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24章 她已婚,对包养男小三有兴趣吗?
    “浪少,她已婚。”

    助理在一旁善意的提醒:“江小姐的丈夫是霍氏继承人的霍修默,宛城商界有名的大人物,私底下和斯苏两家关系密切。”

    霍负浪对女人的兴趣更加浓烈几分,低笑磁浓轻哑的嗓音溢出喉间:“她对包养男小三有兴趣吗?”

    助理为难情,这就不清楚了。

    台上。

    现场音乐一燃起,江雁声站在聚光灯下,一袭美丽的礼服将她衬托得宛如女神般存在,她身姿优美,献唱一首《blank space》

    台下,所有观众都剧烈的鼓掌,甚至有男人口哨声四起,江雁声优雅的做了个手势,伴随着音乐开唱:“Nice to meet you, where you been?”

    一开嗓,性感的超模们排队一个个走出来。

    江雁声踩着脚下的高跟鞋,轻轻一个转身,给模特献上一吻,紧接着唱下句。

    气氛很嗨带感,模特一个个穿着性感的内衣,秀着大长腿走来,时不时会朝台下抛个媚眼。

    就在江雁声唱到那句:“And I know you heard about me!我知道,你大概听过那样的我!”

    幕后台下,南浔目瞪口呆看着江雁声肆无忌惮的调戏从身边走过的每一个模特。

    别家的天后唱歌热舞,都会屈膝抬臀甩头发,时而狂野性感,又时而妩媚风情,而她家的这位,来个现场占女人便宜?

    南浔就看着江雁声婊里婊气在台上学人走台步,时不时跟超模牵个小手,空中献个吻。

    现场的气氛超震撼起来,众人无不惊艳的看着这位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的女歌手却要用才华征服舞台的女人。

    江雁声气场全开站在中央高唱,抬手,指尖偶尔掠过发丝,无意间的一个动作,看起来另有风情。

    她的声音辨识度很高,也好听美爆,引人瞩目到全场几乎都把关注点放在了她身上。

    下一个,轮到褚思娅的时候,看到江雁声抢了所有人的风头,脸都快僵硬了起来。

    她穿着蕾丝性感的黑色套装出场,背着天使专属翅膀,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走的很快,故意朝江雁声走去,却又准备漠视她的互动。

    台上模特交替间,江雁声一转身,秀发伴随身体舞动,正在飙高音部分时。

    就在短短的数秒钟,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褚思娅脚上一滑,在江雁声穿着席地礼服转身的刹那间,一不留神踩到了丝绸的裙摆。

    她脸部肌肉扭曲,扑通一声摔了下去。

    现场一片惊叹声响起,江雁声低眸,视线在摔在脚边的女人一顿,口中的歌声却没有停下来。

    褚思娅整个人被摔懵了,第一反应就是对职业生的惶恐,背上冷汗连连。

    此刻江雁声在众目睽睽之下,友好的朝她伸出手,高歌唱到:“Im dying to see how this one ends,我期待看看结局如何!”

    褚思娅狼狈跌在台上起不来,抬起头看她的眼睛里,掠过极浓的恨意。

    ……

    幕后,化妆间。

    褚思娅情绪接近崩溃,在经纪人把采访媒体赶出去后,她再也忍不住哭出声。

    超模在大秀上摔倒,甚至要演唱嘉宾扶起来是大忌,几乎断绝了她光辉的事业。

    江雁声提着裙子一走进来,就看到这幕,她默默地想,要不要给人家一个私人空间哭啊。

    可惜,褚思娅已经看到她了,情绪激动的将手边化妆盒粉朝江雁声扔过去。

    砰一声,砸到了门板上。

    江雁声脸上的表情冷下,声音没有温度:“褚思娅,我可不会忍你,别作的下不了台。”

    褚思娅哭花眼,愤怒的指着她:“你害我,江雁声,我摔倒都是你害的!”

    “我叫你踩我了?”江雁声朝沙发一坐,将十五公分的高跟鞋脱下,换上舒适的棉鞋。

    “你不穿赞助商的衣服,故意穿一件席地礼服,你到底什么居心。”褚思娅厉声质问,根本无法接受她就这样告别了模特生涯,在宛城上流社会的人面前丢尽了颜面。

    江雁声听到这话,真的很想让她找霍修默问去。

    跟进来的南浔,刚好听到这句话,就火了:“我说褚大超模,你自己走路不稳怪我家声声咯?走台摔跤的模特又不止你一个先例吧,也没见人家摔了还要靠别人扶起来。”

    褚思娅被刺激的不轻,又气又恼,咬唇不甘极了。

    这时,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子出现,她情绪秒变,含着泪在哭:“我的脚好疼啊。”

    “浪少。”

    化妆间的工作人员都纷纷打招呼,态度很恭敬。

    霍负浪双手插着裤袋走进来,一身挺拔的深蓝色西装,没系领带,领口解开了三个纽扣,隐约露出的结实胸肌,展现出了男性的强大魅力和野性。

    换句话来说,就是雄性荷尔蒙超标了。

    就连南浔看了,也压抑不住眼底的惊艳,这就是从美国回来的乐娱少东家?

    乖乖的,好性感的男人。

    “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他的嗓音是很典型的低炮声,带着极重的磁性。

    褚思娅先发制人告状,很懂会哭的女人惹人怜惜的道理:“浪少,我在台上摔倒责任在江小姐,是她裙子绊倒我的。”

    江雁声坐在沙发上,浓翘的眼睫毛没有颤动一下,只是低头用手机发短信。

    就连霍负浪强烈的视线扫来,她也没半点反应。

    南浔见这女人还能这样污蔑,气的要出声。

    而此刻,霍负浪看着哭啼啼的女人,嗓音带着邪肆的玩味:“裙子把你绊倒?”

    “我……”褚思娅愤怒的没了理智,才会说错。

    霍负浪看了她一眼,朝江雁声的方向走去,目光很有兴趣打量着这位清丽佳人,嗓音慵懒至极:“你是霍太太?”

    头顶传来了一声有力道的男音,江雁声抬起头来,对视上他微微炙热的眸子。

    一秒,还是两秒。

    霍负浪喉结性感的滑动了两下,盯着她,轻佻道:“我和你天生的缘分,我姓霍。”

    江雁声漂亮的眼睛眯起,在她没出声前,男人又说:“霍太太,请问你有兴趣来我公司发展吗?我会给你最尊贵无比的待遇。”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