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21章 你认为他跟我的关系,是情敌?
    医生的话一落地,江雁声眼眸眯起来,嗤嗤的轻笑:“来,也给这位姬温纶先生检查一下身体,以免我开车把他某个部位给撞坏了。”

    姬温纶沉静的盯着她,语调很缓慢:“某个部位?”

    江雁声白皙的手指朝自己的脑袋一指,挑眉:“这里。”

    “你一个博士学位的人跟我这个双博士学位的讲脑子?”姬温纶嗓音条理分明且温润,却不难听的出来他身为学神的轻视。

    江雁声往沙发一坐,指尖缠绕着秀发玩,说道:“书读多了通常都不带脑子玩的,不然我也不会只拿一个博士学位就好了。”

    姬温纶就看着她死要面子在吹,等医生确保诊断没有任何问题,两人才离开医院。

    “你车我让人送去修了,现在找个餐厅吃饭?”

    姬温纶打开车门,让她上车。

    江雁声却没有动静,视线望向了另一方。

    “江女士?”

    “别叫,我老公来了。”

    前方不远处停驶了辆黑色的迈巴赫,从车上,一抹修长淡漠的身影走了下来。

    霍修默迈着长腿缓步走来,白色衬衫黑色修身版西裤,看起来身形笔挺,同时气息沉敛成熟的让人心悸。

    他面容神色温淡,看着站在一起的男女。

    江雁声指尖掐着手心强迫自己保持镇定,总觉得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无声带着压迫感。

    她还没开口,霍修默就先对姬温纶淡淡颔首。

    “劳烦你了,我太太车技不好。”

    “无碍,她没事就好。”

    两个男人打招呼,举止一看就是相识的。

    江雁声眼眸茫然地看着霍修默和姬温纶,心底突然有点慌。

    霍修默视线一转,看向她的眸色微微的变化,伸出修长的大手把这个女人给很亲昵搂了过来。

    江雁声刚要挣扎,就发现他手臂搂的更紧了,耳旁,是他温热的呼吸声:“嗯?有谢过姬先生吗?”

    霍修默的记忆很好,对于只有一面之缘的姬温纶,从车上的时候,就一眼给认了出来。

    江雁声怔住,不由的看向姬温纶。

    姬温纶眉目间浮现着薄薄的温和笑意,仿佛对于霍修默这种宣示地位的姿态视若无睹,也同样看着眼前这个不知所措的女人。

    短暂的几秒钟里,江雁声在思考她要不要装作不认识,然而,等她反应过来,行为已经先一步帮她做出决定。

    “姬先生,你维修车的钱我会一力承当,这次……多谢了。”

    姬温纶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装,也一本正经的在演:“好,回头我找你……丈夫报销。”

    江雁声暗暗皱眉,听出了他话中有话。

    这家伙,明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还故意要找霍修默!

    “你先上车,我跟姬先生说几句。”霍修默看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长时间对视,眼底微微的寒凉,表面上越发温柔以待怀里的女人。

    江雁声很想拒绝,又不想被看出心虚的样子,她浅笑着点头,转身低头的时候,暗中朝姬温纶递过去了一道好自为之的眼神。

    迈巴赫车内。

    江雁声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眸盯着前方身高腿长的两个男人看,不过听不见他俩交谈些什么,却能看清楚霍修默英俊的神色。

    嗯,表情就是一张死人脸。

    五六分钟后。

    霍修默单手插着裤袋走回来,打开车门上来,气氛一时静的只能听见引擎声。

    江雁声目光直视前方,等车缓缓的行驶出了停车场,她才随意般的一问:“你跟姬温纶说了什么?”

    男人修长的大手握着方向盘轻转,嗓音早就没了之前的温淡,还冷冽了几分:“你们很熟?”

    江雁声微睁的眼眸很无辜的样子,愣愣的说:“不熟啊!”

    “那你叫他名字?”

    霍修默这句话,把江雁声说的哑口无言,半响,她干脆转移话题说起另一件事:“你怎么知道我出车祸去医院了?”

    “我还知道他抱你了,要不要听一下?”霍修默开口就阴阳怪气的,表情也淡漠,维持自己高冷尊贵的形象。

    江雁声屡次三番被他讽刺,红唇抿起。

    鬼知道他是不是派人跟踪她了,不然消息这么灵通?还有,霍修默怎么会跟姬温纶认识的?

    这对于她来说,简直了。

    江雁声沉默中的胡思乱想,殊不知落在了霍修默的眼里就是心虚了,他冷嗤道:“怎么?心生埋怨我出现不是时候,让姬温纶知道你已婚身份?”

    “这就是你找莫须有的情敌私聊的理由?”江雁声转头,眯着漂亮的眼睛打量男人完美且冷冽的侧脸。

    “情敌?”

    霍修默唇齿间咀嚼着这两个字,在红灯停的时候,淡漠的目光朝她一睹:“你认为他跟我的关系,是情敌?”

    江雁声发现他是没话找骂,什么叫她认为的?他哪个字不是这层面上的意思?

    “你跟他说什么了?”

    “哦,说准备跟你要个孩子。”霍修默学她平时讽刺人说话的腔调,薄唇轻扯:“错过我们婚礼不要紧,等我儿子满月酒让他记得要来喝杯。”

    江雁声瞪了他一眼,咬牙:“谁给你生。”

    “你不生,我有这功能生?”

    霍修默见绿灯了,重新启动车子前,暗示意味极重对她说完一句话:“今晚回去就生!”

    今晚?

    不,不存在的。

    江雁声回到都景苑,第一件事就是去楼上洗澡换衣服,吃饭时,还只吃清淡的食物保护嗓子。

    晚上八点钟,她就去衣帽间将战袍拿出来。

    霍修默双手慵懒地插在裤袋,步伐不紧不慢跟过来,目光就看到了被挂起的一件全身布满黑色蕾丝的睡裙,深v吊带搭配粉红色外袍的款式,无不透入着女人味的性感气息。

    他眼底浮现几许愉悦的笑意,见女人还将一双水晶高跟鞋拿出来,就差没有直接笑她口是心非,跟他说不生,行为却很诚实。

    “鞋子不要穿可以。”等会上床也会脱掉。

    男人低沉的嗓音倏地从背后传来,让江雁声猝不及防吓了一跳,茫然的转过去看他。

    光脚?这样不好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