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81章 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睡。
    “六九式,喜欢吗?”

    “……”

    江雁声洁白的小脸上没有表情,直接把彩信的图片删了,回复了一条短信过去:“x骚扰?”

    霍修默直接打电话进来,她没有接,然后又用短信方式一本正经的跟她说:“只是通知你一声,这是让女人绝顶升天的姿势。”

    “……霍先生,你晚上不睡觉就看这个?”

    “是你叫我学习。”

    江雁声:“……”

    懒得搭理这个心理资深的变态老男人,她把手机关机,扔到床头柜上,以免他打电话过来骚扰。

    总之,霍修默冷贵形象在她三观里是颠覆的彻底了,把他晚上躲在卧室里看片的事传谣出去,他会掉粉吧?

    不到两分钟,紧闭的房门被从外面敲响:“叩叩!”

    江雁声纤细的身体侧躺着不动,连眼睫毛都没有颤一下。

    “开门!”

    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带着淡淡的磁性。

    见没动静,又重重的敲了两声门。“我知道你没睡,起来开门。”

    江雁声抬起脸蛋,朝门的方向扬声:“哪个女人收到你发的HS图片,还会给你开门?”

    “江雁声。”

    “你叫我祖宗都没用,今晚不跟你睡。”

    霍修默英俊的脸部轮廓半隐在走廊昏暗的光线里,抬手,又敲了下门:“出来,跟你谈谈支票的事。”

    江雁声才不会轻易就被骗出去,故意不配合:“明天谈吧,我困了。”

    “明天我上班,就现在。”

    未了,霍修默压低声在门外跟她说:“支票少了个零,你没发现?”

    对于他的谎言,江雁声是眼皮都不抬一下的。

    即便她没有去认真核对支票的金额有几个零,也不信蒋先生敢在这方面做功夫。

    霍修默看骗不出来她,语气都沉了几分:“回房睡。”

    江雁声抱着被子不理他。

    客房的钥匙早就被她拿走,反正霍修默又闯不进来,她怕什么?

    就在江雁声自认为占了上风,门外,霍修默大手伸到裤袋里掏出了手机,翻出李秘书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他嗓音沉沉,言简意赅道:“半个小时内,带一个开锁工到别墅。”

    李秘书办事效率还是很快,在霍修默给的半个小时内,十万火急把开锁工带了过来。

    十分钟后,霍修默推开门进去。

    客房内一片漆黑安静。

    他深眸微眯,看到了躺在床上安静的女人。

    江雁声双眸紧紧的闭着,黑色的头发几乎铺满另一边的枕头,被子老实盖过肩头,呼吸很均匀,完全不被外面的噪音给影响。

    就连男人走到了床沿,强烈的视线紧紧的盯着自己,也能表现的很淡定。

    “起来。”

    霍修默挺拔的身形站在床沿,将她被子掀开。

    江雁声纤长的睫毛细微的轻颤,缓缓的睁开眼眸,然后皱起眉心,将被子重新拉了回来。“这几天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睡,都说了不要跟你睡了。”

    她语气带着抱怨,像是真的想一个人睡。

    霍修默英俊的脸孔很不好看,冷嗤道:“刚好,我不习惯一个人睡。”

    “是么?”

    江雁声仰起头,看着他轻问:“这习惯哪个女人给你养成的啊?”

    霍修默眼神盯了她片刻,嗓音沉沉:“江雁声,你想吵架?”

    “……”

    难道他一直觉得她和他和好了么?

    江雁声气笑了。

    “我一不花你钱,二有自己地方住,就算想吵你又能怎么样?”她眯着眼睛说话的模样,有股傲慢从骨子里散发了出来。

    江雁声是有底气的,在这场婚姻里没要霍修默一分好处。

    霍修默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缝隙,显然是动怒的先兆。

    江雁声又抱着被子躺了回去。

    很快,男人修长的大手伸来,直接把她从床上横抱了起来,长腿迈开,朝门外走。

    软的不行,他直接来硬的了。

    江雁声眉心拧紧,挣扎间不免提高了声调:“霍修默,你不知道做多了会死吗?能不能让我歇停几晚?”

    霍修默步伐一顿,停在门口。

    他低首,看着满脸不高兴的女人,她闹,他情绪也跟着被带动的很烦躁:“霍太太,你不知道什么叫夫妻我可以提醒下你。”

    “不需要。”

    “那就闭嘴,跟我回卧室睡。”

    他让她任性几晚,这女人还来越演越烈上,在不收拾脾气都要上天。

    江雁声看着他冷硬的脸部轮廓,鼻尖渐渐有了酸意,一时有点难忍心中那种压抑的闷痛感,很不好受就是了。

    就在霍修默抬脚踹开三楼卧室的房门时,声音也很轻的传来:“你不是跟梁宛儿成双成对的挺开心,何必晚上又来折腾我。”

    霍修默身形倏地一顿,低眸看到了女人洁白的小脸上浮现出了少见的委屈,又在转瞬间恢复了冷淡的表情,就好像是他看错了。

    于是,他低低静静的注视了她好一会,才沉声道:“你要不愿意我碰你就直说,别用宛儿做挡箭牌。”

    江雁声不要他抱了,挣扎着要下来。

    霍修默手臂勒紧她腰肢,一手扣住她的身体,力道丝毫不松。

    不管她怎么挣扎都被他好好抱着,这让江雁声脾气一时上来,就像是愤怒的情绪溢满了皮肤下的每一滴血液,瞬间沸腾了一定的高度,冷下声:“人都在你公司楼底下被有心人拍了照片,我提她一句还冤枉她了?是我给她钱用?是我给她爸还赌债?是我养她全家?”

    霍修默看着她生气的质问自己,心脏徒然一紧,同时却莫名的感到因为她而浮躁的情绪一下子就减退。

    江雁声说完就后悔了,抵在他胸膛前的纤细手指一根根握紧。

    她低下头,让人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在他没出声前便先说:“你说的对,我就是不想你碰我。”

    霍修默听到她这句话,很意外没有生气。

    他抱着她走进房,放到了床沿。

    江雁声屁股刚坐下就想站起来,男人大手放在她肩头往下一压,俯身,强大的气势压迫而。

    “你在怀疑我出轨?”

    在她张口想说话,男人低沉的一句话就把她的声音给卡在了喉咙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