管她啊!”

    卧室气氛浓郁暧昧,却也死静一片。

    霍夫人说的话,同样让被霍修默压在身躯下的江雁声,听得一清二楚。

    注意到她婆婆说出的话同时,心口也没了堵塞的感觉。

    霍修默面无表情,低哑的嗓音却冷沉下来:“没有的事。”

    “你还帮她?别人都亲眼看到。”霍夫人说到最后,很是埋怨的在说:“前阵子她传出丑闻,我就跟你说过该管教就别心软,儿子,她今晚都给你戴了绿帽了……”

    霍修默低头,扫了一眼满身潮红的女人,将手机递到她脸颊旁边。

    江雁声皱巴巴着小脸,她内心是拒绝说话的,可是应付霍夫人最快的方式,就是让她安心去睡觉。

    否则,今晚霍修默的手机就别想清静了。

    正当霍夫人越说越气愤的时候,江雁声清了下嗓子,红唇轻启喊了声:“妈。”

    “……”

    电话那头瞬间嘘声,过了好半会儿,霍夫人的声音才传来:“声声啊,你也在?”

    江雁声想说,她是在,还躺在你儿子的身下呢。

    话到嘴边说出来,却成了乖巧的说:“今晚跟修默睡的有点早,刚才醒了会儿。”

    “修默刚才怎么没跟我说,这小子真是。”霍夫人听到儿媳妇还躺在儿子的身边就安心了,现在闭口不谈刚才的事。

    江雁声细声细语的跟霍夫人聊了几句,然后哄好了她,终于把电话给挂断。

    霍修默俯身在她耳畔,薄唇亲了亲她的脸蛋:“你有本事。”

    “你少来甜言蜜语。”江雁声想翻过身去平躺,却被他大手掐住腰肢,微微的挣扎了下。

    男人低哑的嗓音,马上就传来:“别乱动。”

    “不做了……”她想洗澡,身上黏腻腻的。

    霍修默意犹未尽吻着她的肌肤,低声诱哄:“最后半个小时。”

    做这种事上,江雁声一开始没少被哄骗,现在根本就不信他的话了。

    半个小时结不结束,进去了还不是听他说了算?

    “霍修默,你再来就是强奸啊!”

    她挣扎的厉害,真的不想了。

    “奸你一次你又能怎样?”霍修默大手压制住她乱动的身体,作势就要抵着进来。

    这时,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两人的视线,都朝被搁在床沿的黑色手机望去,很有默契的想到了同一个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