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佣人在厨房准备上菜,江雁声上楼找到了一个玻璃花瓶,装上了半瓶清水,把玫瑰花的外包装拆开,然后很发挥她久违的插花艺术,精心将浓艳的玫瑰花一朵朵剪好插在花瓶里。

    客厅的灯光明亮,淡淡的光晕洒在了她穿的这件浅色棉质家居服上,看着气质都温软了几分,抬手间,袖口露出了白皙的手腕,唇角还挂着柔美的笑意。

    霍修默坐在餐桌前,注视了她有一会了。

    江雁声沉醉在自己小世界里,没注意到有人打量她,专心把玫瑰花插好,然后心满意足的抱着花瓶上楼。

    霍修默深沉的目光,从她纤细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才收回,他低头,好看的大手把玩着手机,长指点开了屏幕,从相册里翻出了江雁声拍的两张照片。

    他将一束玫瑰花照删除,指腹滑过她自拍照时,微微顿了下,然后放大,凝视着女人笑的明艳的小脸。

    此时,佣人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来,霍修默面无表情地将这张照片设置成了主屏幕,然后将手机放回裤袋。

    ……

    都景苑别墅的门铃响起的时候,霍修默和江雁声正坐在餐桌前享用晚餐。

    佣人走过来:“太太,有位郭小姐找你。”

    江雁声而言,纤细的手将筷子放下,她作势要拉开椅子起身,对面优雅用餐的男人看了她一眼,沉声道:“吃饭。”

    “那外面……”

    她不把郭佳美给打发走,晾在外面做门神么?

    霍修默并不在意外面的谁,是来做什么,他长指敲了两下桌面,依旧是那一句话:“坐下来,好好吃饭。”

    江雁声睁着眼睛看了他英俊淡漠的五官,最终还是听话坐了下来,重新拾起了碗筷吃饭。

    嗯,他年纪大,听他的。

    别墅门外。

    郭佳美单薄的身子站在路灯下,等了许久。

    可是却不见江雁声身影从别墅里出来,她咬紧了下唇,坚持要给自己讨个说法。

    即便经纪人很隐晦的提醒她,有不少一线女明星也都是黑红的,换位思考下被曝光黑料有时候也能铤而走险一次,说不定可以蹭热搜提高名气。

    郭佳美还是恨!

    江雁声曝出来的都是她最难以启齿的一段阴暗时光,打的她措手不及,从小她就知道,知道江雁声是个几乎病态的女人,某种行为跟电视上演的那些罪恶病态的犯人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人人见到江雁声只会称道她的优秀她的美丽,谁都不知道这个女人私底下活的多阴暗。

    郭佳美站在门口前,不知道过去多久。

    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

    她本身就很虚弱,这样站下去脸色开始不好起来,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别墅的大门紧闭着,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郭佳美的几乎要将唇瓣给咬烂,她对江雁声的恨意又升了几分,十分钟后,她转身,离开别墅门前。

    ……

    用晚饭,江雁声就上楼洗澡去了。

    等她披着湿漉漉的长发,穿着一件洁白的浴袍从卫生间走出来,佣人正抱着纸箱子上楼来。

    “太太,这是郭小姐送给你的。”

    江雁声让她放下,却没有去动纸箱子。

    佣人:“太太,要我打开它么?”

    “不用,你去休息吧。”江雁声淡声摇头。

    等佣人走后,她眼神平静地看着纸箱子一分钟,才伸手抱起,走向自己的小书房。

    ……

    台灯被打开,淡淡暖色的光线照映着书桌,放置在旁边的玻璃瓶里浓艳的玫瑰花开的甚好。

    江雁声将纸箱子放在书桌上,重量很轻,像是类似的瓶瓶罐罐东西,她不好奇是什么,拆了就知道了。

    江雁声伸手,将纸箱子拆开,低头一看。

    是整箱的药,用白色的小瓶子装着。

    就在后两分钟,她的手机有条未读短信:你就是有病,吃点药吧,省得出来害人,郭佳美!

    江雁声柔和的眉眼浮上了薄薄的冷意,看了一眼便把纸箱合上,表情淡淡,转身蹲下,放在了壁柜里的最后一层。

    她伸手把柜门关上的这刻,动作微顿,眼神凉静地看着被藏在暗处的纸盒子,渐渐地想起来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回忆。

    “爸爸……同学们都笑话我是没有妈妈的孩子,我不想去上学了……爸爸,我不去上学了好不好?”

    六岁的江雁声用家里的座机给爸爸打电话,她大眼睛红红的挂着泪珠,小脸蛋很委屈。

    江亚东忙到几个月都不会回家一次,在电话每次说着同样的话:“声声乖点!”

    “爸爸,我已经很乖了呀。”

    “乖小孩是会跟学校里的小朋友相处好关系,声声听话!”

    小雁声迷茫的点点头:“好!”

    “爸爸,你什么时候把妈妈带回来啊。”她见不到妈妈的日子已经十根小手指头都数不清了。

    江亚东在电话里头告诉她:“你很快就有妈妈了。”

    小雁声开心坏了,很快就把在学校被孤立的伤心事忘记,每天乖乖的在家里等爸爸带着妈妈一起回家。

    后来。

    小雁声一直在想。

    是不是她没有跟爸爸要妈妈,他就不会把王媛娶回来?不会把江斯微当成亲生女儿养在江家?

    是不是她没有亲生妈妈了,所以学校的同学才会孤立取笑她?

    她又好多话好多话跟爸爸说,可是爸爸总是找借口说忙着做生意,明明她就有发现他跟王媛带江斯微去逛游乐园,穿着笨笨的小熊衣服跟他的继女在开心的拍照。

    这一刻,小雁声知道了,爸爸是在她面前没有时间。

    再后来,江锦乔出生了。

    爸爸对她的关注比以前更少了,王媛经常在奶奶面前告她的状,说她背着人打弟弟,又在爸爸面前夸她懂事乖巧。

    小雁声很委屈。

    所以,她被奶奶打了几次后就不敢跟弟弟玩了,她也不敢哭闹,一哭王媛就会把她放到纸盒里,说要把她打包送走。

    小雁声不怕被送走,是怕妈妈哪天回来了就再也找不到她。

    她很努力,一直很装乖去博得别人的好感,她样样都要第一,样样都要出彩,这样才能冲破黎明前的黑暗,给身处黑暗的自己一份希望。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