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19章 床上哄我就宝贝儿,下床就江雁声了?
    “你大姨妈还定期来敲门吗?现在肚子里应该没端着一个金贵的小太子吧?”

    南浔目光朝她平坦的肚子扫射去,眯着眼睛打量。

    江雁声笑了,脸上露出了一抹很真诚的笑容:“母凭子贵这种事不合适发生在我身上,哪天我要真怀了,一定是想弄死霍修默,好继承遗产的前提下。”

    “ok,一个月后巴黎那边有场时尚秀在宛城举办,想邀请一位演唱嘉宾,我给你联系上。”

    “大秀?”

    南浔跟她说:“每年巴黎的大秀除了天价的内衣和性感的天使们值得期待,演唱嘉宾也是重头戏,你去开嗓一首,热度就来了。”

    江雁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轻轻嗓子道:“我没问题。”

    用过饭,江雁声准备埋单,却被告知这家餐厅的老板免单,只是想留她一个联系方式。

    在服务员的暗示下,她看到了靠窗坐着一个绅士的男人,大约三十几岁的模样,穿着休闲的蓝色西装,手边还放着杯热茶。

    南浔在旁边提醒:“想睡你。”

    江雁声洁白的脸上笑容还在,将信用卡递给服务员,婉拒之意很明显了。

    服务员过去请示老板,又走回来说:“江小姐,我老板说这顿饭是真诚请你和你朋友的,希望下次有缘再见你可以给他一次认识的机会。”

    江雁声一顿饭还受得起,将卡收回来,姿态大气:“替我谢谢你老板。”

    走出餐厅,南浔摸摸自己小脸蛋:“怎么就不是冲我来呢,看来男人都是喜欢已婚妇女啊。”

    江雁声系好安全带,对她一笑:“美丽的女人魅力是挡不住的,亲爱的,你心底没点数吗?”

    南浔好整以暇的坐好,不正经问她:“宝贝儿,那你怎么不过去聊几句呢?”

    江雁声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回答道:“他秃顶。”

    “what?”

    “我看见了,三十几岁的男人就秃顶了,可怕吗?”

    南浔眯起眼,食指轻摇:“NONONO,宝贝儿,你这就门外汉了,男人秃顶,都是自体对雄性激素反应更敏感,相比正常人来说,他们的欲自然更旺盛,俄罗斯的女人找对象,都喜欢找秃顶的男人。”

    “你很了解嘛?”

    “一般般啦。”

    ……

    江雁声开车把南浔送在工作室楼下,她下车后,问了句:“你回家?”

    “嗯,大秀献唱的事电话联系。”

    江雁声把车窗升上去,她朝姬温纶的别墅方向行驶了一半路程,又突然方向盘一转,改了车道。

    刚才记起每个月第三周,姬温纶都要出国讲学,她过去也没人在。

    晚上,七点十分。

    都景苑的别墅华灯初上,霍修默下班回来,佣人刚好把晚饭端上桌。

    “先生回来了。”

    霍修默换好鞋,就看到了下楼的女人,她刚睡醒的模样,姿态中透着几分淡淡的轻懒之气。

    “吃饭。”他淡漠收回目光,将西服脱下扔在沙发上。

    江雁声也没说什么,慢悠悠的跟上去。

    两人坐在餐桌上,她不太想理这个男人,心底还为了昨晚拍照录视频的事气着呢。

    霍修默脸色从一回家开始就很难看,见被她冷待了,直接开问说:“今天午饭没在家吃?”

    江雁声眼睫毛都没抬一下,冷淡道:“嗯。”

    男人眸底也无声无息阴凉了下来,问她:“外面好吃?”

    “还行的吧。”江雁声没抬眼去看他脸色,心中却在纳闷这男人是闹什么小情绪,别以为她听不出来了。

    霍修默看上去,比她还气的厉害一样:“我连一顿饭都不给你吃?还是你觉得有男人请你吃很开心?”

    江雁声蓦地抬起头,微睁着眼眸不可思议看着对面的男人,手指无声攥紧筷子,她整颗心脏就好像被扼制住了,连呼吸都困难起来:“你派人跟踪我?”

    霍修默开口否认:“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有男人请我吃饭?”江雁声的情绪比想象中的要激烈一些。

    尽管她已经极力去控制了,脸色还是白了几分。

    霍修默皱眉头,对她这样的反应而感到诧异,声线没了先前冷漠:“我朋友看见了。”

    江雁声盯着他,抿唇许久没有出声。

    像是在打量什么,又像是思绪着什么,最终所有情绪都冷静了下来。

    “霍修默,你最好别派人跟踪我,我很讨厌这样。”

    “霍太太。”霍修默语调低沉缓慢,提醒她一点:“我们现在谈的是别的男人请你吃饭事情上,别给我转移注意力,嗯?”

    江雁声浓睫一垂,幽幽说道:“你口中的朋友怎么没告诉你我拒绝了的,那餐厅老板坚持不要我钱,我能有什么办法?”

    霍修默静了几秒钟,长指清缓地敲着桌面几下,嗓音响起:“以后在外面就去我名下的餐厅吃饭,再不济记在我账上,我的女人,没有道理一顿饭还要别人请。”

    江雁声明明自己也吃得起,从他口中一说出来就变味了。

    就好像她死穷还要在他面前好面一样,什么叫赊账?谁出去吃一顿饭还得欠着的?

    她低头吃饭,没搭理对面的神经质男人。

    霍修默沉声叫她:“江雁声!”

    “床上哄我就宝贝儿,声声乖的叫,下床就江雁声了?”她仰着洁白的小脸,没什么生气表情,说出的话一字一字的讽刺:“男人果然都是坏东西。”

    霍修默:“……”

    他刚要开口,就被这个女人打断。

    “霍修默,你有空去看医生吧。”江雁声一边夹着菜,一边看向他的发际线,语气慢悠悠的说:“听说欲重的男人会提早秃顶,你一个企业集团的大总裁,以免以后出现在公共场所,我还要给你买假发戴。”

    霍修默被她损的脸色难看,嚼字重复道:“我秃顶?”

    江雁声冲他笑得没肝没肺的,很关切他身体一样:“岁数大的男人提前衰老很正常,加上你又好女人,秃顶这事对于你来说啊,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早点看医生预防啊。”

    “江雁声。”男人嗓音听起来格外的危险。

    “干嘛啊?”她看霍修默脸色沉下去,心底不知道多爽呢。

    ——

    提示:这本书官方群号:213299691。有微博的,也可以关注下作者的微博号:【江雁声不更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