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01章 梁宛儿,你会不会感到自己很恶心?
    “你知道?”

    霍夫人心里一惊,不由得有些严肃起来,该不会儿子真的在外面乱搞了女人。

    江雁声这边声音淡淡传来:“她要生的出来你们霍家的长孙,我这个位子,给她。”

    “不是我说声声……”

    霍夫人平时叫着要抱孙子,对于这方面拎的清楚,她可不想以后宝贝亲孙子没个外公家支持,从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女人肚子里爬出来。

    “妈,这事你让你儿子来处理吧,我不过去了。”江雁声不想听什么,她对于梁宛儿这个女人已经激不起自己半点气愤的情绪了。

    挂完霍夫人的电话,江雁声小脸上没有表情,用手机发了条短信给霍修默:“梁宛儿怀着孩子找你妈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发送成功,她直接关机,吃饭。

    一大早,真影响食欲的。

    ……

    霍夫人叫不来儿媳妇,儿子根本不接电话,小两口都是不靠谱的,就把这种事丢给一个老人家来处理啊?

    梁宛儿护着肚子,乖巧坐在沙发上,眼眶红红,有些怯懦的看着一脸复杂表情的霍夫人。

    “伯母……”她声音弱弱。

    霍夫人盯着梁宛儿的肚子看,半天才反应过来:“啊,你说你怀孕了?”

    梁宛儿声音着急:“伯母,我联系不上修默,你能让他回家一趟吗?”

    霍夫人自认为儿子不是那种没有担当的男人,睡了女人用完提裤子就不负责任这种事怎么也不可能是儿子能干的事。

    可是梁宛儿现在分明就像个被渣男抛弃的可怜女人,挺着肚子找男方父母来讨个说法了。

    霍夫人内心很纠结,在她犹豫的时候,霍修默电话打进来了。

    “儿子,还想不想跟声声过了。”平时就算对江雁声诸多嫌弃着不好,关键时刻,霍夫人还是站正妻的立场上。

    霍修默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子冷冽传来:“妈,这事你不用管,我会派李秘书接走她。”

    “修默啊,她说她怀……”

    霍夫人重点关心的是这事,要怀了,打还是不打呢?

    “她有些精神失常,没有怀孕。”

    霍修默一句话,让霍夫人把话卡住了,猛地转头看向低垂着脑袋坐在沙发上的女人。

    像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还有点慌的样子,跟儿子说:“那,那有病感觉去治啊,怪不得声声都不愿意过来。”

    霍修默不愿多说,简单的交代完,便把电话挂断。

    霍夫人一个人愣是举着电话站远点,以免梁宛儿像儿子说的神经失常起来,她还没抱上孙子呢。

    梁宛儿等了又等,也没把霍修默盼来。

    最后,李秘书来了也没用。

    她今天就赖在了霍家,两眼泪汪汪的控诉:“是不是江雁声又把修默给缠住了,不肯他看我?”

    李秘书头有点疼,语气无奈:“梁小姐,你这样我只好喊太太过来了。”

    提起江雁声,梁宛儿心底多少有点恐惧的,上回被她扇了一巴掌,脸肿了两天才消下去。

    她咬紧了发白的唇角,含泪的眼神看向了喝茶的霍夫人。

    霍夫人被她一盯,头皮发麻。

    “修默不要我和孩子了吗?”梁宛儿哽咽的询问。

    她一想到父亲动了让她去医院做手术补膜的心思,然后不嫁冯州龙,就干干净净找个有钱人给嫁了,更无助的只想找霍修默帮她。

    霍夫人放下茶杯,语重心长地劝她:“梁小姐,你先跟李秘书去医院看看病,这事,我们从长计议。”

    梁宛儿摇头,长期压制的情绪崩溃了,双膝猛地跪下来,苦求:“伯母,求求你给我做主啊。”

    霍夫人一脸为难,怎么还来这一出戏啊。

    李秘书默默地移开视线,掏出手机打电话。

    ……

    江雁声上楼躺了会儿,就接到了李秘书的来电,她眼眸半眯,听他在那边语速极快说。

    李秘书解释了一大堆,把霍总重点撇清,最后叹气道:“太太,霍总说了不会见梁小姐,她现在缠上了霍夫人,这怎么办?”

    江雁声轻轻的笑:“找人扔出去就好了啊。”

    “……”李秘书。

    他就说,这事太太来处理最合适不过了。

    江雁声纤长的睫毛下眸色微冷,她慢悠悠的起身,红唇吐出两个字:“等着。”

    霍家。

    一个小时后。

    在梁宛儿凄惨的哭声中,江雁声一袭白裙飘柔柔的来了,她还带了两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来。

    “江雁声!”

    梁宛儿哭红了脸,看到她就咬牙切齿的。

    “去,把她给我塞车上去。”

    江雁声根本没有搭理她,语气淡淡的吩咐两个医生。

    “你做什么……江雁声,你!”梁宛儿通红的眼睛一下睁得很大,挣扎着抗拒医生去触碰她。

    可惜一人始终不敌两人的力气。

    就连李秘书看了,都不敢吭一句。

    还是霍夫人问了:“声声啊,你这是要干嘛?”

    江雁声洁白的脸上淡静的微笑,说道:“妈,我带她去看医生呢。”

    “什么医院?”

    “哦,我们宛城最有名的神经病医院。”

    江雁声轻描淡写的带过,也不在霍家久待,跟霍夫人聊了两句后,便踩着高跟鞋走出大门。

    她上车,李秘书也跟上来。

    “啊!我要找修默!你们放开我!啊!”梁宛儿在车内破声尖叫,竭力的挣扎着要下车。

    江雁声很是平静,笑了声:“叫霍修默就有用了?梁小姐还是十年如一日的天真。”

    梁宛儿双手被绑的死死的,瞪向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无数的恨意:“江雁声,我怀孕了!”

    “知道了。”江雁声扬着清冷的容颜,没有讽刺也没有冷笑,就好像是面对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梁宛儿看她没反应,胸口微微有些发慌,咬字极重:“你真不在乎?江雁声,你根本不爱修默,你只爱他给你的尊贵地位。”

    江雁声转头,眼眸看向满脸愤怒扭曲的女人,红唇轻启:“梁宛儿,你会不会感到自己很恶心?就这么喜欢抢别人用过的男人?”

    “我是真想爱他的。”梁宛儿情绪很激动,绝不允许江雁声这样看轻自己的感情。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