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17章 没娶老婆前玩了多少女人啊?
    霍修默深不可测的眼底弥漫起了寒凉的色泽,沉声提醒她:“江雁声,你在这样阴阳怪气跟我说话,今晚别吃饭了。”

    “怎么啦?霍先生还想当场强了我?”江雁声单手托腮,眯着漂亮的眼睛打量着男人。

    “你很想试试?”

    “不想。”

    江雁声眉眼微弯,却没有半点想要对他笑的意思:“你床品不行,都说了以后不跟你做了。”

    霍修默薄唇挑起的弧度带着一丝危险:“痴人说梦呢。”

    他话一顿,眸色很深的盯着女人洁白的小脸,未了,吐字清晰道:“今晚就要上你!”

    ——

    吃完饭,江雁声在男人去书房办公前,也躲进了她的小书房写歌。

    九点十分,霍修默有过来敲门一次,见她抱着乐器坐在地毯上,茶几上放满了密密麻麻音符的纸张,是在谱曲的样子,也没出声打扰。

    江雁声一投入音乐里就走不出来了,深夜的时候,她还待在自己小书房里,眼睫毛在脸蛋掩下一片阴影,很认真在弹奏她的新歌调子。

    “妈妈,你唱歌真好听。”

    江雁声红唇轻哼的曲子顿住,耳朵里像是突然听到了自己小时候温软的小奶音。

    而有一道更温柔的声音也出现了。“声声也拥有一副好嗓子,要记得这是老天爷赏口饭吃。”

    “妈妈,爸爸会给声声饭吃,为什么老天爷爷还要赏口饭给声声吃呀?”

    “因为我们声声可爱啊,没有人会不喜欢声声呢。”

    一个穿着白裙的女人,气质脱俗淡雅,却偏偏迷雾环绕下看不清容貌,只记得声音太过的温柔了。

    江雁声恍惚的在想,真的没有人会不喜欢自己吗?

    真是这样,她为什么又要抛下自己离开?

    “江雁声!”

    一道低沉磁性的唤声让江雁声涣散的眼神迅速恢复清明,她愣怔的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半响。

    霍修默早就换了一身浅灰色的家居服,灯光笼罩在他的周身,看上去平时的漠然气息淡去了几分。

    他伸出的大手摸摸她冰凉的脸蛋,指腹又见她眼角处的泪痕擦干净:“哭什么?”

    江雁声下意识去擦眼泪,她哭了吗?

    霍修默皱眉,视线扫了一圈茶几上的纸张,将女人公主抱了起来,温淡的嗓音中透着不可忤逆的强势:“很晚了,去睡觉。”

    江雁声抬起纤细的手臂搂住男人的脖子,双脚没穿鞋,也懒得挣脱下来,脑袋靠在他胸膛前,将心中的情绪压制了下去,才轻声说:“还早吧?”

    “早?”

    霍修默走进卧室,把她放在大床上,然后俯身慢慢的靠近,薄唇都快吻上她了,嗓音压低:“霍太太,现在凌晨快一点了,这时间段你没睡觉的正常情况,都是在被我干,嗯?”

    男人的气息太过浓烈和强势,让江雁声想避都没了勇气,睁着眼眸看着他英俊的五官,想也没想就问他:“霍修默,你欲这么重,没娶老婆前玩了多少女人啊?”

    “又想打听我床史?”男人嗓音低沉溢出薄唇,也在这一刻,低头碾压上了她的唇瓣,温柔有力,又没深吻进去。

    江雁声红唇微张,说话就会触碰到他柔软的薄唇,她脸颊发热,小声的喃喃着:“谁知道以后会不会遇上跟我打招呼的陌生女人,张口就来一句我和你老公很熟,睡了几次了。”

    霍修默眼眸深深的盯着她吃味的模样,半响,磁性的嗓音缠绕着低笑溢出喉间:“你不是说我床品不好吗?”

    “是啊,说不定就是被哪个女人惯出来的。”江雁声刚说完,唇瓣就被他咬了一口,丝丝的疼。

    霍修默轻啄着两下女人的唇瓣,辗转深入的亲密吻她:“宝贝儿,看来你是真忘记了我们第一次嗯?”

    江雁声要记得,当初闹离婚还会处于弱势被动?还会被他一张传单就告上法庭,就轻易的给哄住了?

    她想起来就气,一直觉得自己的身子不明不白就没了,张口故意去咬他。

    霍修默眸色深了一度,大手扣住她的脑袋,长舌强势的撬开她的牙关,在她口腔扫荡缠绕的吻了许久。

    等江雁声双眸迷离,快要窒息的时候,耳旁,听到他低哑极轻的嗓音传来:“第一次要了你的身体,试了几次才成功,又太紧,进去半天动不了。”

    他语气极具暧昧的描述,让江雁声脑袋轰隆炸开般,明明什么都回忆不起来了,却被他挑逗的满脸羞红。

    霍修默沉迷的吻着她脸颊上细腻白皙的肌肤,唇舌碾转着,呼吸出的气息都是滚烫的。

    江雁声突然感觉很口渴,想喝水。

    她眯着眼睛见位于上方的男人开始脱衣服,谈不上抗拒,就是身体有些吃不消这样频繁的做。

    “霍修默……”江雁声溢出的声音都媚到了骨子里。

    霍修默把上衣脱下来扔了出去,胸膛结实的肌肉很迷人,他一边俯身去亲吻她,一边拉着她的小手去解裤带。

    “声声,叫老公。”

    他对她的称呼,倒是每次上床都唤的很动听。

    江雁声还有一丝理智在的,她将手心按在男人腹部,怎么也不肯往下滑,声音带喘道:“我们聊一会。”

    霍修默薄唇勾勒出了危险的低柔弧度,大手捏着她的手腕:“这招现在对我不管用了嗯?哪次聊天你不是故意想找话生气?”

    江雁声见套路不了他,干脆直接说了:“我口渴。”

    霍修默低眸,直直盯着她委屈的小脸,周围气氛温度直上升高,半响功夫后,他从她身上起来,大步走到茶几处倒水。

    江雁声松了一口气,用被子裹住了身子,就好像这样能有多安全感一样。

    “你今晚还跑的了?”

    霍修默倒了杯水走回来,看她跟防什么一样,语句含有深意的说她。

    江雁声完全能从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感觉到,这男人,想上自己。

    她接过了霍修默递上来的水,小口小口喝着,也不说话,就故意拖延时间。

    反而,霍修默在一旁低低静静的看着她,突然想起了一从她手上没收的几件衣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