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66章 一个亿的仇,我该怎么找你报呢?
    江雁声把话说完,便打量起了霍修默完美的侧脸的神色,唇角一直挂笑。

    她当然不会告诉这男人,当年在白天拒绝了江斯微后,晚上就回到了江家,就在书房里亲口跟她爸说了:她江雁声,还不屑跟江斯微抢男人用!

    这话说了,霍修默不弄死她才怪。

    就在她很聪明的选择保留一些真相,甚至不会说江亚东最后还是决定让她联姻,并且做出保证她嫁过去,江家就不会阻止她去当歌手。

    霍修默同样也不会告诉江雁声。

    当年选择联姻对象时他爷爷还在世,亲自找他到书房问。

    江亚东的亲生女儿不嫁,江家想把养女嫁过来,虽然江家大小姐身份差了点,却也是被当做亲生女儿养大。

    爷爷当场语重心长问了他是怎么想,倘若一个都不想要,就从家中挑一个堂弟去娶。

    霍修默面容清冽,眼神静穆看着他敬爱的爷爷,抿紧已久的薄唇溢出一句话:“娶,娶那个不愿嫁的。”

    ……

    两人在谈起往事时,前面江斯微将车开到路边停车泊位,也没有在前行了。

    江雁声让他停好车,坐在里面下来。

    车窗慢慢放下,路灯的光晕从缝隙招进来,映衬出他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他手臂慵懒的放在方向盘上,点了根烟,深色的眸子看着女人纤细的身影。

    江雁声将高尔夫球杆跟汽油桶都从后车厢拿了出来,她提着走到玛莎拉蒂车前。

    透过了车窗隐隐能看清里面的场景,一男一女正亲密的抱在一起。

    江雁声唇角冷笑,拧开了汽油桶往车上泼,动静惊扰了车里亲的起劲的男女。

    江斯微连忙推开热情吻她的男人,惊慌失措的转一头,就看到了外面的江雁声往她的车泼什么,然后还掏出了一个打灰机出来,

    紧接着车窗就被江雁声拿着球杆敲了两下。

    “操!”

    亲热被人中途中打断,富家公子脸色难看下来,可是当他也看到有人往车里泼汽油还要点火,顿时被吓惨了脸色。

    玩命啊这是,不能这样开玩笑。

    江斯微的脸色也不好看,她伸手将车窗降下来,声音破了:“你别发疯。”

    江雁声玩着打火机,眯着眼睛看车里的男女充满了明目张胆的恶意:“怕我发疯还来惹我?”

    “我没有,你到底想做什么!”

    江斯微绝不承认,她身边的男人更是在叫:“你们有什么恩怨不关我事,放我下车。”

    江雁声笑了:“你上哪勾的男人?看来也不是很爱你啊。”

    江斯微脸上难堪,这个公子哥追了她半年了,比不过霍修默就不算了,没想到也是个不中用的货色,偏偏还被江雁声给看见了。

    “我今天是来寻仇的,能杀一个赚一个正好呢。”江雁声用球杆朝车上一敲,气势夺人:“江斯微,一个亿的仇,你说我该怎么报呢?”

    江斯微指尖用力的没入手心,竭力忍住屈辱的恨意道:“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江雁声看她的眼神泛着凉凉的冷意:“这样好了,这一亿就当给你整容了,我想这车烧也烧不死人的。”

    江斯微当即就慌了,她很了解这个女人疯起来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她气得浑身发抖,不得不放下姿态:“你放过我,钱我给你。”

    “要钱给啊,别冲动。”车里的男人也在说。

    江雁声微微的在笑:“这么容易就屈服了?不符合你性格啊。”

    “那你还想怎样?”江斯微盯着她手上的打火机,她满脑子都在想着要怎样才能速度开门下车。

    她一边先应付江雁声,一边悄悄的抬手伸向车内拉手,就在不经意间,突然把车门打开跑下去。

    踩着高跟鞋的脚刚站好,一记棍就朝她砸来。

    江雁声早就在车外看到她小动作,不过是没挑破罢了。

    她在气也不至于失去理智去烧死江斯微,打她一顿倒是可以的。

    江斯微连挨了几下杆头重敲,连躲不及。

    “江雁声,我会跟爸爸说,你等着……”她崩溃的惨叫,表情狰狞了起来,被打得无力还手。

    “那我就更不能放过你了。”江雁声打得她今后有阴影为止,冷眼看着脚下蜷缩成一团的狼狈女人,气消了一大半才收手。

    江斯微浑身都疼,挽起的长发满头披散下来,额头破了一个口子,流下了鲜红的血液,她在地上扭曲,尖声嘶叫:“啊!”

    “疼吗?”

    江雁声内心没有半点波澜,眼神更是出奇的平静。

    就好像,江斯微被打成半死的模样不是她干的一般,如果不是她手上还拿着带血的球杆的话。

    尖锐的疼痛让江斯微说不出话来,嘴唇颤抖不止,瞪着一双可怖出来的眼睛死死盯着她,满脸的血。

    全程里,车上躲着的男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深怕卷入这场风波,江雁声把他也顺带给收拾了。

    “一个亿!”

    江雁声蹲下来,细长的手指捏起江斯微的下巴,眼神冷冷盯着她惊恐的表情:“记住了,从现在起我见你一次打一次,打到你在医院花上一亿为止。”

    她话说完,眼角余光扫了眼车里的窝囊废男人,露出讽刺的冷笑,然后才站起身走前,将球杆扔到江斯微身上:“给你做个纪念。”

    ……

    江雁声上了停驶在路边的迈巴赫,坐在副驾驶座上从包里湿纸巾,容颜冷清,将白皙的手指细细擦拭了一遍。

    方才夜色下的那一幕,霍修默坐在车内看的清清楚楚。

    他什么话都没说,驱车走人。

    十一点十五分,两人才回到别墅。

    江雁声上楼洗澡,身上披着一件白色浴袍就出来了。

    被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起,她走过去,低头看到了江家的来电,大概是早就猜到了会这样,白净的脸上表情没有一点变化。

    她拿起来刚要接,手机就被从肩后伸来的一只修长的大手拿走了。

    霍修默还没去洗澡,穿着衬衫黑西裤,深眸看了她下,语气淡淡吩咐:“去给我拿一件睡袍放浴室里。”

    “哦。”江雁声若无其事转身走向衣帽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