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59章 搞了一个突击亲亲!
    “乔池,你来了。”

    褚思娅从公司门口走出来,脸上浓妆卸了,重新化了精致的淡妆,眼里只有她的富二代男朋友,娇媚一笑。

    乔池的注意力很快被她吸引,将玫瑰花送给她:“我来接你用晚餐。”

    褚思娅露出惊喜的表情,主动亲了他一口:“谢谢亲爱的!”

    乔池笑了笑,目光又回到了走到马路边等车的江雁声身上,若有所思道:“这女人,很眼熟。”

    褚思娅表情微僵,深以为是乔池对江雁声起了心思,就刚才她从公司走出来,远远的就看到了自己男朋友直勾勾盯着江雁声看。

    她表面维持着笑容,故意提道:“她啊?是Boucheroi签下的代言人,听说她老公是霍修默,拖关系签下品牌代言的。”

    乔池眼神一顿,转头问她:“她是江雁声?”

    褚思娅很惊讶道:“你知道?”

    “呵,这女人两个月前把我哥们何肖霖给踢废了,在我们圈里她是出名了。”

    乔池语气冷冷的说,分不清他到底敌意有多深。

    褚思娅听后,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么狠?”

    “可不是,事出后,霍修默在我们圈放话谁敢动他老婆,他就弄死谁父母。”乔池冷嗤了声!

    他们这些只懂得玩乐的贵少,命一条怕什么?

    可是在混的窝囊也会顾及家人的安危,霍修默够狠,娶老婆都专挑心狠手辣的娶。

    褚思娅听了心一动,对于素未谋面的霍修默有了几分好奇,她轻声说:“一个女人没有点防身功夫,怎么能轻易踢坏男人的器官?江雁声是练过身手的吧?”

    看来,以后她要注意点,私底下别跟江雁声单独相处。

    乔池不管江雁声有没有练过身手,他叮嘱女朋友:“以后少跟她接触。”

    以免被她打都是白挨的。

    ……

    江雁声等车的这段时间,知道褚思娅跟她男朋友在小声议论自己,却没听见说什么。

    车来了,她直接上车走人。

    刚开出这条繁华的商业街道,跟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擦身而过,她低头摆弄着玫瑰花,没有注意到……

    ——

    秘书推门进去,通知蒋夫人道:“老板娘,微微服装工作室的老板找你相谈赞助服装的事。”

    蒋夫人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吩咐秘书:“嗯,请她进来。”

    秘书:“是!”

    一分钟后,江斯微推门进来,她一改往日小短裙的装扮,显然是对蒋夫人有些了解,只穿了一身柠檬黄的西装过来,卷起的长头发高高的束于脑后,露出一张淡妆的娇美小脸。

    她跟蒋夫人合作了几次,两人已经很相熟。

    蒋夫人朝椅子一直,让她坐:“赞助服装的事让手下的人跑一趟就行,怎么麻烦你亲自过来。”

    江斯微拉开椅子优雅坐下来,笑着说:“我们还客气什么。”

    Boucheroi顶级珠宝品牌的代言人服装,在一年前通过熟人推荐,交给了江斯微的服装工作室赞助。

    两人一来二去,也谈得上几分交情。

    蒋夫人看到她,就想起了另一个人:“这次签下的一个代言人是你妹妹吧?”

    “蒋夫人说的是江雁声吗?”

    “是她。”

    江斯微笑了笑,却不说什么。

    蒋夫人以免好奇:“怎么了?”

    “怎么说呢……”江斯微很苦恼的说:“蒋夫人怕是不知道我家教很严的,其实爸爸跟奶奶都不喜欢我妹妹为了几个钱就出来卖唱,毕业前都管着她,后来嫁给了现在的丈夫……

    可能吹了不少枕边风吧,她丈夫才让她出来做歌手,前一段时间她被曝出来跟男人深夜密会的绯闻,害她人气暴跌,事业陷入低谷期。你应该选她做品牌代言时也有调查过吧?官方出来澄清是另有其人,可是我爸为了此事把她家法伺候了一顿呢。”

    蒋夫人脸上一僵,当即就对江雁声的印象差到极点。

    江斯微故作无奈的叹气:“我妹妹天生长着一张好人脸,别看她不争不抢,就是爱让男人为她出头,我爸爸现在是管不了我妹妹了,天天管着我呢,前几天还提起叫我把工作室关了,别跟人学坏了。”

    蒋夫人一向欣赏自己创业的女人,皱眉说:“你工作室经营的可以啊。”

    “我爸是怕我也不学好,我妹妹以前在家很乖的,开始当了歌手后,大概是被不少男粉丝吹捧的吧,已经不是当初的她了。”

    江斯微一副好姐姐的模样,实在是愁人的。

    蒋夫人没接话,心底已经把江雁声划分到不守妇道的小妖精一类了。

    江斯微见计得逞,便装出很后悔的样子:“抱歉,我不该跟你说这些的……”

    蒋夫人表情凝重道:“你又没有说错什么,她爱跟男人纠缠不清,以后代言我公司的品牌很破坏形象和消费者的好感度。”

    江斯微低下头,唇角极快划过了一抹冷笑。

    ……

    江雁声抱着玫瑰花回到都景苑,她上楼,把小书房枯萎的玫瑰花给扔了,又将手上的玫瑰花剪好枝叶,养在了花瓶里。

    等她换身衣服下楼,霍修默也下班回家。

    她走去餐厅方向的脚步一顿,转身,看着也走过来的男人。

    在霍修默经过身边时,江雁声踮起脚尖,给他搞了一个突击亲亲。

    女人柔软的唇瓣贴上了男人英俊的脸孔,不到三秒钟就分开,却让霍修默很讶异,深眸浮起微微的波动看着她:“这么热情?”

    江雁声冲他眨眼,转身走向餐厅吃饭,细细袅袅的轻笑声留在原地:“你送花,我献吻,很公平的。”

    霍修默站在原地,回味了一分钟她娇俏的话。

    这么简单?

    上周送的,怎么没见她提献吻这事?

    ……

    两人坐在餐桌前用晚餐,江雁声吃到一半,跟霍修默说起了今天工作上发生的事。

    她单手托腮,歪着脑袋看坐在对面优雅用餐的男人:“你这么了解蒋夫人,蒋先生他知道么?”

    霍修默掀起眼皮扫了她一下,淡漠扯唇:“你这张嘴还是别用来说话讨我喜欢一点。”

    江雁声用筷子在碗边有一下没一下敲出清脆的响声,眉角一挑,说他:“那你且不是要很无趣?”

    “不,我会很享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