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98章 回家上个床,哄我几下就好了吗?
    霍修默淡漠的五官神色沉了下来,眼神定定看着她。

    江雁声勾唇笑了笑,言归正传道:“除了跟你狼狈为奸的李秘书,还有谁知道堂堂已婚的霍大总裁金屋藏娇呢?”

    霍修默嗓音也沉:“我回去给你一个解释。”

    江雁声脸上的笑容逐渐淡了下来,她也没挣脱他的大手,视线一转,看向了这段时间病弱不少的梁宛儿。

    刚才那句离婚,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呢。

    梁宛儿害怕,冲着男人求助:“修默,她要打我。”

    霍修默听了无动于衷,从江雁声出现的一刻开始,他深沉的目光就注视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没有在移开。

    这让梁宛儿愤恨的要死,连眼神也出卖了她。

    卧室死寂一片,最后还是江雁声轻轻袅袅的轻笑出声,看似在笑,却又没有笑到骨子里。

    “梁小姐臆想的功力让我甘拜下风,我还没这方面意图就喊起来了,万一哪天我真打了,你且不是要抱着我男人哭?”

    梁宛儿憋红了脸,被讽刺得哑口无言。

    江雁声懒得跟这个女人浪费口水,一转眼间,她脸上连笑也没了,对身边的男人说:“你忘了答应我什么了吧?”

    霍修默皱眉,低声重复:“先跟我回家说。”

    “回家上个床,哄我几下就好了吗?”

    江雁声情绪上尽管看起来没有明显的波动,内心早就在来的路上气个半死。

    真有他的,一口答应不再给梁家钱,私底下却用别墅供着梁宛儿这个女人。

    霍修默多少知道她脾气,你现在越哄就越来劲,他干脆伸出手臂将她打横抱了起来,直径迈步走出去。

    江雁声微微睁大眼眸,不可置信他敢这样。

    “霍修默!”

    男人薄唇抿紧了一条线,不去看她尖叫。

    江雁声气的扬手朝他脸扇去,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亮急了。

    霍修默步伐倏地停在楼梯上,低头,盯着怀里的女人,声音沉怒:“江雁声,谁教你这样对自己丈夫动手。”

    “江雁声,你敢打他!”

    梁宛儿一道尖细的叫声也同时在楼梯口响起,她连鞋子都没有穿就跟着跑了出来,刚才发生的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她急了跑下楼,冲着江雁声叫:“你怎么能打他,怎么能!”

    江雁声冷着脸,她被男人抱着没办法下来,不然连这个对自己尖叫的女人一并收拾了。

    而梁宛儿想扑上前,去把江雁声扯下来。

    她起了心思,就被霍修默极其冷漠的语气吓愣住了:“回房间去。”

    “修,修默……”梁宛儿脸色一下变得苍白。

    霍修默额头隐约爆出的青筋狰狞可怖,冷声重复:“别让我说第二遍。”

    梁宛儿唇瓣都在颤抖,在男人冷冽的眼神下,她含着泪上楼,就好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江雁声看了,下一秒,纤长的睫毛掩住她眼底泠泠的光芒,她对怒到极致的男人,冷静着语气说:“你先放我下来。”

    两人僵持了几秒钟,霍修默把她放下地,五官上的神色还是阴鸷的厉害。

    江雁声脚上的高跟鞋站稳,就直径地朝楼上走,叫住了梁宛儿。

    梁宛儿一转过身,小脸就被狠狠甩了一巴掌。

    整栋别墅一片死寂,清脆的响声在空气中久久回荡。

    江雁声唇角扬起少见的傲慢,字字清晰告诉她:“我不仅要打他,我连你都打!”

    梁宛儿左脸上辣辣的疼痛,震惊得呼吸急促,也不敢伸手去摸,一个字都说不上来。

    江雁声眼眸很是平静,声音却压得极冷告诫她:“下次勾引已婚男人时,记得一次就上位,不然被人老婆逮到了,就不是一巴掌能解决的事。”

    说完,也不等梁宛儿缓过神来反击,板着洁白清丽的小脸,走下楼。

    她连霍修默都不看一眼,踩着高跟鞋迈的很快。

    可是在快,也比不上男人一双大长腿。

    霍修默没几步就追上她,脸色同样不好看,英俊的五官上,女人五根细长手指印还在上头。

    走出别墅,江雁声上了李秘书的车。

    “回去。”她声音没有温度。

    李秘书不敢开啊,霍总人还在外头呢。

    霍修默一记冷眼扫过来,他伸手拉开车门,挺拔高大的身躯也坐了上去。

    一路上,车内死寂一片。

    江雁声的怒气从忍无可忍的发泄到了平静得一点都没有了,她脑袋靠在车椅上,安静闭上眼。

    倒是霍修默脸色越发的阴沉,心情更是。

    回到都景苑别墅,车子一停稳了,江雁声就率先下车,抿着红唇一句话都不说。

    霍修默身高腿长的跟在身后,两人上楼,没了外人,他修长的大手朝这个女人伸去。

    还没碰到她,就听见了江雁声语气平静如水的说:“怎么,打你能忍,打到你的心肝宝贝儿就忍不住也要打我了?”

    霍修默怒极冷笑,低声叫她名字:“江雁声!”

    江雁声也不看他脸色,眼眸看着整洁的大床,红唇轻扯两个字:“打啊。”

    霍修默神经被她刺激的紧绷,大手倏地扯过她的肩膀,低头,用力的朝她红唇吻了下去。

    狠狠的,啃咬住她。

    江雁声吃疼,连想要躲避都不被允许,后脑勺就被男人大手扣住了,然后他薄烫的长舌就强行撬开了她的牙关,一时间,男性气息充斥了口腔。

    霍修默双臂强势的把她整个人都抱在了怀里,吻如暴风骤雨般的袭击她,不容得女人一丝抗拒。

    越挣扎就越吻的用力,当男人的大手摸上了她大腿,还想往下的时候,江雁声羞恼的又想扇他耳光。

    这次霍修默不会让她打,他大手擒拿她的手腕,扯着自己的领带,三两下蛮横的就把她给捆绑了起来。

    “霍修默!”

    江雁声心里不知道多委屈,气的眼角发红。

    “今天不把你治服了,还被惯得反了天。”霍修默语气沉沉,拦腰抱起她往大床上一扔。

    他连西服都没有脱,修长的手指将皮带一解,挺拔沉重的身躯压了下来。

    “不要!霍修默,是不是梁宛儿满足不了你,你现在还要拿我身体发泄!”

    江雁声尖叫,声音几乎是崩溃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