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94章 boss,太太要跟你离婚了!
    周末,下午三点多。

    江雁声被南浔几通电话轰炸着出门,她到茶餐厅门口,就看到了有人冲她一个劲的招手。

    “声声,这。”

    南浔一路小跑过来,她先打量了江雁声的这身装扮,穿着一件墨绿的束腰长裙,很挑人皮肤的颜色,长发卷成了大弧度披在肩头,口红艳丽,脚上在踩着细长的高跟鞋。

    完美,简直百分之百符合她对妖艳贱货的印象。

    江雁声问她:“你真能套路你的相亲对象?”

    南浔朝她轻眨了一下眼:“我都打探好了,跟我相亲的李先生就好清汤寡水的女人,最不喜欢太艳的女人。”

    “哦。”

    “你的出现,衬托我的纯啊,这叫视觉上的反差。”南浔挽着她的手走进茶餐厅,在卡座坐下来。

    十分钟后,有一个戴着金色眼镜框的男士出现,一看这严谨禁欲的气质,就知道南浔口中的李先生了。

    接下来,对方都先自我介绍熟悉一下。

    江雁声静静地坐了会,见南浔和李先生聊的挺好,她抿了抿茶,找了借口去上卫生间。

    南浔一副仇嫁女的架势,早就把什么姐妹深情抛到脑后了。

    江雁声找服务生询问了卫生间的方向,拿着包走到走廊,一个女人迎面走来,两人差点撞到了一起。

    “抱……”

    郭佳美歉字卡在口中,当抬头看到是谁,脸色微微变了。

    江雁声扶墙站稳,一身艳丽打扮,加上红色的口红,让人一时都不敢认她。

    私下她偏爱柔美气质的穿着,郭佳美学的有模有样的,很少会看到江雁声不工作的时候,还穿成这样。

    郭佳美对她这样打扮又有点熟悉感,想了想,似乎每次都是在江雁声一脸杀气,完全像变了个人的时候,早两年吧,在澳门赌场上看过两次。

    江雁声看了下眼前这个惊讶的女人,不想说什么,抬步朝前走。

    这时,郭佳美才反应过来,尖声叫住她:“江雁声,你给我站住。”

    江雁声根本不把她当一回事,走进了卫生间。

    郭佳美踩着高跟鞋跟上来,气不过这个女人无视自己的态度,明明把她害成这样,还能傲慢的不可一世?

    她把门一甩,刚要说话。

    江雁声站在洗手台上,眼睫毛没有颤一下,声音淡淡:“这里没有摄像头,别逼我对你动手。”

    郭佳美吓着了似的,还真愣了下。

    江雁声拧开水龙头洗手,安静的卫生间里只有哗啦啦的流水声在响。

    “你还有闲工夫出来喝下午茶?”

    郭佳美跟她刻意的保持一段距离,眼底划过了恶毒的冷笑,她以前在江家没少被江雁声收拾,却又极其爱去惹她底线。

    见江雁声继续洗手没理自己,郭佳美指甲掐紧手心,咬牙挤出了讽刺的话:“梁宛儿在美国陪了霍修默出差一个月,她好像怀孕了,你知道吗?”

    江雁声动作一顿,静静地看着冰凉的水从指间流淌过。

    郭佳美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心里不知道多痛快就是了:“一男一女在国外单独相处,在旧的情都会复燃吧?”

    江雁声面上看不出来表情,将水龙头拧紧。

    没了水声,卫生间更安静了。

    郭佳美看没气到她,故意变本加厉的说:“梁宛儿跟我说,霍修默生日,她特意去美国给他庆生呢,两人就是在那晚……”

    江雁声突然抬起头,撼人的眼神盯着她。

    郭佳美声音莫名的卡住了,有种江雁声看她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样。

    “我,我没骗你。”

    惹人的是她,经不住吓的也是她。

    郭佳美掏出手机,给她看聊天记录:“是梁宛儿说的,她和霍修默发生了关系,好像第一次还被霍修默伤到了,出院了。”

    江雁声没有去看她手机屏幕,漆黑的眼珠子直直的盯着她,开口说的话没有情绪:“为什么每次都要来惹我呢?”

    郭佳美张了张口,她就是天生看不惯一出生就有钱有地位的富家小姐,凭什么都是女孩,差距就这么大?

    江雁声踩着尖细的高跟鞋,迈步朝她走近一步,问道:“为什么呢?”

    “你,你别过来。”郭佳美吓的后退,戒备地看了看江雁声,然后就朝门口跑。

    那慌乱劲,深怕被追上给杀了。

    江雁声神色寡淡的站在原地,她没追上去。

    半响,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表面多镇定,心底就多愤怒,此刻她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那起包砸向了洗手台。

    哐!

    光洁的镜子碎裂一地。

    ……

    十分钟后。

    江雁声回到卡座上,她只看见了南浔一个人,坐下来后,脸上挂着淡淡的表情,问道:“人呢?”

    南浔一脸绝望:“走了。”

    “你不是很满意吗?”

    “别提了,你去上卫生间后,他竟然跟我说我按照一百分算,能给我打六分,因为不喜欢我的口音。”

    南浔一口闷完咖啡,心情很复杂啊:“这都是什么鬼,还讲用户体验?”

    江雁声白皙的手端起茶杯浅抿了一口,没安慰南浔,过了片刻,没有什么情绪的声音从红唇溢出:“我一朋友老公出轨了,你说她是该先弄死男人,还是该先弄死小三?”

    南浔愣住,抬头看她。

    “不是我。”江雁声没有抬起眼睫。

    “哦,我也没说是你。”南浔点头,说:“你一朋友嘛。”

    江雁声视线静静的看着杯子里晃荡的水纹,喃喃低语:“罪恶的根本在于男人,先弄死他吧。”

    从咖啡厅出来,南浔没相亲成功只好打道回府,江雁声独自开车行驶了一段路,找了个街道旁停下来。

    她拿过手机,拨打了李秘书的电话。

    嘟嘟了几声,很快就被接通:“太太?”

    江雁声不想废话,简单明了说:“你转告霍修默,明天早上十点民政局见,准备好离婚的证件。”

    “啊?”李秘书不等问什么,就被掐断了电话。

    他一脸迷茫,手上拉着行李箱,还正在跟在霍总的身后,从宛城的机场口出来。

    霍修默听到了什么,淡漠视线望过来。

    李秘书愣了愣说:“霍总,太太要跟你离婚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