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80章 不,他老婆不跟他睡了。
    下午,江雁声走进一家高档咖啡厅时,蒋先生已经点好了咖啡坐在餐位上等候多时。

    见她出现,便绅士的替她拉开对面的椅子。

    “江小姐,请坐。”

    “谢谢。”

    江雁声将手提包放好,优雅坐了下来。

    蒋先生态度诚恳的先跟她道歉:“对于上次代言跟微博的事,都是我平时宠坏了正梅,还请江小姐原谅我们一次……”

    江雁声笑而不语,原谅这词在她词汇量里根本没有的。

    “当然……”蒋先生从公文包取出一个文件,放在桌子上推了过去:“这是我们对于江小姐感到抱歉的诚意。”

    江雁声面色冷清,唇角细微的勾了一下。

    这段时间网上撕的厉害,私底下蒋先生又联系了不少次南浔表示想和解的态度。

    江雁声一概不理,晾了蒋先生好几天了,他现在终于坐不住拿出诚意了?

    蒋先生语气透着无奈,若是这样这个女人还不满意,他也没别的法子了。“江小姐,你可以先看再给我回复。”

    江雁声在他的请求下,才缓缓的抬起手。

    她低垂着眼睫,打开了桌上的文件。

    里面东西一共三件。

    霍修默的一亿支票,还附带了张蒋先生给的支票,她看了眼数额。

    “这是利息。”蒋先生提醒她。

    “嗯。”也是,一亿留在了蒋夫人手上不少天了吧。

    江雁声继续看,第三件是一张黑白色的照片,里面蒋夫人脱光了站在聚光之下,重要部位被手臂挡住,脖间挂着昂贵闪耀的珠宝首饰。

    “明天网上官方会发布一条最新动态,这次代言人由我妻子来替代你之前的位子。”

    这是蒋先生做出的最大让步。

    江雁声想看到了照片的第一时间,脑海中想的是蒋先生是怎么说服直女癌的蒋夫人真脱啊。

    “江小姐,还请你高抬贵手放过Boucheroi,我毕生对你感激不尽……”

    江雁声听到蒋先生这样说,似笑非笑说:“言重了。”

    蒋先生面色一僵,以为她……

    而江雁声已经把照片还给了他,并且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本意:“恕我之前无法跟你妻子沟通,我要的不过是蒋夫人感同身受一下,提出让一个非专业模特的女人全裸出镜是什么滋味,做事给人留一条活路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蒋先生内心实实的松了一口气,他被江雁声拖一天,霍修默一天不松口,公司就一天搞不定提出解约的原矿批发商。

    中间损失多少金钱,远比这一亿多。

    蒋先生喝了口咖啡平息下情绪,他临走前,为了感谢江雁声终于同意和解,他从公文包里又拿了一叠照片给她。

    “来之前,我想如果支票跟我妻子的妥协还不能让你动摇,这是我能拿出的最后底牌,江小姐对外面的女人还是防备一点好。”

    蒋先生说完这段话,便离开了咖啡厅。

    江雁声低垂着眼睫毛,目光停驻在了桌上这几张霍修默跟梁宛儿同进同出的照片上,半响功夫,她面容异常平静,白皙的手指端着咖啡杯喝了一小口,却发现……

    真苦啊!

    ……

    蒋先生的诚意和办事效率都是成正比的。

    江雁声这边终于同意和解,不到半小时,Boucheroi的官方微博就出来正式向江雁声道歉,并且找公关请水军去往公司故意炒作提高品牌热度的方向带节奏。

    一时间,让消费者看了心情很复杂。

    事情发生到现在,江雁声的微博还是停留在跟Boucheroi签下代言互动的动态,就在不少网友跑到她微博下时,她正回到了都景苑。

    问了佣人,霍修默还没下班回来。

    江雁声提前了半个小时吃饭,吃完后,便上楼。

    她走到三楼的时候,想了想,便转身朝卧室走去,从口袋里把一亿的支票跟蒋先生给的利息都拿出来,就放在床头柜上。

    今天是第五晚没睡在间房了,江雁声看了还有点陌生,特别是看到眼前这张大床的被套和床单换成了暗红色的,给了她强烈的视觉冲击。

    卧室昏暗没有开灯,她低着头,找出手机给南浔发了条微信,屏幕的亮光倒映在她满是纠结的小脸上:“问下,我一朋友的老公,他房间里的床上用品用红色的,是什么心态?”

    南浔:“他妈买的。”

    江雁声:“是他自己买的呢?”

    南浔:“……汉纸也是可以有粉红心事的。”

    江雁声:“……”

    南浔:“对了,他有老婆,这颜色可能老婆喜欢啊。”

    江雁声:“不,他老婆不跟他睡了。”

    南浔:“你朋友……”

    江雁声:“不要质疑,就是我一朋友。”

    结束这个话题,江雁声长这么大都没躺过这样红的床,她收起手机,便很嫌弃不再看一眼,走出主卧。

    她还是回到四楼的客房里,习惯性锁门,然后拿了睡衣洗澡,才八点多就躺到了床上,闭上眼前,还看了一下放在抽屉的钥匙在不在。

    九点多,楼下传来了霍修默回到别墅的动静。

    江雁声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快一个小时,还是没睡去,她闭着眼,很快就听到了楼梯的脚步声。

    莫名的,心跳声骤急了起来。

    一秒两秒过去,脚步声在夜里很清晰,停留在了三楼很快消失了。

    江雁声静静的听了会儿,也没听到再有脚步声。

    她轻皱眉,胸口有些发闷,伸手把另一个白色枕头拿了过来,抱在怀里换个姿势继续酝酿睡意。

    “叮”一声。

    就在江雁声迷迷糊糊地快要进入梦乡了,搁在枕头旁边的手机忽然亮起,响了下。

    她睡的浅,一下子被吵醒了。

    江雁声紧闭的长睫毛缓缓睁开,朦胧的视线看向了手机屏幕上来自霍修默发来的消息。

    下一秒,她继续闭上眼睛。

    十分钟过去。

    江雁声满脑子都被霍修默发来的消息给扰的睡不去,她眉心凝起,还是伸手去摸手机。

    屏幕被指尖点亮,一条彩信显示了出来。

    江雁声睁着清亮的眼眸,红唇因为诧异而微张,此时此刻,竟然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