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25章 霍总,太太当着全网向你撒娇了
    霍负浪的每一个字,每一声低笑,每一个眼神,无不在勾引,更是对女性的一种大胆热情追求方式。

    换做别的女人,面对一个精致性感的狂野男这样撩,恐怕早就被迷的晕头转向。

    而江雁声小脸很冷静,红唇轻启:“浪少是吧?你女朋友正在哭呢。”

    霍负浪修长的大手从裤袋伸出来,动作就好像是在隔空摸她的秀发。

    这让江雁声皱眉,心生反感。

    “霍太太,从现在第一秒钟开始,我霍负浪恢复单身,你考虑养个男小三怎么样?我不爱花钱,身材也很带劲。”

    面对这么一个不知羞耻的男人告白,江雁声想起了褚思娅先前炫富的一千万戒指,嗯,确实不爱花钱,她也养不起。

    不等她给个回话,褚思娅就忍无可忍了,被爱情事业双重打击下,整个高挑的身形都有些摇晃。

    “浪少……你是开玩笑的吧?”

    霍负浪手插回裤袋,转身,看着这位新晋的前任:“宝贝儿,五千万,别纠缠我嗯?”

    褚思娅发红的双眼瞪大,难以接受昨晚还在喊她天使宝贝的男人,今天甩她甩的这么干脆,而且,还是当着她的敌人面前。

    她慌了,也急了:“浪少,我……”

    霍负浪却连眼神都不再给她,这个男人一向如此薄情,对于不感兴趣的女人立即就弃如敝屣,对于感兴趣的女人,便宛如珍宝捧在手心宠着。

    他现在正对江雁声示好,那张精致妖美的脸庞上,连眉梢染着那点风情:“霍太太,不考虑一下跟我?”

    江雁声是成年人,还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听得出来他表面邀请她合作,话里的另一层深意,何况……霍太太?

    看他慵懒低笑的模样,就好像叫自己老婆一样。

    她脸上挂着假意的淡笑,拒绝的却毫不拖泥带水:“Sorry,我不喜欢接受别的女人用过的男人。”

    “霍太太,我和她可没上过床。”霍负浪沙哑出声:“你冤枉死我了。”

    江雁声笑容快没了,没有女人会喜欢一个满口谎话的炮王。

    何况,她这个已婚的女人。

    偏偏,她的拒绝总有些人是听不懂的,霍负浪不当一回事,褚思娅更是快撕了她的架势。

    “江雁声,你害我出丑不够,还抢我男人!”

    褚思娅气的发抖,想动手却有奈于霍负浪在场,不敢真的闹大,脸上假哭的表情彻底消失,换上是扭曲的恨意。

    “你眼瞎还是脑残?”南浔当场就怒对了回去,绝对不允许褚思娅把责任和脏水都往江雁声身上泼来。

    她直言:“在场谁没有看见是你自己踩到演唱嘉宾的礼服摔倒?台上模特都没事,怎么到了你这就摔了?褚小姐,再敢诬蔑我家声声一个字,我会告你损害她人名誉。”

    南浔说的振振有词,底气摆的很足。

    褚思娅一时语哽,内心极为不甘。

    “南浔。”江雁声提醒她一点:“还有,我没有抢她男人ok?”

    南浔朝她眨眼,悄声说:“Sorry,大帅比的男人魅力让我真的恨不得你出轨啊。”

    江雁声就静静看着她,很可以的。

    大秀上这一摔,年度大戏便展开了。

    江雁声坐保姆车回去的路上,南浔就刷到网上褚思娅的工作室发声明,字字都在表述出了超模的艰辛和委屈,把摔跤重大事故都往了演唱嘉宾的礼服上推。

    南浔气死:“好恶心!”

    江雁声早就料到了,这时候不怪她身上,褚思娅还能怪台上太滑?现在无疑又是一场撕逼大战。

    她一拿出手机,南浔就紧张问:“你干嘛?你又要怒谁?”

    江雁声对她眯起漂亮的眼睛,唇瓣勾着笑:“怒谁?当然是怒那个姓霍的。”

    “哪个?”

    南浔这一问,江雁声想掐死她:“姐们,我看你是掉坑里了吧?”

    “讲真,少有男人能骚里骚气成这样又不娘的,他那双大长腿我都能玩一年。”

    江雁声送她两个字:“上吧。”

    南浔食指轻摇:“像霍负浪这样的狂野型,要么你把他上服帖了,要么就是他把你上服帖了,两者我都没办法实现,真贴过去,他会让我怀疑人生。”

    “嗯,我要敢,霍修默也会让我怀疑人生。”江雁声很赞成她话的样子点头。

    南浔差点把这女人家里的霸道总裁忘了,果然男色误人啊。

    江雁声低着头,白皙的手指编辑了一段话发到微博上去,艾特了霍氏的官博。

    南浔也看到了,挑眉:“真怒对上了?”

    “要骂就让她们骂霍修默去。”江雁声把手机搁在一旁,打算闭目养神会儿。

    这时,司机却说:“江小姐,后面有辆车一直紧跟我们。”

    江雁声讶异的睁开眼眸,与南浔一同看向车窗外。

    公司。

    霍修默开完会出来,李秘书上前禀报道:“霍总,太太今晚演唱场出事了。”

    霍修默步伐倏地一顿,五官的神色变得很深冷。

    “不,不是太太出事。”李秘书顶着压力说:“是模特踩到了太太的礼服,当众跌倒,现在网上一片都在责怪太太。”

    霍修默眸色敛着深沉的色泽,开腔道:“她人没事?”

    “没事……”李秘书说着有几分犹豫,将手机递上:“就是太太当着全网向你撒娇了。”

    说好听是撒娇,嗯,另一层意思就自行体会了。

    霍修默视线落在亮起的屏幕上,逐字看完公司官方微博被艾特的一条最新动态。

    女歌手江雁声:哭唧唧老公不让穿性感睡衣出演啊,裙子也哭唧唧,为什么要踩我?声声更哭唧唧,谁还不是小公主了。

    这一条微博发布没过半个小时,就被一大批网友转发,真爱粉和黑粉各持着一套说法,撕的很带劲。

    霍修默没有看评论的内容,殊不知已经被冠上了亚洲大醋王加宠妻狂魔的称号,他把手机扔回给李秘书,沉声吩咐:“让公关部把负面新闻压下去。”

    李秘书:“霍总,太太现场表现……你不看看吗?”

    霍修默大手伸到裤袋掏手机正准备打电话,听到李秘书提问,淡漠开口:“看什么?”

    “网上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