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05章 安心,你老公还是你的
    江雁声的眼泪渐渐止住了,可是哭红的眼眸却浮肿的厉害,她将脑袋埋在男人的胸膛上,半天都不说话。

    霍修默先放她坐在床上,盖好了被子,只露出了一片光洁的肩头,他走到茶几去倒了杯水过来。

    “小口喝。”

    怕她喝急呛到,他低声提醒。

    江雁声也不伸手接,就等着他喂,然后红唇抿着秀气的喝。

    带着凉意的水滑入喉咙,让嗓子好受了点,也不似先前发涩了,就是胸口还堵的慌。

    霍修默把她喝不完的水,一口喝光,玻璃杯被搁在了床头柜上。

    他问:“不哭了?”

    江雁声抿着唇一个字也不说,眼睛红红的。

    霍修默俯身靠近,熟悉男性的气息洒了下来,嗓音低沉,逐字缓慢:“安心,你老公还是你的,别的女人抢不走。”

    江雁声也问他,十分倔强:“梁宛儿肚子里的孩子是去美国找你怀上的,不是你的,李秘书的?”

    说起这事,霍修默不免有些烦心,他伸手去拉开抽屉,想找烟抽。

    结果把烟盒拿出来,却发现里面少了一半的烟。

    霎时间,他骨骼分明的长指捏紧烟盒几分,抬起深眸看着坐在床沿上的女人。

    江雁声被他看了一眼,有些莫名其妙。

    “你偷我烟了?”霍修默语气笃定。

    江雁声怔了下,下意识摇头。

    “撒谎!”他将烟盒往床头柜一搁,大手将她拽近点,俯首吻了下去。

    他湿烫的唇舌强行的撬开她的牙关,霸道的在她口腔内一片扫荡,让江雁声呼吸不过来了,只能被迫的承受他突如其来的吻。

    “唔……”

    霍修默深深的吻了足足有五六分钟,才松开她红肿的唇瓣,低哑道:“有点烟味。”

    江雁声脑袋有些慢半拍,呼吸新鲜空气没几秒钟,男人又重新吻了下来。

    这次深吻还是五六分钟的过程,就像是细细的品尝什么。

    “霍修默……”她眼中有泪光闪动,覆上了一层雾气。

    每次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又会松开她,可是没过几秒钟又会更深更用力的吻下来。

    反反复复的,这叫江雁声不愿意和他接吻了,会有窒息感。

    霍修默额头抵着她光洁的额头,看着满脸潮红的女人,低低哑哑的笑了一声:“嗯,这次没烟味了。”

    江雁声眼眸微微的睁大瞪他,吻了这么多次,就是为了把她嘴里的烟味给吻干净了?

    霍修默把大手伸到被子里去,她一丝不挂的没有穿衣服,好摸的很,长指捏了捏她柔软的腰际:“乖女孩不要去学抽烟,以后不准去偷我烟,嗯?”

    江雁声被他指腹摩擦的,身子微微的颤栗,却在同时被他接下来的一段话又给僵住了。

    “宛儿来美国找我的那晚被歹人欺辱,受到不少刺激,她在医院养伤了一个月,之前没跟你说,是尊重她的隐私。”

    霍修默语速低缓的把事情大概陈述了一遍,细节内容却一笔带过。

    这样恐怖阴暗的事,她不需要知道太多。

    江雁声现在内心说不出的震惊,她细细的牙齿咬着下唇,想了许久,幽幽地问他:“她被强了,你就没有给她吃事后药?”

    霍修默睨了她一眼,薄唇轻扯:“又不是我睡她,我给她吃什么药?”

    虽然说天底下的男人睡女人最怕搞出命来,霍修默却在这方面毫无警觉性。

    有时候都是要江雁声闹了,他才去找套戴。

    江雁声对他这句话,无法反驳。

    她心底的郁气也算消了一大半,手指勾着他衬衫的纽扣玩,一时没有说话。

    霍修默多少是了解她的性子,伸出大手握上她的手,低声问:“不气了?”

    问她时,一双幽深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女人洁白的脸蛋看。

    江雁声抬起了哭肿的眼眸,对视上他的视线。

    半响后,心中叹了声,或许女人就是这样,什么都介意,却又可以妥协。

    她淡淡移开了目光,不再说这件事:“抱我去洗澡,被你亲的黏腻死了。”

    霍修默低笑,五官轮廓看上去柔和了几分,将她手递到薄唇前,吻了一下女人的指尖:“霍太太,要不要考虑做会爱?”

    “不要。”她气哪有这么容易消了。

    “就一会?”霍修默向来爱得寸进尺,见她不闹情绪了,便俯身靠近,借势把她压在了被褥里,细密的吻落了下来。

    江雁声纤细的手被他大手握着,只能缩着身子去躲避着他的吻:“霍修默,你一会就是一两个小时都不会结束,少套路我。”

    霍修默薄烫的手掌摩擦着她细滑光洁的身子,从下到上,似乎很喜欢她发育的很好的柔软,低首,便亲了上去。

    江雁声身子敏感的一颤,咬唇溢出娇媚到骨子里的声音。

    “我不要……”她开始喘了,却理智坚持着。

    霍修默俊逸的下巴紧绷起来,呼吸的炙热气息都洒在她肌肤上,唇舌碾压亲了一阵,他抬起头,幽深的眼神盯着她看:“真不要?”

    江雁声摇头:“不要!”

    “就让我进去几下,嗯?”

    他低哑性感的嗓音,企图去诱导身躯下的这个女人,大手握着她的手去解开自己的衬衫,让她手心摸摸他结实有弹性的胸膛。

    江雁声很清楚,一旦进去了,就不是几下能解决了。

    她牙齿用力咬唇,丝丝的痛楚让她没有那么容易沉迷其中,突然想到什么,她推了推身上的男人,使唤他:“去把手机拿来。”

    霍修默重重的亲了她唇角一下,才起身,伸手把手机拿给她。

    江雁声连忙坐起来,一头乌黑的秀发散乱极了,她用枕头挡住胸前,拨打了家里的座机。

    嘟嘟没两声,楼下佣人接通。

    “去安排一辆车,把梁小姐送回家。”江雁声一句话吩咐完了,便把电话挂断。

    只要她住在别墅的一天,就绝对不允许别的女人住这里。

    江雁声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一转身,就看到霍修默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她心底略微的慌了下,干巴巴的解释:“不是你的种,就没必要养了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