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15章 你还是不要碰我了,药难吃
    江雁声洗的干干净净走出浴室,穿着宽松的长衣裤子,头发还湿漉漉的披在肩头,一下楼,佣人就端着一杯温水和药瓶给她。

    “太太,这是先生吩咐我给你的,他说找医生专门配的药,对女人身体没有副作用,让你别去外面药店乱买药吃。”

    江雁声听了,没说什么话,很平静的接过来,当着佣人的面服用了一片,可是唇角的笑意明显淡了。

    她看着摆在眼前的白色药瓶,心底恼的不是一点点。

    果然,霍修默有句话说对了,男人在床上能谈爱?呵,是一个字都不能信的。

    说什么叫她给他生个儿子,很可以的,上完穿好裤子就给她吃药了,还体贴到专门找医生配的?

    江雁声心底油然升起了一股气愤的情绪,自己找药吃是一回事,他主动给又是另一回事,要是霍修默还在,她都要把这瓶药往他嘴里塞!

    这个臭男人,混蛋!

    江雁声闷着气吃完午饭,上楼,将药瓶往卧室的抽屉一扔,然后霍修默来电话了。

    她看了眼手机,走到阳台的摇椅坐着,情绪淡淡:“喂。”

    “佣人把药给你了?”霍修默一开口就是问避孕的事。

    江雁声丝毫没有降下的火气又被他分分秒秒挑的更高,声音清冷道:“给了,有股味。”

    霍修默静了片刻后,压低声问:“和你以前吃的不一样?”

    江雁声不知道电话那头的男人心虚作祟,她手指把玩着秀发,漫不经心道:“都苦,以后你还是不要碰我了,药难吃,你又不把套戴上做。”

    霍修默听出了她抱怨的语气,戏谑道:“宝贝,我不碰你,以后你不是连女人最基本的幸福都没了?”

    江雁声被他无耻到了,假笑两声:“霍先生你多想了,没有你的日子,我一个人晚上不知道多爽呢。”

    “没有我,你还能爽?”霍修默低沉的语气中透着被隐藏在本质下的雅痞意味:“你手指细的摸摸我的还可以,自己用还是算了嗯。”

    江雁声明明指的不是层面上的意思,她想表达的是可以睡个安稳觉,结果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口中一说出来,全部变味了。

    江雁声看有电话进来,她带着恼意把霍修默的来电挂断,接通了裴潆的。

    “雁声,你在家吗?”

    电话那端传来了女人温柔的声音,听了就舒服,江雁声问她:“嗯,你是有什么事吗?”

    裴潆静了会,关切道:“我之前不是有认识妇科的医生,就是上次那位姓肖的。”

    江雁声记得呢,一出手就把人家女孩劈晕那个。

    她静静的听着下文。

    裴潆酝酿了会用词,说道:“肖莉告诉我有位姓梁的女人被你老公的秘书送来打胎,那,那女人在医院要死要活的,心态完全崩了,好像最后也没打成。”

    江雁声大概是明白了裴潆意思了,霍修默的秘书送梁宛儿去流产,是谁也会先入为主以为孩子是姓霍。

    裴潆怕江雁声私底下还不知道梁宛儿的事,肖莉告诉她后,纠结了很久。

    一方面怕说了影响到江雁声和霍修默的感情,一方面又觉得不说心里过意不去,好像帮着别人一起瞒着她。

    裴潆轻声说:“你要过来……看看吗?”

    江雁声指尖揉着眉心,过了半会,她才出声:“嗯。”

    医院。

    江雁声亲自开车过去,她用手机给裴潆发短信问完几楼层后,便坐电梯直达。

    走廊有些冷清,江雁声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脚步声,她快走到尽头时,抬头一看门框上的挂牌牙科二字,才发现方向走错了。

    刚要往回走,突然听到了医务室传来了男女的笑声。

    江雁声也不知道是处于好奇,还是本能反应,视线透过半掩的门板望了进去。

    医务室里面,设备很齐全整洁,几名护士站在旁边掩嘴偷笑,她们面前的是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

    江雁声视线要往前看,就听到医务室回荡着一阵酥软的女音叫声:“我好疼啊!好疼啊!好疼啊!”

    明显是事先录好的,一疼就按播放键。

    这让一群医生护士憋笑不停,连检查也没办法继续了。

    “徐小姐,您能把手机给我吗?再按下去,这智齿就没办法拔了。”医生忍无可忍了,笑的都手抖不停。

    “医生叔叔,可是我嘴巴张着就没办法喊疼了。”一道和录音如出一辙的女音软软的响起。

    江雁声站在门外,握紧手机的指尖上温度瞬间退去,眼眸紧缩了起来,看着医务室里面的场景。

    随着男医生身形走开,也看清了一个很秀气的女人坐起来,她是那种真正的秀气,五官很精美,皮肤很白,眼睛黑白分明的,看人的眼神不谙世事大于有故事性。

    她身上粉红针织短袖和浅色的纱质长裙躺久了有些皱,正低头伸手轻轻抚平。

    看起来,徐慢慢就是一个被岁月遗忘的女人,她的容貌像是停留在了十年前20岁重伤前时的模样,清纯干净的气质没有半分变化,连笑容都宛如领家的妹妹一样。

    江雁声突然皱起眉心,脑袋传来了很难以忍受的恍惚疼痛感,她身体不稳,差一点就要摔倒在地,好在一双修长白皙的大手及时扶住了她。

    抬起头间,江雁声对视上了徐慕庭温淡的眼眸,心尖猛地一缩紧,连脸上都苍白了几分。

    “修默呢,你身体不舒服?”徐慕庭低首,视线看着她颤抖不停的睫毛,嗓音一贯的闲适。

    江雁声平复下心里的情绪,勉强对他笑了笑:“有点头晕。”

    徐慕庭绅士收回扶住她肩头的手,插在裤袋里,一身儒雅斯文的气质看起来没有一点攻击性的。

    他目光一转,望向了医务室那抹秀丽身影,江雁声清楚见到了男人唇角勾起了很温柔宠溺的弧度。

    “哥哥!”

    徐慢慢看到徐慕庭来了,就跑过来,当她清澈的眼睛看到了另一个陌生的女人,羞怯的停在原地。

    “慢慢,过来。”徐慕庭朝雅致修长的大手抬起,温厚的声音轻声唤着她的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