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28章 你说,会形成怎样的人格呢?
    拉了窗帘的卧室光线漆黑,也同样安静一片,江雁声低垂着眼睫毛,半响,才细微的颤动着缓缓抬起,对视上他。

    “霍先生,你养宝宝之前,先把我养好吧。”

    她的声音带上了调笑的意味,姿势轻懒的朝大床一趟,很理所应当的使唤起了男人:“现在去浴室给我放水,唔,想泡热水澡缓解身体的疲惫。”

    霍修默眸色很深的看着横躺在床上的女人,黑色的长发披散开,衬得胸前肌肤格外白皙,一袭柔美的礼服把她姣好的身躯包裹着,裙摆处微掀,一双白皙精巧的双脚轻轻晃荡。

    很勾人,无声无息的在魅惑着男人一般。

    久良,霍修默抬手用力松了松领带,克制住了身体里的某种极度渴望的冲动,转身,大步朝浴室走去。

    ……

    这夜。

    江雁声被男人亲手抱到浴室去泡了半个小时美美的澡,又被他亲手擦干净抱回了床上。

    成年人都讲究礼尚往来这套,江雁声半推半就的陪霍修默做了一场。

    她光洁的身子被压在柔软的被褥下,只能紧紧的缠着男人雄厚健壮的身躯,这样男人强势的姿态显得她很娇小好欺负。

    一时亲密起来,江雁声只有喘气的份了。

    两人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感受着彼此身体交流时带来的愉悦滋味,大概是体谅她累了一天,霍修默结束后就没再来。

    江雁声脸颊潮红未褪,依偎在男人温暖的胸膛前,神智困倦陷入了深度睡眠中……

    她好像做了一场梦。

    那年秋天。

    七岁的江雁声,她扎着马尾辫,穿着校服,纤细的身材小小的,小脸蛋还带着婴儿肥,肌肤却饱满白皙到看不到毛孔。

    这是妈妈离开的一年后了,她也开始上一年级班,每天都会在学校接触到不同年纪的小朋友,那一天,小雁声在下午放学时,肚子被同桌的小男孩打了一拳。

    她忍着大眼睛的泪花,跑去告诉老师。

    没有父母管的小孩,老师的态度也会敷衍的,甚至都没有在意她的话。

    小雁声很委屈,肚子好疼。

    她被司机叔叔接回到了家里,看到了奶奶,小雁声磕磕巴巴地,把事情说给奶奶听。

    那是一个早上,下了绵绵的雨,奶奶第二天没让她去上学,就待在房间里哪儿也不许去。

    小雁声乖巧的坐在床上,心情茫然懵懂。

    直到了老师被请到了江家,佣人过来敲门让她出去,小雁声才知道怎么回事,心情也从好奇变成了忐忑不安。

    老师带了同桌的小男孩一起过来,两人说辞一致,都指向了她撒谎,昨天放学并没有发生打架事件。

    小雁声很无助的站在一旁听,最后奶奶朝她招招手,和蔼的叫她过去。

    这是她的亲奶奶啊。

    小雁声脚步小跑过去想解释这一切,可是,不等她把话说出口,前一秒慈祥的奶奶,下一秒却当众狠扇了她一巴掌。

    “你这个撒谎精,还不跪下给你老师道歉!”

    那道令她噩梦了无数个夜晚的尖锐的声音快要刺破耳膜,小雁声被打蒙了,抬起红肿的小脸,大眼睛睁的大大,看着厉声的奶奶可怜巴巴的。

    她没有的,相信她好不好,妈妈说过小孩子是不可以撒谎的,她没有骗人……

    奶奶不信她,让她必须跪下跟老师磕头道歉,否则就不许她上学念书,小雁声哭的很伤心,她想妈妈了,想爸爸了。

    老师最后领着小男孩走了,小雁声却因为不肯认错,被罚跪在客厅,那一夜,她哭了很久。

    后来,这些被记忆埋藏的很多年了,也大概是忘了怎么回到学校念书,只清晰的记得一段时间里,奶奶在家天天骂她撒谎精,骂她妈妈只生不管。

    学校老师故意针对她,每天放学都找她学习不好的借口,让她一个人孤单的坐在教室里背书写字。

    好几次,小雁声被这样长时间精神上的折磨下,她甚至,开始质疑自己了,被同桌欺负真是如大人所言,是她自己撒谎编出来的吗?

    一旦产生这种念想就很可怕了,而更可怕的是你选择忘记这些不美好的,却一辈子都会刻在脑海中。

    那年秋天空气的湿冷,奶奶无情的责罚,老师的推卸责任都造就了她心底的恐惧。

    一幕幕,很清晰又开始变得模糊,突然间,背后一双黑手把她往深渊推下去,让江雁声蓦地从梦中惊醒过来。

    她急促的呼吸了几声,抬手摸到了自己的脸,发现都是泪水。

    江雁声浓翘的长睫毛轻颤的厉害,此刻脑海中也很混乱,一句撒谎精和你妈只生不管,被她牢牢记在脑海中到了现在。

    她转过头,看到了躺在身边沉睡的英俊男人。

    盯了他长达一分钟,江雁声伸手,去摸摸他的脸庞,眼底含着痛苦之色:“霍修默……一个人从懂事开始就知道自己不被亲人爱,在痛苦阴影中挣扎着长大,你说,会形成怎样的人格呢?”

    或者说,她会不会也成为奶奶口中跟妈妈一样的女人?生下了小孩,却是只生不管,让自己孩子重新走上她的路?

    江雁声发红的眼角处滑落下一滴晶莹的泪珠,她快速的拭去,甚至有些狼狈的从床上坐起身。

    她动作很轻,怕打扰了男人睡眠,从抽屉里找出避孕药。白色的药瓶被捏在手心里,很紧!

    江雁声低着头坐在床沿,身上只穿着一条吊带的丝绸睡裙,暴露在外的肌肤还隐约可以看清都是男人印下的吻痕。

    她目光落在药瓶上,纤美的背似乎有些挺不直了。

    久良,江雁声面容恢复了平静之色,从瓶子拿出一片白色的药,含到了口中,才慢慢的躺回了床上。

    ……

    再次醒来,已经接近中午。

    卧室的窗帘被风吹的飘动,有一道强烈的光线照进来让江雁声觉得很刺眼,抱着被子翻了个方向睡。

    “叩叩!”

    房门被从外敲响,佣人声音传来:“太太,你醒了吗?”

    江雁声眯着眼眸,抬起头,还有些睡意朦胧的样子:“什么事?”

    “太太,是有人找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