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85章 主人格讨人喜欢,还是第二人格?
    “那你喜欢我?还是更喜欢另一个我多一些?”

    江雁声突然支起身朝男人靠近,满头乌黑秀发披散在肩头,衬得一张醉色的清丽小脸添了几分无辜之色。

    姬温纶与她静静的对视了三秒钟,眸子低垂,纤长的睫毛遮去他眼底的微光。

    “嗯?”

    江雁声酒醉后,对某件事就开始执着上了:“你告诉我,是我主人格讨人喜欢,还是第二人格?”

    姬温纶沉默片刻,薄唇微启:“你坏一点可头脑清醒,也爱恨分明,长相柔美却不会圣母也没有傻白甜,她完全是惊艳霸气的类型,你们各有特色……”

    江雁声算他说的中肯,小脸满意的点头:“所以你喜欢哪个?”

    “……”姬温纶。

    他直直地望着她,好像慢慢涌起了柔情在眼中,薄唇吐出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喜欢你,你会接受吗?”

    江雁声倏地睁大了眼眸,没有任何酒醉之意的看着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

    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突然她先笑场了:“少来,别想用爱情治疗我,这招先前不管用,现在我有了爱人后,更不可能有作用。”

    姬温纶被她揭破了心思,眉目间溢出一分半分尴尬。

    “喝你的酒。”

    ……

    喝到很晚,江雁声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便提出要回去。

    姬温纶看着她一身酒气,神态几分不认同:“手机给我。”

    江雁声酒意散了一大半,猜到他要做什么,轻轻摇头:“我是想回公寓住,跟他一碰面就吵。”

    “不想吵,为什么不说清楚?”姬温纶一脸无法理解她的思维逻辑。

    “呵,你还是担心自己吧,千万要藏好啊……”江雁声潜意识回避这个话题,在离开这里前好心叮嘱他:“霍修默会把你当成奸夫剁了,小心点。”

    姬温纶眼眸微流转:“那你还来找我喝酒?”

    “唔,霍修默真发现你的话……刚好转移他的怒气到你身上啊。”江雁声想了想,笑的很没心没肺。

    “你这副模样能回得去?”

    “打个车啊,我又没开车来的。”

    江雁声不要他好心送,比起怕姬温纶被霍修默给剁了,她更不想自己有心理疾病这件事公布于众,被身边的家人好友知道。

    她步伐略虚浮的走出富人区,站了一会儿,也没拦到出租车,最后干脆走了百来米的距离,去坐公交车回家。

    一路上,在江雁声上车后,都有一辆白色的卡宴跟着。

    她头脑晕晕,找了靠窗的位子便闭上眼睛,想养神休息片刻,突然,不知过了多久,公交车停驶了下来,司机叫她下车。

    ……

    “姑娘,前面是找你的吧?”

    司机指向了前方路口,有一群黑衣人把马路上行驶的车流,一辆辆拦下来检查。

    江雁声睁开了纤长的眼睫毛,微微有些迷茫。

    “前面,有个姓霍的男人老婆跑了,现在派人全城扫雷式的找。”司机跟她说了情况,又指了指黑衣人手举着的一张女人的海报。

    江雁声视线一看过去,酒意瞬间清醒过来。

    她看着外面举着她照片游街示众的黑衣人,小脸上的神色从恍惚到了面无表情起来。

    “姑娘,我公交车是开不过去了。”司机好心劝她下车。

    江雁声指尖揉了揉眉心,将心底烦躁的情绪都平复下去,才一脸平静的下车。

    她站在街道旁吹了会冷风,很快就被黑衣人注意到。

    ……

    都景苑。

    江雁声被一群黑衣人护送回来,她走进客厅,就看到了霍修默坐在沙发上,棱角分明的英俊五官显得冷漠无情,他长指夹着一根烟抽,薄唇吐出白色的烟雾。

    她一句话都没说,便上楼。

    霍修默掀起眼皮,紧紧盯着女人纤细的身影,修长的大手按在沙发扶手上,指骨绷得泛白。

    江雁声不知道自己无意识又惹了男人一回,她已经尽量的听姬温纶劝导,控制自己的情绪跟心态。

    所以不想霍修默吵,不如就什么话都别说。

    她上楼后,便把睡衣拿来,走到卫生间洗澡。

    江雁声把一身酒气的衣服脱了,打开热水冲洗肌肤,刚准备要抹上泡沫,卫生间关紧的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

    身高腿长的男人大步走进来,反手砰一声,把门反锁。

    这让江雁声心底一慌,用手臂遮挡自己洁白的身体,呵斥他:“你做什么。”

    霍修默先没有逼近,幽沉的眼眸盯着她:“去了哪?”

    他一身西装穿在身,她却脱的什么都不剩下,这让她很没有安全感,想伸出一只手把浴巾拿来。

    霍修默先洞察到她的意图,大手将白色浴巾扯了过来,没有给她,沉声重复问:“去了什么地方?跟谁喝酒?”

    江雁声没法这样跟他交流,洁白精致的小脸皱了起来:“就允许你跟姓梁的在一起聊天?就不予许我找个朋友喝酒吗?”

    “哪个女人会像你这样喝酒到半夜?自己丈夫电话拒接还跟我玩关机?”

    霍修默高大的身躯朝她逼近,直到把她逼到了墙壁。

    江雁声因为扑面袭来的压迫感,脑中的神经紧紧的开始绷起来,当她纤美裸露快贴到墙壁上,突然男人的修长大手先一步贴在墙上。

    下一刻。

    她的后背,顺势靠在了他的手掌上,传来的热度引起了她肌肤一阵发烫,与墙壁散发的凉意截然相反。

    “墙上凉。”

    霍修默薄唇吐出这三个字时,没有什么表情。

    江雁声一颗心却心跳的特别错乱,略有些不自然。

    她脑袋微微后仰,看着他:“你把我游街示众了一晚上,我都没有跟你算账,你还好意思发火?”

    霍修默一边手掌摸了摸她肌肤,然后将浴巾给她包上,一边淡漠冰冷地问;“是我让你不接电话?”

    江雁声咬着红唇,在心底默念不要跟他吵架,不要跟他生气。

    霍修默显然是不打算放过她,薄唇的那抹弧度漠漠的阴暗:“看来你交友满天下,上次去南浔家,这次还学会换一个人喝酒。”

    江雁声别过脸,湿漉漉的黑色头发衬得她的脸色略带着许些的苍白,不管他怎么阴阳怪气的讽刺,都不解释。

    霍修默面无表情逐渐变了脸色,含着怒火低低地问:“江雁声,今晚你不交代清楚,信不信我把你往死里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