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83章 不知道啊,先看哪个男人顺眼了
    “是你昨晚动了我手机?”

    江雁声倏尔转身,双眸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眸子,她表面很静,心底却因为他的一句话而微微有些发闷。

    片刻功夫后,她平复好情绪,对霍修默寡淡的笑了笑:“嫌吵,Sorry,昨晚把你手机关机了。”

    霍修默眼睛微眯凝着她,低声:“关机?”

    江雁声挑起浅色的唇角,情绪淡淡的:“是啊,我似乎没有义务喊醒你接电话吧?”

    霍修默英俊淡漠的脸孔没有什么波澜的情绪,只是抿紧了薄唇。

    客厅的气氛逐渐僵持下,在李秘书低咳声中打破:“太太,昨晚我给霍总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半个小时后收到了霍总的短信。”

    江雁声视线一转,双眸定定看向李秘书。

    “短信上吩咐我别管梁小姐的事……”李秘书酝酿着用词,以免踩到了女人的雷点,小心翼翼说道:“霍总今早发现手机上的通话记录跟短信全部被删了。”

    江雁声瞳孔蓦然起了变化,她身侧的细细手指一根根的握紧,她愣怔的几十秒间,才听到自己声音略涩问道:“梁小姐现在是什么情况?”

    李秘书不敢直言是江雁声假传圣旨吩咐他别管梁宛儿,话说的很隐晦:“昨晚梁小姐被未婚夫冯州龙堵在家门口要钱,两人拉扯间,梁小姐受了一些皮外伤,最后邻居报警才把人赶走。”

    江雁声一向就事论事,她听了起码内心的负罪感减少了许些,她点头,然后视线重新放在了霍修默身上:“下次我不会再动你手机,抱歉。”

    霍修默盯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从迷茫到紧张,最后听到梁宛儿没事,整个人又像是松了一口气。

    让他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是占有欲作祟,还是真的在乎他?

    现在听到她会开口道歉,而不是狡辩自己的行为,讶异间不免重新去审视她。

    江雁声低垂下眼眸,静静的避开他的目光。

    过了一分钟,才轻声对霍修默说道:“等会我跟你一起去看梁小姐。”

    医院里。

    梁宛儿胳臂膝盖都被擦伤,涂了红药水,又穿着短袖短裤的缘故,显得很伤口一大片很狰狞。

    她听到门口有动静,抬起头看到了西装革履的霍修默和穿着一袭白色裙子过来的江雁声,一脸委屈又恨的想咬牙。

    “修默,我现在不想看到她。”

    梁宛儿第一次用这样任性的姿态跟霍修默说话,她红着眼,心里积攒了多时的委屈就快憋不住了。

    江雁声也不管身边霍修默是什么反应,她走进来,将水果篮放在茶几上。

    对于梁宛儿这样毫不掩饰的愤恨眼神,她很平静道:“诚意也送到了,你不欢迎那我们夫妻走好了。”

    梁宛儿听到她走就算了,还要把霍修默一起带走,顿时慌了:“不是……”

    她欲言又止,想让霍修默好好陪她。

    江雁声早就看透了梁宛儿那点掩藏不好的心思,唇线轻勾,说道:“我看梁小姐生龙活虎的,一点也不像传说中身弱无力的样子。”

    “你还说!”

    梁宛儿越被她说的就越恼火,情绪更加不能淡定,她都知道,为什么会打不通霍修默的电话,为什么李秘书不派人过来救她。

    是江雁声从中阻拦的,这个恶毒的女人恨不得她去死。

    “好了我不说,万一哭了我可是没霍先生会哄人的。”江雁声表面上皮笑肉不笑的,不再跟她多说一句废话,也没走,静静的看向壁上的油画。

    霍修默因为她似讽的一句话,眉头轻皱了下,视线一直盯着江雁声。

    梁宛儿见状,心底越发的不甘心了,见江雁声故意在场,而她便得不到霍修默的一分关注,顿时间在这种复杂纠结的情绪影响下,咬紧了牙,心里想这都是江雁声逼她走到这步的。

    “修默。”梁宛儿看着面容清漠的男人,鼓起勇气把话说出口:“不知道你听说过江雁声十八岁就跟男人同居的事没?”

    病房的气氛瞬间就降到了一个低点,江雁声蓦地抬起头,黑漆漆的眼睛里冷淡的没有一丝温度,盯着梁宛儿。

    而霍修默深色的眸子略有些阴沉不定,对于这番话,他表面上神色淡漠,可看梁宛儿的眼神却不是怎么回事。

    梁宛儿被两人同时盯着,有些心慌。

    “我……”她脑袋轰轰的特别乱,话一时冲动说出口,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那男人姓姬,这事我也是……”

    “梁宛儿。”

    江雁声出声打断她的话,眉梢透着冷意:“你再说一个字试试!”

    “我……”梁宛儿紧张得手心直冒冷汗,她不惧怕江雁声的警告,而是霍修默的态度。

    见他没有让她往下说的意思,也不敢说了。

    江雁声看着她唯唯诺诺的样子,笑了笑:“梁小姐小道消息不少,看来我没坐实了都浪费了你们的用心良苦了。”

    说着,男人一道深沉的目光立即落在她身上。

    霍修默语气很是淡漠,同时也透着一股强势压在人心头的气势:“你还想找谁坐实?”

    “不知道啊,先看哪个男人顺眼了再说吧。”江雁声挺直着背脊,笑得略有些僵硬,却又装的很无所谓。

    霍修默盯着她,长腿朝她迈进了一步。

    江雁声踩着高跟鞋下意识的小步后退,便听到他沉声在质问:“你在怕什么?”

    “我怕?”

    江雁声就像被说中了心思,连笑容都没了:“谁知道梁小姐今天说我跟男人同居,明天会不会说我连孩子都生了几个了。”

    梁宛儿听了就沉不住气了,这句话说的她好像诬陷了江雁声一样,顿时握紧了拳头,咬牙逼问:“你敢当着修默的面发誓你没有?”

    江雁声没去看梁宛儿,眼眸冷静地看着男人,问他:“你要听吗?”

    霍修默眸子敛着眸子的神色,胸膛内有种莫名的情绪陡然就弥漫开,他紧皱眉头,伸出修长的大手去拽她的手腕:“这事我们回去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