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07章 我老公,一整天听她说了八百遍了!
    霍修默沉重高大的身躯完全笼罩在她上方,带着浓烈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他薄唇有一下没一下的含着她唇瓣吻,低哑的笑声缠绕着他溢出喉结的嗓音:“大宝贝。”

    语罢,他一用力,满手的柔软触感。

    江雁声心口发烫的厉害,喘的就更急促了,纤细的手臂抱住他的头,指尖穿过男人浓硬的黑发:“唔,你们男人都喜欢发育好的?”

    霍修默很诚实告诉她:“乖女孩,平胸的女人,男人是不会爱的。”

    江雁声眯着迷离的眼眸望着男人英俊深刻的脸孔,让人心动不已,她内心涌动了情绪,丝丝缕缕,沉沦着自己仅有的理智。

    “准备好了嗯?”霍修默手指肆意的撩着她敏感的身体,低声暗示了她。

    江雁声知道今晚是推脱不掉了。

    她洁白光滑的身子横躺在床上,紧闭的双腿被男人大手拉开的同时,闭上眼睛,红唇溢出喃喃轻声:“记得把套戴上啊。”

    ……

    公司。

    会议室开会。

    霍修默第三次走神,底下,无一人敢提醒,高管股东都面面相觑着。

    李秘书第三次低咳,提醒:“霍总?”

    “嗯。”霍修默半响后,低应一句。

    他这状态是前所未有的,散会后,率先推开椅子走出去,从裤袋掏出了手机,一边点了根烟,一边拨打电话。

    李秘书就跟在不远处,暗暗竖起耳朵。

    “醒了?”

    霍修默低沉的男音柔的快要腻出水来,还哑声轻笑:“我在工作,忙得没有时间去想你。”

    李秘书偷听到这一句,立即瞄了眼霍总十分英俊的侧脸轮廓,也不知道是用什么表情说出的这话。

    忙到了想你的时间都没有?

    还是把该忙公事的时间,都用来想你啊!

    李秘书这一刻深刻认知到霍总虚伪的一面了,还想偷听点什么,却猝不及防看到霍总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

    霍修默将电话挂断,一手插在裤袋里,薄唇抿着烟抽,眯着眼望着玻璃窗外高楼大厦的景色,脑海中逐渐浮现昨晚暧昧的画面。

    压着江雁声做了三个小时。

    他餍足后,躺在身躯下的女人已经一脸潮红的连呼吸都喘不过来了。

    这刻,男性对女性的征服感一下子达到顶点。

    霍修默强劲的手臂抱着女人光滑汗腻的身子,不停亲吻她的唇角,低哑声声诱哄:“宝贝,叫老公。”

    江雁声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察觉到他浓烈的气息靠近,声音破碎的溢出:“不要了……”

    “乖,叫老公就不弄你。”霍修默薄烫的大手摩擦着她软的不像话的腰肢。

    从来没发现,女人的腰能柔成这样。

    江雁声躲不掉,手臂无助地攀着他肩头,声音又低又柔唤了一句:“老公。”

    女人那要命的娇媚声音,把霍修默叫得身躯直发紧。

    他倏地大手紧扣住她纤细腰肢,俯首,重重的给了她一记深吻:“宝贝,叫修默哥哥。”

    只要他不来一回,叫什么都以他。

    江雁声强撑着困顿的意识,乖得不行,轻眨着迷蒙的眼眸,看着他叫:“修默哥哥。”

    霍修默薄唇噙着低哑的笑,奖励的亲了亲她脸蛋:“你怎么这么乖?嗯?大宝贝。”

    一晚上,他喊宝贝喊上瘾了。

    江雁声纤细的手,讨好的摸摸他英俊的脸庞,嗓音温软:“老公,修默哥哥……霍大总裁,可以睡了吗?”

    她真怕,他恢复体力了会压她再来一次。

    霍修默今晚做爽了,中途她也热情配合的很好,想摆什么姿势,只要在不弄疼她的前提下,都任你玩。

    现在看她很是疲累的模样,深沉的眼底浮现出了几许怜惜,薄唇吻了下她手心,声线低柔:“睡吧。”

    有了他这句话,江雁声终于放心陷入了深睡眠里,她实在累了,从这次才明白了一件事。

    躺着被他弄是叫着累,热情配合着他做,是身体力气耗费的累。

    窗外天色蒙蒙亮,六点不到,霍修默就醒来,满怀的女人香,幽幽勾着心弦,让他又忍不住的压着她做了一回。

    这次,江雁声眯着眼睛轻哼,也不配合,也让他尽兴的弄。

    霍修默爱死了她这副娇媚到了骨子里的模样,一整天都在想着这事,就连烟抽完了也不自知。

    他抬起修长的手指,扯了扯领带,压下身体里的躁意。

    而这时,已经出门赴约的江雁声,殊不知自己被男人念了一上午,她到餐厅,点了杯甜腻的要死的果汁,抿着吸管喝。

    南浔一脸怪异的盯着她看了半天了:“你和你男人好上了?”

    江雁声斜眼,看她:“好上这词是能用我身上吗?”

    “拜托,这种甜到渣的果汁也就恋爱中的女人能喝得下,你没跟霍修默好上,难不成来了第二春?”

    南浔一开始见到江雁声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这死女人,什么时候会穿粉嫩颜色的裙子了?

    江雁声挑了挑眉,指尖把玩着彩色吸管,慢悠悠的说:“是吗?可能是霍修默昨晚把我伺候的很舒服……嗯,今天心情真好。”

    “……”南浔。

    “别,你别这样骚气……还是平时婊气点就好。”

    江雁声心情好不跟她斗嘴,托腮看着玻璃窗外的马路,喃喃的轻笑:“唔,也不知道我老公什么时候下班呐。”

    南浔快听不下去了。

    早知道她是这副发了春的模样,打死都不叫江雁声出门吃饭。

    “我老公。”江雁声红唇溢出轻袅的笑,连喝一杯果汁都能甜蜜成这幅德行。

    南浔也不知道霍修默是用了什么招数把这个小祖宗给哄好了,前阵子,江雁声对什么都是识趣淡淡的,话不少却漫不经心。

    难不成,真是技术高超征服了女人?

    想想,真可怕的。

    吃完饭,江雁声提出要逛街,南浔一时没想太多,就跟去了。

    结果两人到了商场,江雁声直接坐电梯上男装区,她挽着自家经纪人的手,唇角甜蜜的笑意一直挂着:“我老公穿白色的很帅,可惜他衣柜里大部分是深色系列的。”

    我老公……

    这词,南浔一整天听她说了八百遍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