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22章 穿礼服去,不许露上面和下面
    精致的衣帽间,壁灯照映着暖色调的光晕,衬得一切静悄悄的,又平添了几分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流淌。

    忽然,江雁声被男人一手拽了起来,压在墙壁上。

    “唔……”

    她双眸睁大,想推开他。

    霍修默大手扣住她纤细的腰肢,高大挺拔的身躯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住,薄唇有力强势的覆盖住了她柔软的唇瓣,又急又快,让人猝不及防。

    “霍修默……”江雁声一张口,他湿烫的唇舌就探了进来,亲密的扫荡着她口腔。

    霍修默一边低头缠绵的吻着她,一边大手去扯她的衣服:“先做一回,等会在穿给我看,嗯?”

    江雁声见衣服滑落肩头,男人终于松开了她的唇,沿着脸颊往下吻的时候,她抬脚重重踹了他几下,不痛,却让他停下来了。

    “谁要跟你做了。你给我滚开。”

    霍修默扣住她腰间的大手力道用力了几分,抬起头,英俊的脸庞上,表情很凝重的盯着她发红的小脸:“跟我装的,还是认真?”

    他身躯源源不断散发的热量完全传达过来,肌肉紧绷的厉害,衬衫也被扯的凌乱皱起,衣角还从西装裤被拉出来了。

    这无不宣示着,他对这个女人的渴望。

    江雁声被他薄烫的气息染的耳根子通红,压着心底的异样,手心轻轻的推了下他胸膛:“认真的!”

    霍修默也对她认真了,身躯执着的压着她不放,语气沉沉:“那你勾引我做什么?”

    江雁声听了,讶异的瞪他:“我勾你?是你自己看见女人内衣就骚动的不行好吗?”

    “霍太太!”霍修默叫她,加重语气让她心头微微一凛:“你上楼挑了件令男人流鼻血的性感睡衣挂出来,难道不是暗示我上你?”

    江雁声哑口无言了半响,最终笑了,抬手拍拍男人英俊的脸:“你脸很大嘛?有的给你睡算好了,还想我穿睡衣给你饱眼福?”

    霍修默深深直直的盯着她,低首,脸部英俊的轮廓半隐在光晕下,看起来沉的厉害。

    “唉,你不会委屈上了吧?”

    见人家霍大总裁一声不吭的,薄唇紧紧的抿着,就好像被人玩弄了感情一样。

    霍修默眸色没有移到半分,气场无声无息的变化强大。

    江雁声唇角挂着很浅的弧度,手指给他把衬衫整理好,笑的漫不经心的:“乖啊,今晚真不能陪你做,明天我有一场大秀要参加,嗯……看到吗?那是我的出场礼服。”

    “你礼服是性感睡衣?”霍修默很危险的看着她,视线一转,落在那件礼服上,似乎在思考要不要把它扔了。

    江雁声真怕他直男癌加大男子主义作祟,连忙伸手将他脸转过来,盯着他幽深的眼神说:“时尚大秀懂吗?模特们都穿着性感的内衣出场,我一个献唱嘉宾穿睡袍不为过吧?”

    “你露胸了。”霍修默沉声提醒她。

    “我知道我知道……”江雁声解释道:“就露了一点点,现在女明星穿个礼服谁不露点啊?你要这样,我就不哄你了。”

    霍修默英俊的脸孔隐忍着什么情绪,嗓音越发沉冷:“穿礼服去,不许露上面和下面。”

    “我外披的,又真不是穿着一件吊带就上场。”江雁声简直想一巴掌拍死这个死直男。

    还不许露下面和上面呢。

    霍修默眯起的眸子冷锐一片,警告她:“你要敢露,明晚回家你就完了。”

    江雁声微微扬起小脸,挑眉说:“难不成你要打我?”

    霍修默薄唇勾起危险的弧度,靠近她耳朵,压低声线低语出了一句话。

    这刻,时间仿佛是静止了。

    女人脑海中只回荡着男人几个字:“还记得六九式吗?”

    ……

    江雁声脸红着躺回床上,用被子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当霍修默身躯要靠过来前,就立即声明了:“你别碰我了,我明天嗓子不能哑!”

    霍修默大手放在她腰间一顿,最终没了动静。

    江雁声这次没有找借口忽悠他,明天她献唱的是一首燃爆的英文歌,要飙声,今天没看见她连辣的都不敢碰。

    卧室的灯光被关,陷入了一片黑暗。

    江雁声闭上眼,呼吸浅浅,以为就这样平静的度过一夜,谁想到男人大手生来握住了她的手。

    起先没在意,当察觉到霍修默把她的手心往重点部位摁的时候,就不淡定了。

    “你……”

    “嘘。”霍修默俯身过来,薄唇轻轻碾压在她的唇瓣上面,低语声在深夜里格外清晰:“用手帮我一次,不让你叫。”

    江雁声浓翘的长睫毛轻颤,无法忽略手上的触感,她脸红耳烫,急的想甩开:“不要,我才不要帮你……撸!”

    霍修默唇舌很温柔的舔她的唇角和细腻的肌肤,呼吸沉重,身躯也是,将她整个人完全笼罩在床上无法挣扎,暗哑的嗓音还带着哄慰:“今天你让别的男人抱你了。”

    江雁声身子一僵,漆黑的眼眸瞪着他,不可置信这种时候,霍修默给她翻旧账!

    “声声,我很吃味。”霍修默为了得逞,连脸皮也不要了。

    他亲密的亲吻着她,碾压翻转,时而轻柔时而用力,分外迷恋她一身冷香的肌肤:“你对我腻了?觉得我没魅力,别的男人更吸引你?”

    江雁声红唇微张,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霍修默吻够她了,才抬起头,眸色深沉掺杂着隐晦的情绪,低语:“你还盯着他看。”

    “我……”这要她怎么解释?

    “嗯?你是不是对我没新鲜感了?”霍修默说着,薄唇凑到她的耳朵,含了会,突然间牙齿狠力咬了一口下去。

    江雁声吃疼的皱眉,就听见他薄唇呵着薄烫的气息,低哑性感的嗓音缓慢且清晰传来:“呵,我对你却越来越着迷了嗯,无时无刻想用力,狠狠的占有你,让你见到我就腿软。”

    “你……变态!”江雁声羞恼之意暴露无疑,脸颊红到了脖子处,应该说,睡衣下的肌肤都一片绯红。

    霍修默从深喉处溢出低哑的笑声,黑暗中,他强迫她细软的手指解开他的裤带:“跟它打声招呼,毕竟……伺候了你那么多回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