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03章 放心,我会好好养你的
    都景苑别墅。

    佣人们都不知所措,看着太太接了一个孕妇回来住。

    “去整理一间客房出来给梁小姐。”

    江雁声看人的眼神里淡漠到了透明的地步,语气淡淡的,却不容得有人一分拒绝她的话。

    “江雁声,你到底想干嘛。”梁宛儿哭够了,也乖了,可是她的一双眼中却有着无法掩藏的憎恶。

    江雁声眉尖一挑,整张精致到没有缺憾的洁白小脸笑了起来,这样的笑,让她看上去美丽到妖娆,同时又处处透露出了危险的气息。

    她走近一步,气势就逼近一点。

    梁宛儿被完全碾压,又胆怯了起来。

    “你这肚子里可是龙种啊,你说我想干嘛?”江雁声嗤嗤的轻笑,眼眸微眯了起来。

    梁宛儿双手紧张得护着肚子,一双红肿的眼睛因为她的走近,渐渐的瞪大。

    “乖啦。”

    江雁声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肚子,明明很温柔的腔调却让人听了毛骨悚然。“你肚子里的孩子以后也要叫我一声妈,放心,我会好好养你的。”

    梁宛儿怔怔的仰着头看着眼前的女人,如果不是亲耳听到,根本就不会相信这是江雁声能说出来的话。

    怎么会,会轻易就答应养她的孩子。

    “好了,乖乖去房里待着。”江雁声唇角笑意一敛,方才的温柔之意消失的无影无踪。

    楼上。

    主卧空荡荡的,安静一片。

    江雁声推门而入,走到卫生间换下衣服,光着洁白妙曼的身子走到衣帽间,她打开衣柜,当看到了一排排男人精致昂贵的西装,眼底闪烁而过了淡淡的厌恶情绪,砰一声又关上。

    她打开另一个衣柜,从里面挑选了一条暗黑色的性感睡衣,V领口,超短裙摆,穿在身上完美的露出了半个饱满的柔软和一双雪白的大长腿。

    江雁声看了眼镜子前的自己,比起一袭白裙婊气的打扮,这样顺眼多了。

    她走到床沿,掀开被子躺上去。

    不到三秒钟,枕头被子满床的男人气息让江雁声的情绪有些暴躁,眉眼间紧紧的拧了起来。

    她突然坐起身,伸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

    里面有一盒烟和打火机,是平时男人放的,她拿了出来,动作无比熟练的点了根烟抽。

    浓浓的香烟味能让人平复下情绪,迷人地抽着几根后,江雁声手指间夹着燃了半根的烟,站起身走出房门。

    她叫了一名佣人上来,把床单被套都换下来。

    几分钟后,佣人抱着四件套走到门口,对靠着墙抽烟的女人说:“太太,都换好了。”

    “嗯。”江雁声没有笑时,精致的侧脸很冷。

    她将烟蒂捏灭,反手关上门。

    下午四点多。

    霍修默开车回到别墅,他走进客厅,将西装外套搁在沙发手扶上,深沉的视线环绕了一圈,开腔问道:“太太呢?”

    佣人从厨房走出来:“先生,太太在楼上,还有……”

    话没说完,霍修默已经迈着长腿走上楼,推开了主卧紧闭的房门。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睡觉的女人。

    江雁声躺在洁白的床上,双手放在腹部,纯色的黑发和身体上的这件黑色性感睡裙给了视觉造成了强烈的反差。

    霍修默幽深目光,从她修长的大腿慢慢的往上移,最后停留在了微微起伏的胸口处。

    他步伐缓慢,一边扯着领带,一边走过去。

    “嗯。”江雁声轻吟了一声,模糊间感觉有一道黑影朝自己压了下来,还带着熟悉的冷冽气息,拂过了她的脸颊。

    她纤长的睫毛轻颤,缓缓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

    微微仰头,就看到了床沿俯身靠近自己的男人。

    几秒钟的愣怔,让她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霍修默长指轻抚她的眉眼,嘴角勾了的弧度十分温柔:“醒了?”

    江雁声洁白的脸上还有些茫然的表情,她看了看熟悉的卧室,刚要想起身,微微张的红唇就被男人给吻住。

    霍修默的吻浓烈又带着一丝怜惜,呼吸粗喘,像是在克制什么,在她唇角亲了下,性感的低语:“宝贝,例假走了嗯?”

    他极具暗示,大手沿着裙摆摸了进去。

    江雁声反应极大,推开他:“你!”

    她迟钝了一会儿,终于想起了梁宛儿怀孕的事,小脸发冷,眼见着要下床。

    霍修默手臂搂过来,将她重新压回了大床上。

    “霍修默!”

    江雁声心口被他手掌捂着烫热,她急促呼吸,双手拼命的推着他,不要跟他亲密接吻。

    霍修默强健的身躯一动不动,低首,唇舌不断的划过她脸颊上细腻光滑的肌肤,那股激烈的情绪,简直是恨不得将她揉紧了自己的血骨里。

    江雁声看他情绪激动到额际冒起了青筋,这样热情的扑倒她,大概是明白了,自己这身睡衣让霍修默给误会了什么。

    “你……”

    就当男人急切的解开皮带,想进她的身体,江雁声一双修长雪白的腿夹紧了他强健的腰身。

    这让霍修默神色一深,分外迷恋手掌下的触感。

    “你给我松手!”江雁声气急,身上的这件性感透明睡衣被扯乱,露出了一大片肌肤,上头新添的痕迹都是被他用力掐出来的,疼得要命。

    霍修默闻言,大手力道松了几分,却不愿意放开。

    江雁声眼角处微微发红,看着他,心脏微微的发堵,抿着唇质问他:“梁宛儿怀孕了,你到底有没有瞒我?”

    霍修默呼吸还喘着气,掀起一双幽深的眸子盯着她:“就为了这个?”

    “这个不重要吗?”江雁声难忍喉咙上的那种烧灼痛感,连发音都像是很艰难一般。

    她都怀疑,这男人是不是先哄骗稳住自己,然后让外面的女人给他生儿子。

    霍修默语调森冷了几分,也质问她:“把梁宛儿接到家里养胎是你,霍太太,你是装大方给谁看?”

    江雁声眼眸微微睁大,一时半会没从他话里理解过来。

    霍修默大手拍拍她的脸蛋,嗓音低哑:“给我找个情妇和儿子回来,真是好本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