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91章 这么小,她没成年就跟了他?
    第二天,一大中午。

    梁诚坤一接到消息就订了飞机票赶过来,到医院后,梁宛儿也被抢救了过来,现在引发高烧还没有醒来。

    他看着病房里躺着一动不动的女儿,手激烈地抖动起来,对霍修默一连指责:“我女儿好好的过来找你,你就是让她这样被人施暴?传出去,她以后要怎么嫁人啊。”

    霍修默冷峻的五官神色淡漠,对于梁诚坤的哭嚎责怪,半响,他开腔道:“这件事不会有人知道。”

    梁诚坤双目冲血,气得拔高的声调:“那也不能当做没有发生过,我女儿才二十几岁,她,她平时那么乖,怎么受得了。”

    李秘书在一旁听了,皱眉:“梁先生,霍总一开始也不知道梁小姐会跑到美国来找他。”

    这事,也不能赖在霍总身上吧?昨晚可是因为梁小姐这一出,霍总把回国找太太过生日的事都耽搁下了。

    梁诚坤骤然怒气横烧,转过头,盯着李秘书:“你算什么东西?我女儿没来美国找他,会遭遇这种事?分明就是你们没有保护好她。”

    李秘书跟梁家没少打交道,平时梁诚坤拿霍总的钱,表面上都和和气气,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不讲理的一面。

    他突然想,太太要在这了,梁诚坤还能冲?

    不管梁诚坤怎么咆哮发火,霍修默的情绪仿佛都没有被激怒半分,他低首,看了眼腕表时间:“我有点事,宛儿交给你,有事打电话给李秘书。”

    说完,也不看梁诚坤脸色青了起来,便离开医院。

    李秘书跟着走,他心里想梁诚坤甩什么脸色,还把自己当成霍总的岳父了不成?

    ……

    梁宛儿被打了一巴掌,疼醒的。

    她睁开带着血丝的眼睛,小脸一片惨白,看到了站在床沿的梁诚坤,声音吃力:“爸,修默呢?”

    梁诚坤看着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双目蹦出一丝怒意:“你被别的男人碰了,他留下来干嘛。”

    梁宛儿伤心了一整晚,现在还要被父亲冷声的讽刺,瞬间痛楚涔涔。

    “爸,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梁诚坤脸色沉得厉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老子花钱让你出国是搞定霍修默,你没陪他睡,便宜了谁?”

    梁宛儿心头一紧,她落泪摇头:“爸,我不知道……爸你别再问了。”

    梁诚坤呸了一声,想了想,又很不甘心。

    这些年没少受到霍修默给的好处,做生意有他帮衬一把,欠下赌债有他收拾烂摊子,早就习惯了这样生活方式。

    现在梁诚坤一想到以后霍修默不给他钱花,女儿又不争气,他受不了没钱赌博的日子。

    梁诚坤心里念头一起,对梁宛儿说:“这事霍修默要负全部责任,没他你也不会遭罪,他要不收了你,你让他给你找个有钱男人嫁了。”

    梁宛儿闭着眼,哭的绝望,她现在还有什么脸面去嫁人?

    宛城,下午三点。

    江雁声开车出门,来到了和裴潆约定的咖啡厅,停好车进去,就看到了裴潆气质高贵美丽的坐在卡座上。

    她穿着一件淑女的白色长裙,黑直长发披散在肩头,绝美的容颜画着精致的淡妆,眼圈却有些微微的泛红。

    “你来了。”裴潆对她挤出了一抹牵强的笑容,很努力控制住情绪。

    江雁声面上浮现几许迷茫,一边坐下一边问她:“你怎么了?”

    早上跟她约定时间,还好好的啊。

    裴潆清致的眉眼间很黯淡,她现在的心情很乱,可能是江雁声的声音轻柔的缘故,天生就很容易让人去信赖,她艰涩道:“斯穆森出轨了。”

    江雁声微微眯起眼,红唇轻启:“不是吧?”

    裴潆提起这事,心口就传来了一阵窒息的痛苦感觉:“一个小时前,有个很年轻的女孩来找我,她说她怀孕了。”

    江雁声不好说斯穆森什么,那男人一看就是不好对付的,何况她和裴潆的关系,也帮她做不了主,只能先问:“斯穆森知道这事吗?”

    裴潆抽了一张纸巾擦眼泪,她现在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知道。”

    那女孩一找来,她就乱了神了。

    “那你准备怎么安顿她?”

    裴潆还是摇头:“我不知道。”

    江雁声无言看着这个被保护的太好的女人,裴潆恐怕从小到大就被宠成公主,她性子又软,没遇上什么过不去的事。

    如今要她去面对丈夫出轨,小三怀孕的事也不容易。

    裴潆眼睫毛还挂着泪珠,她不敢跑回娘家说,妈妈只会让她跟斯穆森好好过日子,每次吵架都是让她别待在家里,回自己家。

    “雁声,我……”裴潆此时没了主见,只能问她:“我该怎么办?”

    江雁声还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她见裴潆强忍着哭泣的模样,大概天底下没有女人能不同情这样一个美丽纯良的女子。

    “那女孩怀上,她找你目的是什么?”

    裴潆说:“她不敢跟父母说,只好来找我。”

    “……”

    江雁声问她:“你想要这个孩子?”

    裴潆摇头,露出苦笑:“我不想的,可是斯穆森……”

    江雁声懂她的意思,像斯穆森这样心机深的男人,他在外面玩十个八个女人,只要他不想被妻子抓到,恐怕都能瞒的死死。

    同样的,他要不想要孩子,怎么会让别的女人有机会怀上?

    “你去把女孩约出来,我们谈一谈。”

    “好。”

    半个小时后。

    一个叫纪思来年轻女孩出现在咖啡厅,她年纪真的很小,身形也格外小巧,扎着干净的马尾辫,看上去清秀可人。

    江雁声问她:“满十八岁了?”

    纪思来双膝并拢坐着,表情羞怯:“上个月刚满。”

    裴潆脸色苍白了几分,这么小,她没成年就跟了斯穆森?

    比起裴潆心思乱成一团,事情不是发生在江雁声身上,她能保持足够冷静的情绪,先了解情况:“你和斯穆森是怎么认识的?”

    纪思来抬头,小心翼翼看了下冷淡着容颜的裴潆,迟疑了会,磕磕巴巴地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