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63章 怕他老婆小家子气,见钱眼开啊!
    江雁声真的很想收下这张卡啊,眼巴巴的盯着不移开一秒钟,表面上,还是要虚伪的推托一下的,发挥演技的同时,眼角余光却紧紧瞥着男人英俊五官上的表情:“还是副卡呢,怎么好意思拿……”

    没有预想中的强迫她收下,也没有温柔的哄她收下,甚至连场面话都没说。

    霍修默作势将卡收回去:“你说的没错。”

    江雁声小脸愣住了,连忙伸手抓住他的手臂说:“其实,我……”

    “嗯?”霍修默等她说。

    江雁声笑的好尴尬,硬着头皮拼凑着一些企图说服他的话:“我就是怕你要养老婆有心理负担么,不过男人怎么能没点压力呢?想想还是……”

    还是给我把卡!

    霍修默早就看透了她这点小心思,想要又要装的很,他眼底略浮现某些意味深长的笑意,在小女人灼热的眼神下,终于把卡给她。

    江雁声指尖摸着这张留有余温的卡,心里实实的松了一口气。

    怎么说呢。

    有种一瞬间就成了富婆的不真实感。

    这可是霍修默的副卡啊,够她坐吃山空几辈子了。

    江雁声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小心翼翼地看着男人完美如神祗般的侧脸,试探问他:“我要是把卡里的钱拿去赌了,你不会砍我手吧?”

    霍修默眼神直视前方,薄唇轻扯:“不会。”

    江雁声听了心里又是一松,可是却觉得手里的卡有些发烫了。

    接着,霍修默下半句还没说完,淡漠磁性的嗓音缓慢传来:“你被澳门拒行入境了不知道吗?”

    “什么?”

    江雁声的状态有点懵,一点都不知道啊。

    霍修默转头,对她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清楚的告诉她:“能赌的地方,现在只要出现你的身影就会直接报警抓你,霍太太,你不想进警察局改善生活,就给我乖点。”

    江雁声顿时有种被他无声无息地捅了一刀的感觉。

    她手指死死攥紧了他的卡,咬着唇笑:“你可以的。”

    为了让她戒赌,也不知道在私底下干了什么勾搭,让她的身份被澳门拒绝入境,还让各大赌场拒绝做她的生意。

    车到了公司。

    霍修默去开会了,而江雁声则是跟端了巨款一样,跑到他的办公室里,第一时间就去查账!

    她要看下霍修默到底有钱到什么地步。

    南浔打电话过来时,江雁声还眯着漂亮的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在数有几个零。

    南浔张口就问:“你在哪?在干嘛?出了什么事了。”

    江雁声一个个的回答她:“霍修默的公司里,正用他的电脑查他的账号,没什么大事,跟Boucheroi解约了,今天败家了一个亿。”

    “……”南浔。

    违约金说赔就赔?她只能说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力。

    “你查他账?”这夫妻俩不是财产不是各管各的吗?南浔在电话那头不免问了一句。

    江雁声唇角含笑说道:“霍修默给了我一张副卡。”

    南浔一脸黑人问号:“你跟他发生了什么?”

    “是他主动给我的啊,可能是怜惜我一个小女子赚点钱不容易吧,我老公很大方的。”江雁声现在有钱拿,处处都看霍修默顺眼了。

    当然,被霍修默搞事情限行了去澳门的事,这么丢脸,就别让南浔知道了。

    南浔:“富婆!”

    “低调哦。”

    “……,蒋先生亲自打电话到我这,有想把违约金退还给你,双方和解的意思,你现在不缺钱,那拒绝不考虑了?”

    江雁声听了后,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霍修默为什么给我卡了。”

    南浔:“嗯?”

    “大概是怕他老婆小家子气,见钱眼开把蒋先生退回来的一亿收下。”

    “……”

    ——

    数完霍修默账户上有几个零后,江雁声借他的休息室睡了会儿午觉,等五点多醒来,她闲着没事就去给昨晚上决定赞助的女孩捐款。

    霍修默忙完公事走回办公室,就看到了他的女人,单手托腮坐在他的办公椅上,用着他的电脑在网购。

    他挑眉,长腿迈开走到办公椅背后,俯身靠近她,清冽好闻的气息扑面而来。

    只要江雁声一转头,就能看到男人近在咫尺的英俊完美的脸孔。

    她手指握着鼠标,微微的一紧。

    “买这么多小朋友衣服做什么?”霍修默深眸大致看了一下她的购物车。

    页面一拉下来,都是女孩穿的四季衣服。

    江雁声发现自己的心跳完全是受到了他气息的影响,暗暗深呼吸了一口气,表面上维持镇定,跟他说:“我联系上了昨晚那部电影的真实主人公一家,想给女孩寄点新衣服过去。”

    看她连笔盒都买了,霍修默靠近她的脸颊,薄唇亲了亲,嗓音低低道:“你考虑的还很周到。”

    江雁声浓翘的长睫掩下了眼底的情绪,声音很轻,像是谁给他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学校里的老师永远不敢欺负那些衣着整洁靓丽的小孩,而是把脏乱衣服或是穿不好的学生当做出气筒和欺负对象,永远没好脸色……

    因为老师知道,这些学生外表一看就是没有家长管的。”

    她看过电影上有演小孩在学校被排斥,买这些新衣服,不过是希望她能融入小伙伴的圈子里,能让老师上点心。

    霍修默问她:“你似乎很了解?”

    江雁声抬起双眸,定定的看着男人:“我说经验之谈,你信吗?”

    霍修默淡漠的神色上一如既往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就在他薄唇扯动要说话时。

    这个一脸认真问他的女人,笑了。

    “说着玩的啊,这些都是我电影上看来的……”江雁声不会对任何人说电影里的小孩一些片段就是她儿时的翻版。

    难道只有穷人家的小孩上学会被欺负吗?

    呵,那真是想的太天真了。

    贵族学校里势利眼往往比普通学校还要多,那些老师们在私底下把班上学生划分为两种,谁是在家被重点培养的,谁是在家不受宠的。

    她学习成绩年年稳坐第一,没人知道她其实很讨厌背课本,很讨厌做作业,不过是环境所迫,不得为之。

    唯有这样,学校才会重视她,老师才会尊重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