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33章 别说男性朋友了,太太女性朋友都没几个
    霍修默离开后,南浔才敢上楼走进这套公寓,看到眼睛哭肿的江雁声,她一脸的震惊:“我的天,你这还叫没吵?霍修默四点多派人去找我,怎么了?”

    江雁声竭力压下胸口起伏的情绪,稍微冷静了些,才哑着嗓子开口:“南浔,帮我找物业调出走廊的监控视频,一整晚的。”

    “就要吗?”

    “对!现在。”

    她先去卫生间冲洗了一下身子,从镜子里清晰看到自己胸前的吻痕,颜色很深。

    江雁声纤长的睫毛掩下眼底的慌张,心底有个声音不断的告诉自己,不可能的,她那么讨厌男人的触碰,怎么可能跟男人上床呢?

    可是,这满身的吻痕让她无从解释,笃定的心便动摇了。

    久良后,江雁声才扯过浴袍披上,黑色长发还湿漉漉的没擦干,就走了出去。

    南浔把监控视频调来了,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全程盯着屏幕的画面,没有放过一个可疑的时间点。

    南浔表情迷茫:“没人出现在你家门口啊。”

    江雁声直到看见霍修默从电梯走出来的身影,她才将目光移开,起身去看公寓里反锁的门窗。

    “姐们,你到底怎么了?你住十八楼啊,进贼也不会傻到爬窗吧?”南浔跟在身后说着。

    江雁声亲自检查了一遍,这才能确定一身吻痕是场恶作剧,她转身,小脸映在灯光下还有些发白,对南浔说:“没事了。”

    南浔正色道:“有事!说说吧,你跟霍修默到底吵什么?”

    江雁声垂放在身侧的手悄然的握成拳,浅色唇角轻扯出很淡的弧度:“没吵,我与他不过是达成了共识。”

    南浔很明显不信她,眼神疑惑。

    江雁声脸上呈现出的神色很寡淡,那个男人走前丢下的一句话,字字她都记的很清楚,启唇声音已经没了感情在里头:“离婚啊,10点钟民政局把手续给办了。”

    “谁提的?”南浔之前看霍修默发了好大的火,心底琢磨着这回是被气狠了。

    谁叫这女人的倔脾气是从不容许自己表露出一丝柔弱的,她也领教过啊。

    江雁声轻描淡写带过,不愿多谈:“谁提的……结果都是一个。”

    南浔打量了她几秒钟,由衷地说:“这年头衣服好脱,婚纱却不好穿,能过且过,你要考虑清楚。”

    “不需要考虑了。”

    在霍修默直接判了她罪行开始,她也否决了他能给自己的幸福值,与生俱来的强烈自尊心不会学人卑微的乞求一个男人。

    江雁声脸色虽然十分的苍白如纸,情绪却完全冷静了,抿着唇开口:“南浔,你帮我结算一下这个月的酬片收入吧,我有用。”

    南浔没问为她什么,当场答应下来:“好。”

    上午,八点四十分。

    江雁声看着镜子里的一身红裙女人,她依稀记得两年前去领证时不过是当天随便穿了白衬衫黑色裙子去的,连粉底都没有上。

    如今,离婚了。

    她特意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将黑色长发卷了优美弧度披在肩头,美丽中透着女人别有的成熟风情。

    “不能总让自己看起来很狼狈不是?”江雁声轻轻淡淡的在笑,转身拎起包走出卧室。

    她站在玄关处,弯腰去拿鞋,这几秒的时间里,眉尖微拧起,突然间感觉身体不是很舒服,指尖在一双十二公分的高跟鞋上顿住,转而去拿旁边的平底鞋。

    江雁声低着头穿好,目光却紧紧的注视了长达六十秒钟。

    最后,她还是脱了下来,换上了高跟鞋。

    坐车去民政局,其实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够了。

    江雁声提早了三十分钟到,她挺直着背脊站在门口,强烈的光线照射下来,将女人纤细的身影拉的很长。

    “唉,这不是网上很火的那个小天后?”

    “她在大秀上献唱的一首英文歌燃爆了,美炸了,而且她还调戏女模特,听说性取向成谜啊。”

    “那她来民政局做什么?天呐,该不会真的……要离婚了吧?”

    站久了,总会逐渐的有人关注到一个美丽的女人,而江雁声对旁边几个年轻的女人讨论声,连纤长的睫毛都没有颤动一下。

    她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十点十分了。

    或许是上班高峰期堵车,江雁声忍下了打电话催霍修默的冲动,她仰头,眯着眼眸看向了上方一片湛蓝的天空。

    今天,天气真好啊。

    ……

    “霍总,太太能称得上好朋友的,也只有南浔小姐一个人了,别说男性朋友了,太太女性朋友都没几个。”

    霍氏,办公室里,李秘书将近年来江雁声在乐坛发展的资料都递上去。

    不管是明面上,还是私底下都很清白,从不与男性搞暧昧。

    霍修默坐在书桌前,修长的大手将资料朝墙壁一摔,眼神格外冷邃:“没有一个关系好的男性朋友?”

    李秘书也不敢百分之百笃定,如果是保密工作做的好,也不是没有可能结交新欢的。

    这话,说了等于是火上浇油。

    “霍总,现在快中午了……你,就让太太等着吗?”李秘书小心翼翼的提醒着。

    霍修默眉宇间浮现着很重的沉戾之气,他长指扯了扯领带,胸膛内浓浓的愤怒嫉妒之情猛烈的涌上来。

    现在,一想到江雁声白皙肌肤被别的男人印上的吻痕,就会记起在她身上闻过的男士香水气味,包括昨晚那通娇媚喘气的电话。

    “霍总,你还离婚吗?”

    李秘书一句话,直直的戳中了他内心最忌讳的地方。

    霍修默挺拔的身形绷的很紧,情绪激烈的浮动下,让他脸色是越发黑沉,硬生生将手中钢笔折断!

    中午,十二点整。

    江雁声足足站了快两个小时,她唇角的弧度慢慢收敛,当差点要以为霍修默是故意要晾她一整天,他来了。

    一身黑色的经典西装,在配上冷漠阴鸷的气场,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是来民政局做什么。

    很好,今天两人都穿的很正式隆重。

    江雁声漆黑的眼睛望着他,语气冷淡的就好像跟一个陌生人说话:“结婚证带了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