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82章 是你昨晚动了我手机?
    江雁声哑声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愣了几秒钟,便别过脸不想在谈论这个话题。

    她选择逃避。

    或许,这样能让她自我欺骗一段时间,又或许,能让她在无人的时候,自我安慰霍修默是她的丈夫,心身都是她的。

    霍修默深眸微眯,好看的大手捧着她的脸,强迫与她对视。

    他眼神很沉很暗,此刻镌刻下的是她的模样,没有旁人。

    江雁声脸上又一丝的恍惚,耳旁,很快传来了他低沉缓慢且清晰地嗓音:“我没有出轨梁宛儿,也不爱她。”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解释。

    江雁声眼角酸的厉害,深呼吸一口气压抑下想掉眼泪的冲动,她堵在胸口有很多话想说,却又嘴硬说不出口。

    过了半响,她浅抿着唇开口,声音听不出情绪:“你把手机给我。”

    霍修默漆黑的眼眸凝着她,在女人微红的眼角扫过一顿,随即将裤袋里的手机掏出来给她。

    江雁声接过来,打开他的手机。

    指尖触亮了屏幕,一张主屏照片毫无预兆的出现在眼前,让她一时间怔了下,不可置信抬头看他。

    霍修默一张英俊的面庞表情如常,眉头紧皱了起来。

    这让江雁声今晚的怨气消了一大半,她红唇哼了声,点开通讯录,从里面翻出梁宛儿的手机号码。

    就当着男人的面,把号码拉入黑名单。

    删了联系方式谁知道他有没有早就把号码记熟了呢,加入黑名单,她看梁宛儿电话怎么打进来。

    霍修默观察她小脸的表情,低声:“这样就舒服了?”

    江雁声把手机还给他,坦荡荡的点头:“是啊。”

    霍修默连看也没去看手机,往床头一扔,俯身要压她:“这下可以跟我老实睡觉了嗯?”

    江雁声身子被推倒在柔软的被褥上,睁眼看着压下的男人,突然伸手抵住了他胸膛,挑着眉尖:“还有呢。”

    霍修默表情有些阴晴不定,似乎忍了她很久了。

    好在,江雁声下一秒就说了:“我不贪你一分钱,不代表我以后给你生的儿子不要你的钱,霍修默,你再拿钱去养梁宛儿一家,我就去外面包个小白脸。”

    “你敢!”男人脸色发沉。

    江雁声笑得很没心没肺,也不怕他发火:“你花钱养女人,我为什么不能花钱养男人,霍先生,公平点啊。”

    霍修默太阳穴处突突的疼,发现每次不能跟她吵架,这女人活生生气死他的本事渐长的可以。

    “同意吗?”

    江雁声还执着上了,非要他点头说话。

    霍修默尊贵英俊的脸孔难看到已经无法直视,在她没有一分妥协的态度下,紧紧抿着的薄唇溢出了深冷的话:“你趁早死了包养男人的心!”

    江雁声笑了笑,眼底的神色不暖却也不冷了,她纤细的手拍了被褥两下,理所应当的使唤他:“我不喜欢这颜色,换了。”

    霍修默起身,沉着脸去衣帽间。

    身后,女人慢悠悠的声音传来:“对了,你这么喜欢用我相片做手机主屏啊,要我多发几张给你换着用吗?”

    男人挺拔的身形明显一僵,没有回过头。

    ……

    红色的床上用品换成了洁白色的,江雁声也终于安分的躺回了这张床上。

    霍修默洗完澡,披着黑色睡袍从卫生间走出来,他躺上去,伸出手臂把女人搂了过来。

    江雁声细眉轻皱,却没有挣扎。

    抱就抱吧,他手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下半夜。

    霍修默睡醒了一回,他下意识去搂怀里的女人,却发现一空,顿时睡意全无,睁开了紧闭的双目。

    江雁声纤细的身体已经躺到了床侧去,纤细的腰间只盖着背角,小脸睡的不知道有多香了。

    他黑色眼睛注视了一会她纤美的背影,潜意识想就这样睡,同时又觉得怀里没一个女人抱着空荡荡的,最终,还是伸出手臂把她重新抱了回来。

    “热……”

    江雁声迷糊的溢出一个字,她体凉,很怕热。

    霍修默听到她喊热,抬头看了眼空调的温度,也没调整一下,大手拍拍女人的肩头,嗓音在深夜里很慵懒低柔:“别作,快睡。”

    他抱着女人是好睡觉了,被抱的那个却被源源不断传来的体温给热醒。

    江雁声缓缓的睁开了眼,小脸皱的很厉害:“你抱我,你身体起什么反应?”

    霍修默闭着眼,给了她八个大字:“微微一硬,以表尊敬!”

    “……”江雁声

    骚扰得她无法入眠,他还想睡?

    江雁声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没有了半点困顿的睡意,故意跟他聊天:“你很想要孩子吗?”

    “嗯。”

    “有多想?”

    “嗯。”

    “……”

    江雁声觉得他没意思,又被男人强健的手臂抱着不能动,仰头伸手去拿手机刷会微博,搁在旁边那部黑色的手机先亮了屏幕。

    一通电话打了进来,手机铃声响起来。

    江雁声看到手机屏幕上李秘书的来电,视线一转,又看向了抱着她沉睡的男人。

    霍修默双目紧闭,已经是熟睡的状态。

    江雁声也不叫他,让手机响个不停。

    李秘书打了三通电话都没人接,也就没有再打了,发了一条短信进来,一目了然的十个字:“霍总,梁小姐出事了。”

    江雁声讽刺的无声笑了一下。

    白天被车撞,晚上还能被撞第二次?

    她伸手,把霍修默的手机关机。

    ……

    清晨,一大早。

    江雁声睡醒来时,卧室已经只有她一个人。

    昨晚她也记不清是几点睡了,脑袋空空的,睁开眼盯着天花板几分钟,才呼出一口气,掀开被子起床。

    去卫生间洗漱完,大概无业游民做什么都慢悠悠的,去挑了件舒适的棉质长裙穿好,才下楼去吃饭。

    她扶着楼梯走下来,当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十点了还没去公司上班的霍修默,略有些惊讶。

    很快,又看到了李秘书。

    江雁声洁白脸上的表情逐渐开始冷淡,她目不斜视的朝餐厅走去,连招呼都懒得去打。

    下一刻,男人冷漠的嗓音陡然响起:“是你昨晚动了我手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