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70章 小祖宗,你想我怎么哄你?
    晚上,七点二十分。

    半个小时前南浔一到饭点就撤,江雁声抱膝坐在阳台的摇椅上刷微博,佣人上楼喊了一次,她摇头表示等霍修默下班一起吃。

    又过去五六分钟,佣人再次上楼:“刚才先生来电说今晚不回来吃晚饭。”

    江雁声下滑屏幕的指尖微顿,脸上看不出表情:“哦。”

    佣人静等了会,看太太没有起身下楼吃饭的意思,又默默地退出卧室。

    天色渐晚,不知何时别墅外的路灯逐渐被点亮,淡暖色的光晕映在漆黑的夜色里,四处静谧一片。

    江雁声早就没了刷微博的心情,她将手机放下,看了一眼外面,才慢悠悠的起身离开阳台。

    ……

    吃完饭,消食过后便洗澡睡觉。

    江雁声夜生活规律一向很简单,她去衣帽间拿了件真丝睡裙,然后走到浴室去洗澡,情绪淡淡的,脸上表情也淡淡。

    夜里十点。

    江雁声泡了半个小时的澡,又把头发细细洗了两遍,吹干净后上床睡觉,她关了灯,纤细的身体躺在床沿的左侧,被子盖过肩头,双眸紧闭,细密纤长的睫毛在洁白的脸蛋上留下一片阴影。

    墙壁上的时钟再走,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指向十点五分时,她倏地睁开了眼睛,没有半点睡意朦胧的样子。

    最终,还是打开了灯,伸手去拿晚饭后就没有去碰过的手机。

    江雁声小脸在暗暖色的光晕照映下,看上去有几分温凉,她翻出手机通讯录,指尖越过霍修默的号码,直接拨了下一位。

    电话嘟嘟了几声,很快就被接通。

    苏湛吊儿郎当的嗓音传了过来:“稀客啊,二嫂!”

    “霍修默在哪?”江雁声开门见山问。

    苏湛静了一下,试探道:“二嫂这来查岗?”

    “不可以?”江雁声的声音轻柔,却同时透着淡淡的冷意。

    苏湛嗤嗤的笑:“可以,不过二哥不在我这啊。”

    “你平时不是帮霍修默查我行踪查的很开心,十分钟内,我要知道他人在哪里。”

    苏家在宛城道上相当于地头蛇的存在,别说让他找个活人,找个死人出来都不是问题,江雁声没有给苏湛辩解和拒绝的机会,又语气淡淡说道:“我记得以前有位姓姜的学妹很崇拜我,说过她回国会联系我。”

    苏湛硬生生把话卡在喉咙里,就好比蛇被捏死了七寸。

    过了半响,他这是毫无意外的屈服在江雁声的淫威下啊:“二嫂我可以给你查二哥,不过你必须帮我保密。”

    江雁声一口答应:“可以。”

    那苏湛就放心了,他不是怕二哥秋后算账,是怕大哥的老婆也跟着学的有模有样。

    那他以后,且不得专门给这群女人当小弟服务了?

    ……

    苏湛办事效率一向很高。

    江雁声去衣帽间换了身出门衣服的功夫,他就把霍修默的行踪发来了。

    她低垂着眼睫看着短信,柔唇冷冷勾起自嘲的弧度。

    ……

    ……

    江雁声开着车来到了湘府花园小区,她对这里的环境路线很熟悉,因为当年她以高分考进名牌大学时,江亚东就在这给她买下了一套房子。

    后来,她也住过一段时间,无意间发现梁家人也住这里后,就转手卖了出去。

    江雁声把车开进去停在了某一栋楼前,她没开灯,翻出烟盒想要抽烟,当鼻尖嗅到了淡淡的烟草味,她怔了一下,将烟盒重新放回了储蓄盒。

    她似乎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别人,如果可以……别说赌了,她连烟酒都不想沾一下。

    而且,每当理智在最危险边缘晃荡的时候,江雁声总会压一压,告诉自己,忍不住的时候,再忍一下。

    她将车窗降了下来,天气虽然转暖,夜里吹来的风还是带着一丝的凉意,却也能让人头脑保持清醒。

    江雁声抬起看似平静的眼眸,凝望着楼层的某一家灯火。

    ……

    在漫长的等待时,江雁声内心是在想……霍修默真在梁宛儿家留宿了一夜。

    那么,明天她一定要用离婚协议书甩他一脸的。

    就在亲眼看着楼层灯火全灭,江雁声心口顿时微微有些发堵,忍着眼角的酸意,想就这样开车离开,楼下的大门走出来了一抹挺拔清贵的身影。

    江雁声握着方向盘的手指一紧,定定的看着前方。

    霍修默迈着长腿从楼道走出来,突然步伐一顿,深眸微眯,看到了停驶在前方不远处的车。

    两人的视线,隔着距离交茫在一起。

    江雁声不由地屏住了呼吸,看着霍修默直接朝她走过来。

    “叩叩!”很快,窗户被男人好看的长指敲了两下。

    他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夜色里,无声无息的散发着冷峻沉敛的气场,看上去没有一点皱褶的地方。

    江雁声将车门打开,她低垂着眼睫没有去看男人的脸,视线只停留在他西服的纽扣上。

    霍修默眉头皱着,视线盯着深夜这个点应该躺在他床上睡觉的女人,开腔问她:“你来这里做什么?”

    江雁声听到他的质问,这一刻脑海中里什么情绪都没了,剩下的只有压抑不住的怒意,抬起了眼眸对上他深沉的眸子,声线带上讽刺的意味:“听说试男人用女人,试夫妻用小三,我来验证一下。”

    霍修默看她这副想吵架的气势,眉头更加皱紧了几分,沉声道:“先跟我回去。”

    江雁声仰着洁白的小脸,眼中闪烁着冷意:“你心虚什么?”

    “小祖宗,你想我怎么哄你?”霍修默不跟她吵,这事上无论是输赢,最后他都要花心思去哄好她。

    “你是不是一分一秒都等不及娶梁宛儿了?”江雁声却不准备放过他,情绪很气愤说:“你骂我是死人?霍修默,你爷爷辈以上的死人才能叫祖宗……你现在还装的道貌岸然给谁看?想离婚我会缠着你?”

    霍修默深沉的眼底印上了极深的寒色,冷冷地看着她在无理取闹。

    江雁声又是委屈又是气,她看也不看外面的男人,伸手砰一声就把车门用力关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