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办公室内。

    江雁声推门走进去,全身上下从妆容到衣服就被坐在办公桌前的蒋夫人给扫视了一圈,然后才语气冷淡的说:“江小姐,请坐。”

    江雁声表面先不动声色坐下来,唇角挂着矜持的笑容。

    蒋夫人抬眼,又看了她一下:“江小姐年纪轻轻,不靠家里帮助在外闯出一份事业,很辛苦吧?”

    江雁声拿不准蒋夫人这是什么态度?她自认为今天穿的够端庄了,也没有什么地方妨碍到蒋夫人的目光,只好先谦虚说道:“是我时运好,又碰上了一个负责的经纪人。”

    “呵。”蒋夫人冷笑了下:“那也要有人愿意捧你才行。”

    江雁声抬眸,与她对视了一眼。

    而蒋夫人面无表情的,除了冷笑就没了别的情绪。

    江雁声内心隐约感到有一丝不对劲,昨天工作结束时蒋夫人的态度明显对她有好转,今天却好像对她印象又很差了。

    接下来,蒋夫人很快应证了她的猜测。

    “我找你过来是通知你一声,拍摄这方面,公司决定让你全裸出镜。”

    “全裸?”江雁声低声重复了一句。

    蒋夫人:“这只是一个拍摄概念,很多品牌为了突出拍摄产品都会要求模特全裸,公司也不想白瞎了你这么好的气质。”

    江雁声笑了,神色却前所未有的严肃:“我不同意。”

    什么叫想突出拍摄产品?分明就是要拿她做噱头去炒热度,在电视荧屏上挑起极限事端。

    品牌效果是达到了,她的形象呢?

    蒋夫人提醒她:“你签下Boucheroi就必须配合我们拍摄代言,当然,你受不了这份苦回家吹枕边风,你老公有钱也可以替你赔了这份违约金。”

    江雁声不是那种被天价违约金就能吓破胆的女人,比起这些年还赌场的钱,一亿违约金对她来说,还真不至于怕到真脱光了让人拍。

    当即就从椅子站起身,态度很坚决:“蒋夫人,同身为女人,你何必恶心人呢?”

    蒋夫人从抽屉拿出一份违约赔偿同意书,扔在桌上:“江小姐不愿意拍把这份同意书签了,随时可以走。”

    江雁声现在还能控制好情绪,她忍了又忍。

    偏偏蒋夫人还要火上浇油在说:“我先生会请你来做代言,也不过是看在跟你丈夫交情上,要我,是看不上你三流歌手的身份的,什么被封上乐坛天后?也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给你买的。”

    江雁声看着她,泛着微微的冷意:“对你这种隐性性别歧视的女人,我没什么好跟你谈,当初代言是蒋先生找我谈下,公司提出我全裸出镜?可以,你让蒋先生出面说。”

    呵,到时候她只会让蒋先生去找霍修默说吧。

    蒋夫人脸色一下子变了,对她的敌意更浓:“你还想勾引我丈夫?”

    勾引这种词都用出来了。

    江雁声双眸里盛满了紧缩的冷意,她先前只想拍好代言产品,然后拿钱走人。

    可是,有些人却不这样想的。

    看不起她?还找她来代言做什么,现在又找了别的代言人,故意提出这种摆明她不可能同意的要求。

    事做到了这份上,当她看不出来?

    蒋夫人看江雁声板着脸不说话,以为她是心虚了,当即冷笑连连:“你爱中老男人那口,别以为没人知道,像你这种女孩就是从小没被你妈教好,虚荣心太强,要不然就是跟你妈学的,喜欢被男人哄着……”

    “啪!”

    江雁声直接将违约同意书的文件夹朝蒋夫人那张脸砸了过去。

    她心底最不为人知的忌讳被蒋夫人一脸讽刺的提起,仅存的理智也瞬间就崩了。

    别跟她提什么控制情绪,什么文明人不动手。

    江雁声冷冷的开口,眼底压抑着极深的怒意:“我妈怎么教育我也轮不到你来指责,在说一句试试?我打死你!”

    蒋夫人没想到她会动手,脸被刮破了皮,一手的血。

    ……

    警察没来之前。

    江雁声一个人坐在公司大堂的沙发里,她神色上看很平静,从包里掏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出霍修默的号码拨打了过去。

    刚拨通,她出声:“喂!”

    本来不想哭的,可是听到了霍修默的声音,就忍不住带上了哭腔,像是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在外面死撑着装坚强,面对自己的家人情绪就崩溃了。

    她把事情跟霍修默说了一遍,脆弱得一塌糊涂。

    “等我来接你,别挂电话。”霍修默那边几乎听到她哭了,同一时间就站起身离开会议室。

    江雁声低着头说了一个好字,然后就没在说话了。

    她细白的手指握着手机贴在耳朵,从电话里隐约能听到霍修默的呼吸声,这让空荡荡的心里说不出的安定。

    ……

    在霍修默还在路上时,蒋先生先一步出现。

    估计同样的,蒋夫人也去找自己男人告状了,蒋先生让大堂的保安都退下,打算跟江雁声谈一谈。

    现在江雁声不想说话,只跟蒋先生说了一句:“等霍修默来了,你跟他说吧。”

    蒋先生语气一默,心底想到这事恐怕不好处理了。

    二十分钟后。

    霍修默一身铁银色西装出现在公司门口,他眼眉冷然,视线直直朝坐在沙发上纤细的女人望去,见她表面上没有任何的伤,沉冷的神色似有暖和了几分。

    他修长好看的大手朝她抬起,抿紧的薄唇溢出磁性的嗓音:“来,到我身边。”

    江雁声站起身,低头乖乖朝他走去。

    刚走到男人眼前,只见他修长的大手将她脸颊抬起,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将她打量了一圈。

    “有没有伤到?”

    霍修默低头看她洁白的小脸,没有哭过的痕迹,不过眼角发红,他指腹来回摩擦了几下她的眼角处。

    江雁声轻摇头,很想伸手去抱他的腰身,念头一起,又给忍住了。

    大庭广众之下,霍修默也只是伸出大手轻轻的抱了她一下,然后很快就松开,转身,当眼神看向了几步远处的蒋先生,就没那么温柔了。

    蒋先生也很无奈。

    是你老婆打了我老婆,你这么大敌意做什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