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49章 一大捧玫瑰花是给情人,老婆一朵就够了
    下午五点二十分。

    江雁声开车到霍氏公司,听秘书说霍修默在开会,便直接在他的办公室。

    她把车钥匙放在茶几上,走到一面通透洁亮的玻璃窗前,静静看着高楼下繁华的街景。

    大约过去十来分钟,霍修默一身笔挺黑色西装推门进来,他入目的就是女人柔美的背影。

    他深色的眸子微眯,视线注视着她温静的侧脸,反手将门关上。

    江雁声听到动静便转过身来,她唇角浅笑:“下班吗?顺道来接你回家。”

    霍修默淡淡开腔:“今天心情很好?”

    江雁声踩着高跟鞋走过去,一直都在轻笑,她抬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我下午出门了一趟,把你床换了。”

    霍修默大手抓住她的手腕,就算她微微的挣扎了下也没放开,一用力就拉到自己怀里,手臂环住了她腰间,低首,仔细打量她:“睡你一晚就不高兴,把气撒在那张床上?”

    “唔,躺着不舒服不可以?”

    江雁声仰头看他,在明亮的灯光下,清楚的露出了一张美丽无害的小脸。

    霍修默低笑了声,告诉她:“不可以。”

    她问:“理由?”

    霍修默转移话题,嗓音低沉道:“打个电话,五分钟后下班回家。”

    说着,他一边抱着她不放,一边伸手把口袋手机掏出来。

    手机被打开,屏幕上一条未读短信便跳跃了出来,陌生号码,一行字的内容。

    江雁声也看到了,她低垂着眼睫毛不知在想什么,过了几秒钟,语气很平静的问男人:“你信吗?”

    霍修默面无表情地将短信删除,连同号码一起拉黑,淡漠道:“你那层膜被谁破的,我心里没数?”

    男人大致都很忌讳这种事,就算是现在社会上滚床单已经成为了男女交往的普遍现象,大多数的男人心底都希望女人是完整的属于自己。

    江雁声心底蓦地有种很微妙的感觉在蔓延开,她重新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用很认真的语气告诉他:“有些话我这辈子只说一次,你是我第一个男人,我的身体只被你一个人碰过!”

    霍修默深深的盯着她片刻,俯首,薄唇落在她的眼睫上,淡淡的嗓音很低沉:“别人一句开玩笑,你还当真上了?”

    江雁声听懂他的意思,唇角慢慢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知道为什么不换床?”

    在她笑了后,霍修默又提起了这事。

    江雁声眼睛露出迷茫不解,故意要取笑他:“莫不是你跟那张床相依为伴了几年,睡出感情了?”

    霍修默意味深长的扫了她身材一眼,溢出薄唇的声调很缓慢且清晰道:“第一次上你就在那张床上。”

    江雁声一愣,没等她说话,男人已经转身打电话。

    她平时是个机灵的姑娘,这会儿好半天才回味过来霍修默话里的深意。

    就因为她的初次是在卧室的大床上,所以有特殊意义了?

    ……

    跟霍修默一起回别墅,路程半个小时左右,下班高峰期有点堵车,前排的车辆都在缓慢前行。

    霍修默一手握着方向盘,降下车窗点了根烟在抽,他偶尔看一眼车外,或者是扫一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玩手机的女人。

    江雁声低着头,正在跟南浔发微信。“找我有事?”

    南浔:“你下午没来工作室,五点二十分时花店送了一朵白玫瑰过来,我问了小哥,是你男人送的。”

    江雁声指尖敲打文字的动作微顿,很意外是真,惊喜也是真:“拍张照。”

    南浔消失了几十秒钟,然后很快就发送了张用透明玻璃瓶养的一束含苞绽放的白色玫瑰花照片过来,就摆放在她的办公桌上。

    “你男人八成是算准时间派人送过来,想在你下班前来个浪漫,没算到你下午没去工作室。”

    江雁声抿唇在笑,手机屏幕上倒映着她美丽浅笑的容颜,心情指数上佳,跟南浔说:“算他识相,郭佳美的事暂且饶了他一回。”

    南浔:“整容货没跑霍修默面前作妖了吧?”

    江雁声眼底划过极淡的冷意,问她:“叫霍修默去调查我有没有补过膜,算吗?”

    “mmp!”

    南浔一连发了几个愤怒的表情过来:“我去爆她黑料!”

    “算了,看在她被轮了份上,我们善良点。”江雁声没有打算把事情做绝,如果霍修默不相信她,就另外说了。

    竟然霍修默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笑话看,她何必去揪着不放。

    ——

    聊完后,江雁声收起手机,她抬起头来又恢复了浅笑的模样,直勾勾的的看着开车的男人。

    霍修默敛起眉宇间的神色,大概是堵车有些影响心情,他薄唇抿着烟头,大手握着方向盘轻轻打转,改了车道。

    江雁声也不怕他冷着神色,美滋滋的问:“哄我?”

    霍修默睨了她一眼:“哄你什么?”

    “送花啊!”怕他死不承认,江雁声说完又加了一句:“我经纪人拍了证据的。”

    “嗯。”

    男人只是腔调淡淡的嗯了声,就没下文了。

    江雁声语气不自知带上了娇嗔:“你就了买一朵。”

    霍修默嗤笑,清楚的告诉她事实:“一大捧玫瑰花是给情人,老婆一朵就够了。”

    江雁声手指捏紧了手机,想往他那张万人迷的脸上砸。

    这男人,说话怎么就这样讨厌呢?

    ……

    快八点时,两人终于回到别墅,佣人早就把晚饭给备好,江雁声现在是在都景苑住下了,也没有提起搬回小公寓的事。

    不过,吃完饭后,她接到了江亚东的电话,要她回江家一趟。

    不用猜不用问,就知道是为了谁的事找来了,江雁声挂完电话便去楼上换了身出门衣服。

    霍修默坐在客厅里,看到她便提了一句:“陪你回去?”

    “不用啊,我爸又不会吃了我。”

    江雁声明知道霍修默的存在,等于是她的护身符,可是潜意识里不想把江家那些事摆在他面前。

    所以态度上很不以为然拒绝了霍修默的好意,好像只是回娘家看看,很快就回来睡觉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