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04章 霍太太,你就不能少折腾你男人?
    “我把梁宛儿接回家养?”

    半天,江雁声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霍修默抵着眼眸,视线紧紧的盯着她恍惚的小脸,薄唇抿出冷笑:“你以为?”

    江雁声心里特别乱,忍不住皱起眉心,轻摇头:“记不清了。”

    霍修默看她有装傻充愣的嫌疑,偏偏还跟你一本正经的,戏都没她会演。

    “你别给我转移话题。”江雁声手指揪着男人的衬衫,没有这么轻易就被他哄骗过去了。

    霍修默看着她微仰的洁白小脸,纤美的脖子下,胸口露出的一大片肌肤极具诱人,故意穿成这样还想跟他谈事?

    他眸色微微的暗沉下去,大手沿着她纤细的腰肢的曲线来回摸着,隔着光滑的布料温度越来越高传达到肌肤上,嗓音低低的溢出喉咙,暧昧的暗示她:“你先把腿张开,我一边做一边跟你说?”

    江雁声一双黑色的眼眸定定看着他,红唇弧度带着轻讽:“霍先生,你年纪大了就觉得小姑娘很好骗是不是?一两句话,就让我腿张开给你上?”

    霍修默眸色一眯,低问她:“在家穿成这样?难道不是等着我回来上?”

    江雁声没好气说:“我这样穿舒服,就喜欢这样穿着睡觉不行吗?”

    “行,以后晚上都这么穿。”

    霍修默话落,倏地大手伸来扣住她的脑袋,朝自己压来,薄唇覆上她的唇瓣,低哑呢喃携带着一丝性感:“你乖,现在先让我爽一回,完事了你想知道什么都好说。”

    江雁声猝不及防就被他摁在了床上,穿的这件性感黑色睡裙布料几乎是透明,好脱的很。

    霍修默大手用力撕拉,就让她一丝不挂。

    忍了一个星期,他早就想碰她了。

    江雁声反抗也没用,双腿倏地被拉开,他作势要挤进来。

    “霍修默!”

    她声音愤怒中带着要命的羞,恨的想咬死这个无耻的男人:“你就知道欺负我,你一边睡着我,一边让梁宛儿怀孕是什么意思。”

    霍修默薄唇辗转的吻着她细密颤抖的睫毛,沿吻下来,唇舌含着她的唇瓣细细吻了一阵,听到她带着哭腔在控诉,动作一顿,抬起了深刻的英俊五官。

    江雁声乌黑的秀发乱乱的披散在枕头上,小脸很干净,眼眶却红了。

    她低声哽咽:“你到底什么意思。”

    霍修默冷着情绪看了她半响,才开腔问:“江雁声,我跟你说过我没有碰过她。”

    “那你还不是说过她没有怀孕!”

    江雁声就问他:“然后呢?我亲自带你养在外面的女人去检查,呵,医生跟我说她怀上了,我是不是要恭喜你当爹了?”

    她胸口起伏,不知道多压抑的难受。

    “当爹?”

    霍修默无声无息的阴沉下了脸色,大手掐住她尖细的下巴,语气冷笑:“你给我生了?”

    江雁声身子在微微的颤抖,被他给气的。

    霍修默就是这种专断无情的男人,宠你的时候就来哄几句,要是不哄了,就连一句好话都不会浪费时间对你说。

    她早该看透了,这样质问下去有什么用?

    只会在霍修默面前变得很可笑,像个怨妇一样。

    江雁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压制下想哭的冲动,咬着红唇说:“是啊,我不给你生你就找外面的女人生,那祝你和梁小姐百年好合,她怀孕了,你不去献殷勤,还压着我做,不怕伤她心?”

    霍修默五官上逐渐淡漠了表情,就连说话也带上了浓重的压迫感:“江雁声,有些话说一两次我就当你吃醋,说多了,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江雁声眼眸静静的看着他,也不怕男人沉了脸,寡淡的笑了笑:“不就是离婚么?现在去民政局把婚离了我完全没意见,放心,我一分财产都不要你的,都留给你养儿子。”

    卧室的气氛从暧昧变成了诡异的死静一片。

    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躯还压在她光洁的身子,彼此肌肤的温度都融入在一起,姿势很暧昧,距离看似很近,实际却很远……

    过了半响,一脸阴沉的男人从她身上起来。

    江雁声胸口莫名的更堵了,她指尖无声的揪紧了被单,颜色发白。

    “拒绝履行妻子义务我会逼你?任性闹什么离婚。”霍修默淡漠至极的嗓音传来。

    他大手将皮带扣好,身形有些冷峻气息。

    江雁声听到这句话,憋了已久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却哭的没有动静。

    霍修默转过身,就看到她在倔强的哭着。

    这幕,就好像心脏有块地方为她崩塌了,从来没有过的这种感觉,他眉目间的阴鸷逐渐淡去,最终有些无可奈何的叹息了一声。

    “真拿你没办法。”

    现在还知道要哭了,本事是越来越厉害了,一掉了眼泪就把他治得死死的。

    霍修默伸出手臂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修长的手指拂去她眼角溢出的泪珠,低沉的男声携带上了某种柔质的意味:“要吵架的是你,吵不赢就跟我哭鼻子,霍太太,你就不能少折腾一点你男人?”

    江雁声懒得理他,也不推开他,眼泪掉的越凶,哭的一脸通红。

    “还哭?”他脸上神色不好看,语气却不似先前冷冽。

    江雁声哭哑了嗓子,只说出两个字:“你滚!”

    霍修默抿紧了薄唇,低低看了她几秒钟,真的把她放在床沿,迈步要走出去。

    江雁声看着男人淡漠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霍修默!你敢走。”

    霍修默停顿片刻,才缓缓的转身,眸色盯紧了她:“要不要抱?”

    江雁声被泪水模糊了视线,只看得清他五官的轮廓,冷冽中透着清漠的气息。

    她哽咽了几秒钟,满心的委屈就好像找到了发泄口,怎么都止不住眼泪了,委屈是他给的,哄慰又是要找他要。

    这让她心里别说有多难受了,从红唇吐出一个字:“要。”

    霍修默这才大步走过来,俯身,手臂把这个娇气的女人抱到了怀里,大手把她满是泪痕的小脸擦干净,嗓音低低:“哭够了我们在谈,还想继续哭一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