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53章 养吧养吧,养着吧,可贵了。
    傍晚黄昏,一阵风拂来吹着窗外的落叶哗哗。

    江雁声从睡梦中醒来,她缓缓睁开了眼睛,恍惚地看着昏暗的卧室,身无旁人,静到听得见自己细微的呼吸声。

    顿时,心里莫名的有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的感觉,空荡荡的,孤独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她躺在床上翻了个身,伸手把台灯打开,好像光线能使她有点安全感,也把手机拿了过来。

    江雁声想看一下微博,刚打开手机,就有霍修默发来的两条未读短信跳了出来。

    五点十分一条:【车在楼下,下来。】

    六点三十分一条:【醒了就下楼。】

    江雁声眉心轻皱,看了眼现在手机的时间是七点十二分,霍修默就在楼下怎么不上来叫醒她,还在等?

    一时间,有点猜不到男人的心思。

    江雁声想了想,还是发短信回了一个字给他:“嗯?”

    三秒钟不到,霍修默直接打电话进来了。

    江雁声手指握紧手机,有些迷茫,不过还是很快就接听了,刚睡醒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沙哑:“喂?”

    霍修默言简意赅说出两个字:“下来!”

    “你还在?”江雁声问这个单纯是吃惊,到家了他不进来,在门口等什么?

    而电话那头的男人脸直接黑了,连语气都不善:“蠢的跟头猪一样,怀孕的也没你能睡。”

    江雁声心中有一丝暖,即便他又在刻薄的嫌弃自己,可是相处的模式却让她出奇的安心,同样也呛声了回去:“说不定我就是怀孕了,你还气我,小心我流产给你看!”

    “霍太太,你昨晚把眼泪都哭进脑子里了?”霍修默低沉磁性的嗓音从手机传过来,掺杂着低低哑哑的笑声,让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更加性感几分:“你要现在能怀上,我给你跪下做奴隶。”

    江雁声咬牙告诉他:“你放心,会有这一天的。”

    ……

    霍修默就在下楼等,江雁声穿着睡衣起床也没换身衣服,蓬松的黑色长发披在肩头没梳理,看起来还有些凌乱,就这样跑出门了。

    停驶在别墅大门前的一辆黑色商务车里,霍修默就坐在驾驶座上抽烟。

    她小跑到车窗前,抬手敲了两下。

    “霍先生?”

    霍修默掀起眼皮看到她来了,眉头一皱,似乎对很不满她随便穿一件睡衣就这样出来。

    不过没说出口,淡淡的嗯了声。

    江雁声站在原地,脚上还穿着室内拖鞋呢。

    半天也不见霍修默说个字,她又耐心地问他:“你叫我下楼做什么?”

    难道,就为了这样见上一面。

    霍修默这才有了反应,一边捻灭烟蒂下车,一边淡淡开腔说:“去后面打开车门。”

    江雁声半疑半惑的看着他,见男人一脸深沉,身高腿长的靠在车身,她迈着小步走到车座的车门前,打开前,又转头,看了他一眼。

    “你该不会是给我惊喜吧?”江雁声这样一说,自己都先笑出了声。

    怎么可能呢……

    霍修默这种成熟多金的男人,一向备受女人的青睐,他根本不用去花心思去哄女人,应该也没有为谁花过心思。

    她伸手把车门拉开,下一秒,当她看到后座上放着一束很大很大捧的玫瑰花时,小脸上还没消失的笑容顿住了。

    霍修默斜睨了一眼过去,只见江雁声表现的很平静,弯腰去把花抱出来,没有李秘书口中女人看了会尖叫,会抱着花给你一个拥抱和香吻的浮夸反应,当即就给李秘书记上一笔。

    “……”

    谁也没说话,一时间气氛凝滞。

    江雁声的小脸被花挡了也看不清表情,不过很快,她抱不到了,便把比她一米六八身高还高的花束靠放在车身上,唇角总算扯出一丝笑容。

    “唉,霍先生?”

    霍修默表面冷冰冰的,连说话都不看她了:“嗯?”

    “你给我拍一张照吧。”江雁声说着下意识去摸口袋,才发现没有带手机。

    霍修默掀起眼皮看到她一脸期待,眉目间的冷峻逐渐恢复成淡漠的模样,大手伸到裤袋去把手机掏出来。

    江雁声抬手梳理了下凌乱的长发,然后依偎着大捧花束站着,清丽洁白的脸上挂着柔柔的笑容,很调皮的朝镜头眨了一下眼。

    霍修默拍照的动作一顿,然后看了她眼,沉声道:“好好拍照,不要眨眼睛。”

    江雁声:“……”

    “站好点,腿没直。”

    江雁声:“……”

    “头发遮挡住左脸。”

    江雁声:“……”过分了啊。

    她直接问这个该死的直男:“我要不要站个军姿给你拍?”

    霍修默眉头轻皱,不明白她气什么?

    “算了,我自己拍。”

    江雁声真怕他直男癌会把她拍成一米三,走过去伸手问他要:“给我。”

    “不用我给你拍?”霍修默好心问她。

    江雁声对他呵呵了两声,转身自己把手机镜头切换,然后脑袋贴近浓艳的玫瑰花拍了一张,又很专业的给一大束的玫瑰花拍了个全景照。

    霍修默:“……”

    她的嫌弃,他能看出来,很好,李秘书又被记了一笔。

    ——蒙受不白之冤的李秘书也呵呵哒:你自己不会哄女人,都怪我怪我咯?

    ……

    江雁声把两张照片从他手机发彩信到她的手机上,也没删掉,还给了这个男人。

    她从看到霍修默送的玫瑰花开始,唇角一直挂着淡笑却不自知,还很嫌弃的皱了皱鼻子:“这么大束很难找花瓶养啊。”

    霍修默单手插着裤袋,步伐缓慢的走在女人的身旁,突然俯首,对她低声说了句:“价值9999元。”

    江雁声听了,表情微愣。

    他深沉的眼神盯着她,薄唇轻扯,重复道:“花了9999元。”

    “比999朵玫瑰花还要贵?”江雁声看也没几朵玫瑰花啊,不过是包装的很大,用来衬托的水晶草和满天星不少。

    霍修默薄唇轻抿,眼神很复杂。

    江雁声没有注意到他的欲言又止,抱着一大束玫瑰花走回别墅。

    养吧养吧,养着吧,可贵了。

    霍修默挺拔的身形站在门口,一双深邃的眼眸看着女人纤细的背影走进别墅里,很隐晦的索吻暗示彻底失败!

    他面无表情,再次将李秘书记上一笔。

    ——

    [剧透]声声第二人格患有厌男症!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