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18章 我如果被拍了那种照片,该怎么办?
    “保险箱珍藏的性感透明内衣,我记得你还没穿过。”

    男人突然的一句话,让江雁声喝水呛个不轻,表情无辜又讶异。

    霍修默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其中意思很明显了。

    “我不要!”

    江雁声当初为了勾他从美国回来才故意买的,现在肠子都给悔青了,想也不想就拒绝穿。

    “我去拿来。”

    霍修默自动屏蔽了她拒绝的话,大步走出房门,很急切的样子。

    ……

    天蓝色的护士服,大红色的细绳款式,黑色的蕾丝皮带裙装等等,一件件挑出来都性感的让男人流鼻血。

    霍修默选了一会,将护士服扔给她:“先穿这件。”

    上次江雁声发照片到朋友圈,就是这套,一双修长白皙的大腿,都够男人玩一晚上了。

    “霍先生,我是矜持的人儿,你这样就变态了啊。”江雁声慢慢的往旁边移,瞄着了门口想跑。

    霍修默挺拔高大的身躯堵在前面,大手拽住她的手臂往床上一带,又用男性天生的强势镇压她,薄烫的掌心摩擦着她的大腿:“霍太太,穿上这些给我大饱眼福,还是被我上一晚,嗯?自己选。”

    江雁声呼吸微微窒息,强撑着笑容:“我真穿了,恐怕都要被你弄的不要不要的,当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骗呢?”

    霍修默略眯起深眸盯紧她,低声承若:“声声乖,穿上,今晚就不弄你。”

    “我穿了你不弄我,身体憋的住?”江雁声想想还是觉得不靠谱,这纯属是男人的花言巧语。

    到时候穿上了,还不是任由他摆姿势。

    “憋不住我还有左手。”霍修默这话说出口,就没忍住去吻她。

    这脸,打的很响啊。

    江雁声唔了声,被他唇舌堵的严实,挣扎间感觉男人大手在脱她的衣服,又重又烫的喘息声洒在她的唇间:“宝贝儿,我给你拍几张照?”

    在男人一道低哑性感的嗓音里,江雁声快沉沦的意识蓦然间清醒,睁大了眼眸看着霍修默英俊性感的脸庞……

    次日,早上十点。

    安静的卧室一片狼藉,地板上被扔的到处都是女人性感的衣服和几个用过的套,包括一堆纸巾团。

    江雁声浑身酸软的醒来,她眼睛迷糊的才睁开一条缝,就去找手机,翻出南浔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一被接通,就哑着嗓子问:“我如果被拍了那种照片,该怎么办?”

    南浔一脸懵逼:“裸的?”

    江雁声狠咬牙告诉她:“昨晚霍修默那个无耻的王八蛋强迫我穿了几套性感内衣,然后用手机拍了不少照下来。”

    南浔花了好好几秒中才消化这件事,关注道:“全裸的也拍了?”

    江雁声咬字清晰且极重:“拍了!”

    南浔由衷的安慰她:“没事,他还能把自己老婆光着身子的照片公布于众给别的男人看?顶多跟你玩玩小情趣。”

    江雁声气的身子都在发抖,骂死了霍修默八百遍,羞恼道:“他还把我和他的x爱视频给录下来了。”

    南浔这下没话说了,对霍修默是真心佩服。

    静了会,很好奇的问一句:“你老公想搞事情嘛?”

    “他昨晚跟我说,以后再敢跟他闹离婚,闹情绪,分居分房分床睡,就把视频和照片都打上马赛克丢给媒体。”

    江雁声昨晚被霍修默弄的小死了多少回,最后一次的时候,她实在撑不住快昏睡过去了,就听到霍修默咬着她的耳朵说这些话。

    要不是她,实在没了力气都想打死他这个贱人。

    南浔:“你老公很棒哦。”

    “南浔,我该怎么拿回这些?”

    对于江雁声来说,简直就是这辈子的黑历史。

    南浔想了想,说:“你老公手上这些筹码,肯定会藏起来,我觉得你想拿回的可能性不大,不如也给他拍一些,大不了以后互相伤害啊。”

    “他这种厚颜无耻的男人,怎么会怕被我拍,估计还会把自己的短小jj给露出来,让我拍个满意来。”

    江雁声眼底划过了一抹冷意,幽幽的说:“还不如阉了他实在。”

    南浔看这姑娘真是被逼急了,连声安抚:“姐们,那是你老公啊,千万别冲动,出来吃个饭?”

    江雁声情绪冷静了会,才出声:“等我。”

    挂断电话后,她拖着身子去浴室泡了半个小时的热水澡,缓解了酸痛后,才从浴缸爬出来,随便披着浴袍走出来。

    江雁声没脸让佣人来整理卧室,她卷起袖子,亲自把这些内衣和用过的纸巾团扔到了垃圾桶,开了窗户流通空气。

    中午12点,她换好衣服下楼,连午饭都懒得在家吃,就开着车出门了。

    前脚一走,后脚佣人就打电话给了霍修默:“先生,太太没有在家用午饭就出门了,应该是跟人有约。”

    ……

    江雁声出门和南浔约在一家高档的餐厅,她把昨晚写的乐谱也带上了。

    南浔认真看了会,问她:“你休息够了打算复出?”

    “在家闲下去真要给霍修默生儿子了,还不如出来赚点钱呢。”江雁声的声音现在听了还有几分的沙哑妩媚,穿着一袭绯红色长裙,姿势慵懒的靠在桌前,尽显女人的风情味。

    南浔看了摇头,这被男人疼爱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你那是什么眼神?”江雁声一抬眼,刚好看到了。

    南浔脸上的笑容很是意味深长:“霍修默调教女人的本领看来不容轻视啊。”

    江雁声一听就没什么好话。

    “瞧瞧这,把一个走仙女路线的大美人调教成了成熟少妇,我看你这肌肤都快能掐出水来了。”

    南浔一个女人看了江雁声,都有种去占便宜的冲动。

    “你的形容词能不能别这么猥琐?”江雁声很嫌弃她,好嫌弃。

    “你整天屠狗,就不允许我客观的评价你啊?”南浔被虐杀的还不够吗?以前还觉得江雁声是个事业型的女强人,有了x生活后,天天和自己男人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的。

    她之前有种预感,这女人很快就会退圈,给霍修默生孩子去了。

    这事,南浔倒是想现在问江雁声……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