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62章 解约,一亿也想拿乔我女人?
    事情经过,江雁声在就在电话里说过了,霍修默没有重复去问蒋先生,他嗓音深冷透着一丝压迫感:“我们接下来的合作,也不必再谈了”

    蒋先生脸色变得难看,企图挽救一下:“霍先生,或许是我爱人跟你妻子之间有误会。”

    “什么误会让蒋夫人提出要我老婆脱光了给你们拍?”霍修默英俊的脸孔上露出了几分讥诮的神色,明摆着这件事惹怒了他。

    这让蒋先生底气就低了一度。

    他跟霍修默最近在谈一项合作,为了显示出诚意便找他的妻子代言公司品牌,事情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他也没料到会在自己妻子身上出状况。

    这样一来,在霍修默的态度上,江雁声还占理了。

    ……

    最终警察还是没来,被蒋先生应付了回去。

    关于跟Boucheroi继续合作代言的事,蒋先生希望江雁声考虑一下,公司不会再提全裸出镜这种要求。

    江雁声却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跟蒋夫人这种歧视女性的人合作,她又没找虐。

    这时,在从医院包扎完伤口回来的蒋夫人一打听,就沉不住气了。

    本来就是雷厉风行的女人,要强惯了,看到丈夫这样在霍修默的面前附小做低,她冲到办公室里,指着江雁声骂:“你不签了可以,违约金一分不少给我拿出来,否则你别说找你老公来,把你金主全部找来都没用!”

    蒋先生拦也拦不住他妻子,什么话都被蒋夫人声嘶力竭说完。什么被包养,跟老男人玩,小狐狸精这些标签也朝江雁声身上贴。

    “正梅,住嘴!”蒋先生的语气稍微厉了点。

    蒋夫人还想说,却另一道深冷的眼神扫来,震慑感十足,口中话顿时给停住了。

    霍修默周身的气场压迫而冷冽,看着蒋夫人,薄唇轻扯出没有温度的话:“解约,一亿也想拿乔我女人?”

    “霍总,其实……”蒋先生立即连称呼都改了。

    他真不敢拿霍修默的一亿,因为心里很清楚,恐怕接下来霍修默会让他出几倍才能平息这件事。

    霍修默不在言谈,他吩咐秘书找一个律师过来,当场就要把解约的事处理了。

    蒋夫人气糊涂了没有蒋先生考虑的全面,她见霍修默护江雁声到这种地步,一个亿都眼睛不眨一下就拿出来。

    当即就冷哼了声,嘀咕道:“现在小妖精真有手段。”

    江雁声耳尖听到,冷冷的抬起头,直接问她:“脸不疼了?”

    蒋夫人面色一僵,耻辱!

    霍修默这边语气淡漠的吩咐秘书处理好后续事情,他从沙发站起身,带江雁声回去。

    离开办公室前,江雁声步伐微顿,转身最后看了一眼蒋夫人:“最好你别有求我的一天。”

    ……

    蒋先生要追出去,却被霍修默的秘书给拦了下来:“蒋总,这一亿霍总给了出来就没有让你退回去的道理,你还是别打扰霍总了。”

    李秘书下半句没说出口。

    别没眼色了老兄,没看见霍总早就想抱抱老婆亲亲老婆了,就因为你们在场给忍住了。

    现在私底下不知道怎么安抚太太呢。

    一亿违约金都给你了,你跟上去还想干嘛?

    李秘书表面挂着标准的微笑,内心戏十足。

    他也走出办公室,把地方留给蒋先生夫妻,嗯,想来这对夫妻也很需要私人空间的。

    没了外人在,蒋先生就跟泄了气,脸色很难看的坐在沙发上。

    蒋先生自己也发展了一些公司项目,还没跟蒋夫人详谈,她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跟丈夫语气放软的说:“姓霍的老婆太野了,两人迟早要离婚的,闹翻就闹翻了。”

    蒋先生听到这话脸色越来越差,忍不住想发火:“你知道什么?一亿是这样随便就拿?宛城商界聊霍色变,与霍修默为敌,不死也得要蜕层皮,这句话还用我提醒你?”

    蒋夫人被丈夫训的脸上挂不住,也很委屈:“事情都发生了……”

    “是啊。”蒋先生冷笑的讽刺:“霍修默生意上不带我们玩了,合作项目损失几个亿不说,他会不会放过公司谁知道?”

    蒋夫人听了,脸色一下子僵硬了。

    车上。

    霍修默让司机去公司,他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没有开,一路上就已经打了两个电话给高层人员,安排了些公事下去。

    江雁声老实的坐在他身边,小脸低垂着。

    挂了电话后,霍修默收起手机,斜视了一眼她:“我看你还是在家做全职太太,给我生个儿子算了。”

    某个一时冲动就败了老公一个亿的女人,很没底气的都不敢看他了,声音轻轻:“是她们太过分了,叫我脱光呐,在你面前我都不好意思,别说给别人看了。”

    霍修默对她也是没脾气了,这女人不整点事给他,一天都不会安分:“你自己想想,到底是得罪了谁?”

    “啊?”

    江雁声一抬头,便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眸光。

    大概是一直在生气,没有想到细节上,霍修默淡声提醒她:“蒋夫人性格古板封建,她会想到让你全裸出镜?”

    江雁声一回味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喃喃自语道:“有人在背后黑我吗?”

    这个代言是霍修默找人给她的,也就是说蒋夫人一开始就这样,霍修默根本就不会自找麻烦。

    他早就知道了蒋夫人的为人作风,才故意送花秀恩爱,算准了这样蒋夫人对她的敌意就会大大减退。

    如果没人捣乱,按照霍修默的安排接下来代言期间,蒋夫人会公平对她,不会整出这种事来。

    江雁声精致洁白的小脸顿时皱成了一团,她朝霍修默的身上靠,想哭了:“我好可怜。”

    她觉得她现在应该哭一下,掉几滴眼泪。

    可是偏偏那种愤怒崩溃的情绪已经过去了,硬挤出几滴鳄鱼眼泪霍修默也不会信。

    心情很复杂啊。

    霍修默低首,目光注视在她可怜巴巴的脸上,长指从钱夹子抽出一张副卡递到她。

    江雁声心跳声猛地加急,有些不可置信。

    “这,是给我花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