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74章 冷战,谁先服软(2)
    江雁声红唇轻抿,将茶杯朝茶几上一放,她没理霍夫人的话,站起身就要走到餐厅走去。

    路过霍修默身边时,她前脚刚迈出去,突然被人绊了一下,身体重心不稳,朝前方跌倒在地。

    地板都铺着厚厚的地毯不疼,却一下子摔懵了她。

    “修默!”

    霍夫人从楼梯走下来,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这个稳沉内敛的儿子,怎么会干出这种幼稚欺负媳妇的事。

    “声声,有没有摔疼……那混小子……”

    江雁声怔愣了好半天,然后才抬起了洁白的小脸,还带着几许迷茫神色朝霍夫人摇头,她很快视线一转,停留在眼前的男人锃亮的黑色皮鞋和裤脚。

    尽管心底骂死了霍修默这个行为可恶的男人。

    她表面,还是不动声色的从地上爬起来,硬挤出了一抹笑:“没事。”

    霍修默来了这么一出。

    霍夫人也不帮儿子了,护着儿媳妇瞪了一眼过去。

    霍修默面无表情,深沉的眸子盯着江雁声的一举一动,看她就算摔着了也忍着脾气不跟自己讲话,表情就更难看了。

    ——

    接下来坐在餐厅里吃饭,江雁声把霍修默当成隐形人对待,自己低头安静吃饭,偶尔跟霍夫人聊几句。

    这种气氛没僵持多久,用完饭后,霍老先生便叫霍修默去书房谈公事。

    江雁声则是吃的有点撑肚子,便牵着霍夫人养的那条棕色泰迪到后花园里散步消食。

    天色渐暗下来,等江雁声慢悠悠的回到客厅,她往楼上看了一眼,寻思着不等霍修默一块了,她先回去。

    霍夫人端着水果盘从厨房走出来,看到了江雁声,便说起:“今晚你跟修默就住这边,我让佣人整理好了房间。”

    很好,都来先斩后奏了。

    不等江雁声拒绝,霍夫人端着水果上楼。

    “……”

    今晚歇在霍家就必须跟霍修默同房,江雁声想想就烦心,她现在一分一秒钟都不想见他,就别说跟他躺在床上睡了。

    江雁声站在原地平息了一会内心的情绪,冷淡着脸色也上楼。

    ……

    结婚两年里,她也在霍家歇过一两次,却都是霍修默不在的时候,所以不用佣人领路也找得到他的房间。

    与都景苑的风格一样,都是低调奢华的色调。

    江雁声把门关上,走到衣柜前伸手打开,挂在里面都是男人一套套昂贵考究的西装,她视线扫了一眼,然后从最里层翻出了当初留下的一套保守睡衣。

    在卫生间洗好澡,江雁声理智就更加清晰了,她走去把卧室的房门给反锁,才很安心的走到大床躺下。

    深夜十点半,可能是带情绪入睡的缘故,江雁声睡的很浅,窗外一阵风刮来就把她惊醒来。

    她蓦地睁着双眸盯着天花板看,呼吸在喘。

    也没梦见什么,莫名的就感到很口渴。

    江雁声扶额,掀开被子下床。

    她没有开灯,窗外的光线透进来能看清卧室的摆设,茶几上空无一物,可能是房间不经常住人,佣人也没准备上茶水。

    江雁声只好下楼找水喝,她走过去,纤细的手握着门把轻轻推开门的那一瞬间。

    一抹挺拔高大的影子被走廊光线映照的将她完全笼罩,江雁声身子僵滞,抬头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人。

    霍修默接近一米九的身形比她高了一个头,身姿笔挺,正低首,长指间夹着一根烟抽。

    看到开门声,他缓缓抬起了英俊深刻的脸孔,深不可测的眼神直直望了过来。

    江雁声眉心轻蹙,第一反应就是关门。

    而在此同时,霍修默好看的大手倏地伸过来,拽着她细胳臂,一把强势的拉出卧室。

    江雁声纤美的后背抵上了墙壁,差点就叫出声。

    “霍修默……”

    她想挣扎,却被男人逼近的身躯压得死死的。

    江雁声心跳声骤急,手心推着他结实的胸膛,就好像是做了什么坏事,深怕被人撞见,紧张的不行。

    霍修默抿紧薄唇,指间还夹着一根没有燃尽的香烟,就去捏起她的下巴,狭长深邃的眸子看进了她的眼底。

    这一刻,江雁声狂跳的心跳声像漏了一拍。

    她挣扎的力度渐渐小了下来,心中的委屈却被大面积的扩散开。

    “你放开我。”一开口,就想哭似的。

    霍修默低首,温热的呼吸都洒在她耳朵上,嗓音慵懒低哑的性感:“嗯?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江雁声倔脾气,又不说话了。

    霍修默眸子眯了一度,危险的凑上去,薄烫唇在她软软的耳垂轻碰了下。

    浅浅的力度,温柔的触感。

    让江雁声手指在微微的绷紧,极力去忽略心底的那股异感。

    “这几天夜里你想不想我?”霍修默故意撩她,一只修长的大手从她睡衣伸了进去。

    江雁声纤细的身子明显一僵,很快就受不住般的发颤。

    霍修默眼神深深地盯着她冷淡的小脸,长指伸到她纤美的后背,一个轻巧动作,解开了她的内衣暗扣。

    之前怕他拿钥匙摸进房,江雁声没有把内衣换下来。

    结果现在被霍修默直接脱了下来,她被他压着,毫无反抗的能力。

    “你疯了,会把你爸妈吵醒。”江雁声急促的微微呼吸声,再也忍不住压着怒意再次出声。

    霍修默棱角分明的薄唇微微一勾,随手就把烟蒂捻灭,然后另一只温热干燥的大手摸上了她细软的腰。

    隔着布料,反复的在摩擦着,温度清晰地传达到了肌肤。

    江雁声一下子就懂了他的暗示,慌了,真怕他在走廊里动真格,急的拼命去推他:“霍修默,会被人撞见……”

    霍修默一手把她纤细的手腕反剪在身后,挺拔的身躯逼近,带着强烈的男性危险气息,很快,寂静的空气里,响起了皮带被解开的声音。

    江雁声心颤了一下,理智在爆炸。

    霍修默低首,薄唇碾压着她的唇瓣,低低哑哑的笑溢出:“嘘,把人叫来了你负责。”

    “你不要脸……”江雁声嗓音软软,此刻的模样像受惊的小鹿一样,有几分娇意,又有几分的羞意,落在了男人深暗的眼里越发的惹人疼爱。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