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08章 让我没有心理障碍跟你接吻滚床单啊
    男装区。

    江雁声第一眼就看中了名牌店橱窗里模特身上的银白色西服,尊贵优雅的气质很符合霍修默。

    导购员一看到两个光鲜靓丽的女人,热情地迎接过来:“这些都是本店新上市的新款,请问是给男朋友买吗?”

    江雁声含着笑:“我先生。”

    导购员介绍了几套款式不一的,询问道:“这些您满意吗?”

    江雁声看了看,还是喜欢模特穿的那套西服,出声让导购员拿出来。

    “太太的眼光真好,这套是本店最贵的一件哦。”

    导购员小心翼翼的递给她,做工很精细,布料摸上去手感很好,还是国外顶级服装师手工全定制的。

    南浔瞄了一眼标牌价格,暗暗咂舌。

    “装起来。”江雁声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决定买下来。

    她将卡递给了导购员。

    南浔:“我要是男人,我也爱你。”

    “西装是男人身份的象征,要送,就要送最好的。”

    先前江亚东入账的一亿,够她花销很久了,江雁声只要不去赌博,平时买点奢饰品根本不用考虑会没钱花。

    她买下这套西服,又拉着南浔去别家名牌男装店逛,看中了就买下来。

    到了下午四点多,她才准备回家。

    “下次约啊,他下班七点才到家,我要回去亲手准备晚餐。”江雁声浅笑着,抬手摸摸南浔的脸蛋儿。

    南浔就看着这女人美滋滋上车离开的背影。

    啧啧啧,现在看来江雁声是有她的杀手锏和底线,霍修默恐怕只有投降的份了。

    都景苑。

    江雁声亲手炖的红烧排骨还没好,霍修默就下班到家了。

    他一走进别墅,经过佣人的提醒,就看到厨房方向里,那个系着围裙的清丽女人在忙碌着做菜。

    江雁声正在放作料,刚要转身,猝不及防就被男人从后面抱住,耳旁,传来他低沉浓磁的嗓音:“好香。”

    说完,还用鼻尖用力的蹭了下她脖子。

    江雁声脸颊微微的发红,也不知道这男人指的是她香,还是排骨香。

    霍修默一手臂抱着女人纤细的腰肢,另一只大手握上她拿作料的纤手:“嗯?没想到霍太太还擅长厨艺。”

    江雁声被他握着手也没挣脱出来,表面上淡定说:“做一个女人总要会几道拿手菜的,让你天天吃,也会吃腻啊。”

    霍修默喉间溢出低低的笑声,薄唇吻了她白皙的脖侧一下:“不腻,怎么吃都不腻。”

    江雁声也不知道是她想歪了,还是他暗有所指。

    每句话,都不正经。

    下一刻。

    霍修默故意在她耳垂含了下,低声轻唤:“宝贝。”

    江雁声低垂的眼睫毛轻轻的发颤,就知道不是她乱想了,他本来就不正经极了。

    “今天出门干什么了?”

    霍修默高大的身躯紧紧贴着她纤美的后背,亲昵的姿势也不怕厨房外的佣人看到。

    江雁声略不自然,关了火,转过身面对这个十分英俊的男人,眼中的眸光慢慢变得温柔,轻声说:“跟南浔约去逛街,给你买了新衣服。”

    霍修默深色的眸子微闪,有几分讶异还给他买东西了,薄唇溢出嗓音低沉磁性:“在卧室里?”

    江雁声柔柔嗯了一声。

    霍修默手臂松开她纤细的腰肢,一本正经地说:“我上楼会。”

    江雁声洁白的小脸茫然看着男人长腿迈出了厨房,一听到有新衣服了,都不抱她了?

    二十分钟后,饭好了。

    江雁声将炖好的排骨端上桌子,就看到换了身家居服下楼的男人。

    他步伐清缓走过来,手臂搂上了她腰间:“一桌子都是你做的?”

    “没,我就炒了两个菜。”江雁声唇角微翘,故意这样说。

    霍修默眼底带笑,看着一脸俏皮的女人:“哦?哪两道?我今晚就专门吃你炒的。”

    江雁声被哄开心了,娇嗔了他一声:“油嘴滑舌。”

    用过饭,霍修默也不舍得老婆洗碗收拾,就拉着她上楼,一到主卧关好门,便迫不及待的亲吻她。

    江雁声笑着推他,手心抵着男人结实的胸膛:“先别亲,去把我新买的西服换上看看。”

    霍修默大手扣住她纤细的腰肢压在墙壁上,低首,英俊的脸庞贴着她细腻的脸颊,呼出的温热气息都洒在了肌肤上:“我试过了,很合身。”

    江雁声愣了几秒钟,敢情他那会上楼还试穿上了?

    霍修默大手沿着妙曼的曲线滑到她大腿处,想伸进裙摆,及时就被女人一只手按住了。

    “昨晚做了多久你心里没数?霍大总裁,你别没到中年就肾虚秃顶了啊。”

    江雁声身体有些吃不消他的热情,特别是今早他已经压着她做了一回,算是预支了今晚的。

    霍修默语气略沉:“这些问题你不用担心,六七十年后我照样能弄你。”

    江雁声听了,没忍住笑出声来。

    那他都一百岁了,真别……到时候可能她早就躺进棺材里了,可不想死了还被jiang尸。

    “笑什么?”男人没的做,只好不停的亲她。

    江雁声摇头,这话不能说。

    她纤细的手臂环着男人脖子,低头,含笑的眼眸一直盯着他英俊的五官看:“霍修默,我有没有说过你长得很帅?”

    像霍修默这类能力超群的男人,是对自己相貌不屑一顾,看她肤浅的表现,神色淡漠道:“帅能当饭吃?”

    “好歹能让我没有一点心理障碍跟你接吻滚床单啊。”江雁声伸手摸摸他盛世美颜,喜欢的不行。

    “是吗?”

    男人薄唇微微勾起,声音低缓:“那也没见你现在跟我睡。”

    “……”江雁声。

    她不说了,再说下去听起来他还得委屈上不可。

    “你这个点怎么不去书房办公?我还要洗澡追剧呢。”

    霍修默今晚无心工作,不,应该是一整天心思都不在公司里,他顺着她话往下说:“嗯,也是,我带你去浴室洗澡。”

    “不,不是……”她洗澡也用不着他献殷勤啊。

    霍修默强劲的手臂把她打横抱了起来,没给女人说话机会,便迈步朝浴室方向走去。

    “讨厌,你手指!”

    片刻后。

    女人羞恼娇媚到骨子里的叫声,传了出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