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64章 锁了门关了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江雁声往后靠在背椅上,裙子紧贴着身,曲线很勾人,仰头跟他浅笑说话,眼眸在光晕的衬映下好似有泛起一层薄薄的雾气,清丽的脸蛋上却干干净净的。

    霍修默眸子一深,长指扣住她的下巴,低首吻了下来。

    “唔!”

    江雁声没想到他会突然吻自己,短短数几秒钟,只觉得唇瓣被他薄烫的唇覆上了,男性清冽的气息在唇齿间弥漫开来。

    她心跳的有点快。

    这次的吻,不同往日的强势,而是很温柔缱绻,像是在怜惜她一般。

    霍修默先用薄唇在她柔软的唇瓣轻碾了会儿,待她熟悉了他的气息,才用舌尖抵着她牙关,诱哄着她张开嘴。

    江雁声呼吸声微微急促,明明想推开他,当手心刚触碰到了男人的肩头,却因为他滚烫的舌头肆意探了进去而停止住。

    不知在唇齿间跟他纠缠了多久,隐约察觉到男人手掌沿着她的小腿往上爬,就快要探到了腿根,她猛地心一跳,无力的按住了他的手臂,连发声音都软软的:“你做什么?”

    霍修默深深的凝视着她发红的脸蛋,语调沙哑的也好不到哪里去,说话时连呼吸都是滚烫的:“想做,你要吗?”

    “这里是办公室!”

    江雁声脸上挂不住的尴尬,要是让门外的员工知道,她以后还要不要来公司了?

    霍修默像是被她提醒了,直起身。

    江雁声以为他想通了,刚松了一口气准备整理下凌乱的衣裙,抬头间却看到他大步走过去把门反锁上,然后还把灯给关了。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瞬间就漆黑一片,只有落地窗折射进来的光线,淡淡的,将气氛衬托的暧昧昏暗了几分。

    江雁声察觉到了危险气息,她从椅子上站起,想跑!

    霍修默轻易就将她给堵在了办公桌前,大手轻搂上她的腰际,高大的身躯慢慢逼近,结实的胸膛贴紧了她纤细的后背,低首,薄唇时有时无的摩擦着她脖颈的肌肤。

    江雁声被他行为影响的没办法思考,耳旁清晰的听到他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说:“这下安心了?”

    “我……”

    她红唇轻动,想说话。

    霍修默腰身朝她一顶,蹭了下。

    江雁声全身瞬间就僵硬住了,大脑充血一热,忍不住气他:“你别掩耳盗铃,锁了门关了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霍修默亲着她脸颊,湿腻的吻伴随着声音密集的落下来:“我天天在这上班都不怕,你怕什么?”

    “男女思想有差距你不知道?”江雁声推着他,不停的说:“不然怎么会发生老总之流跟秘书搞办公室暧昧。”

    有史以来男人都比女人不要脸!!!

    霍修默看她挣扎抗拒,先停止脱她的裙子,一手禁锢着她乱动的身体,抬手去解开他的衬衫。

    他分明就是:你说你的,我还是要做我的!

    江雁声有种收了他的卡,就得陪他玩尽兴的错觉,当即就把这想法说出来了:“你刚给我钱就要我跟你睡,霍修默,你把你老婆当什么了?”

    霍修默对于她找事,很轻易应付了过去,低笑了声:“家里的老婆是你,外面的情人也是你,还不好?”

    “……”

    江雁声竟无言以对!

    不管怎么挣扎都是被他半哄半诱的脱去了身上的裙子,强烈的男性暗示让她心慌无处可避。

    江雁声被霍修默健硕身躯传来的源源不断热量感染的,肌肤上都渗出细汗来,最终被他抱上了办公桌,她羞耻的用双手捂着红得滴血的小脸。

    装死,让他自己来!

    ……

    四十分钟后。

    漆黑昏暗的办公室被打开灯光,地板上,女人一双尖细的高跟鞋,还有浅色的长裙以及纹绣的内衣都跟男人衬衫黑色西装裤散乱的堆在一块。

    “霍修默,你这个没有羞耻心的男人!”

    江雁声咬牙,纤细的身体套着男人一件西服,将洁白的肌肤都遮严实了,只露出了一双修长的大白腿。

    她将秀发都披在肩头上,微微弯腰,双手整理办公桌上东倒西歪的东西。

    而某个餍足一顿的男人正慵懒地坐在椅子上,点根烟抽。

    她忙里忙外的,将一片狼藉的办公室整理好,转身看到霍修默跟个雅痞的公子哥一样坐姿悠闲,还用眼神直勾勾盯着她的腿,就来气。

    江雁声暗骂了一句臭男人,去捡起地板上他的衬衫跟西裤,朝他扔了过去:“给我穿好!”

    霍修默身材好,也不是这样显摆的。

    就算两人已经亲密无间过了,她也做不到他这样大方给人看,连重点部位都不加遮挡一下。

    男人挑眉,薄唇吐出浓白的烟圈:“你不想多看一眼?”

    江雁声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他这是从哪里看出来?她想看?

    霍修默从她眼神里读出了意思,嗓音低哑的在笑:“嗯,我还以为你很喜欢我的身体。”

    “……”江雁声。

    男人颇为回味道:“毕竟,我让你这么享受。”

    “……”打死贱人不犯法吧?

    ——

    各自穿好衣服,把办公室还原的丝毫看不出来这里经历过一场激烈的运动。

    江雁声还是心虚,没有勇气走出去。

    她板着小脸坐在沙发上,对眼前的男人充满了怨气。

    现在八点十分。

    霍修默挺拔的身躯穿好了白衬衫西装裤,周身仿佛一尘不染,左手臂还放着银色的西服,敛起眉目间的神色模样,不知道多正经。

    他看着她,语调低沉而平缓地问:“走不走?”

    江雁声抿起浅色的唇角,表情很纠结。

    霍修默又问她:“你不饿?”

    饿啊!

    可是,她想象一下跟霍修默走出去,办公室外的员工都齐刷刷的盯着她这种画面。

    似乎,饿也不太重要了。

    霍修默深眸盯了她片刻,办公室气氛有种诡异的安静。

    最终,他皱起眉头,大手掏出裤袋的手机给李秘书拨打电话,就当着江雁声的面,语气淡漠道:“让公司加班的所有人现在立即下班!”

    李秘书确定一下:“霍总,现在?”

    “三分钟后我不想见到你们。”霍修默交代完,掐断电话!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