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53章 江雁声的病,在精神界的案例很普遍
    机场附近,一家高档西餐厅。

    此刻,玻璃落地窗外折射进来了浅金色的光线,照映在了一排排餐桌上,这里客人不多,用餐的男女却都是商务范十足,连对话都是放慢语调,只有轻音乐环绕四周,显得环境很安静。

    一盏简约的圆形灯悬在桌子上方,江雁声低着头一口一口吃面,精致洁白的侧脸被光晕衬托的几分柔美。

    霍负浪修长的手指端起一杯红酒,在手中晃了晃,打量她有一会了:“淑女吃饭不是都讲究细嚼慢咽,我难道跟一个假女人吃饭?”

    江雁声吃完盘子里的面,扯过餐巾擦拭着唇角,声音淡淡:“早饭也吃了,你要敢忽悠我的话……”

    说到这,语顿了几秒钟,眯着眼眸看着对面的狂野男人,字字清晰道:“下回再撞残你。”

    霍负浪唇角挂起的笑意慢慢变浓,无不透着戏谑:“性子够烈,我喜欢。”

    江雁声自动屏蔽他这种话,将餐巾放一旁,静静看着他。

    霍负浪喝了一口红酒,这才感慨道:“请你吃顿饭真不容易,看来我下次要多关注一下你对敌。”

    “不说?那我走了。”江雁声没有闲情逸致跟他坐在这,拿好手机要走。

    “你脾性这么大呢,聊会天都不乐意啊。”霍负浪性感的五官挂着似笑非笑的神色,挑眉邪气道:“乖,听我说。”

    江雁声就看着他,一边伸手去拿红酒杯。

    霍负浪手臂突然撑在桌面上,探身靠近了过来,他穿的暗红色衬衫解着领口三颗纽扣,这样近距离下,一抬眼就轻易看到男人麦色肌肉的胸膛,透着野性十足的男人味。

    他薄唇一勾,嗓音慵懒道:“褚思娅扬言上不你男人,也要上了你亲爸,不管怎样,都要让你跟她低头。”

    “噗!”

    江雁声刚抿的一口红酒,直直喷了对面男人性感的脸庞上,猝不及防。

    “咳……Sorry,我不是故意。”她见霍负浪脸上肌肉都在抽,尴尬的解释:“是你这话,说前也不提醒我下。”

    霍负浪喜欢让女人喷,却不喜欢被女人喷一脸,他意味深长的盯了几秒钟女人的红唇,缓缓抽出纸巾擦拭去脸上黏腻的红酒液体。

    “上你爸就激动成这样,要上你老公不是还要去跳楼?”

    江雁声尴尬到一定程度,听了他讽刺自己也不接话,也抽纸巾擦去唇角处红酒。

    过了片刻,她才出声问:“褚思娅打算上我哪个爸啊?”

    霍负浪幽深的眸子一眯,给出条件:“霍太太,中午饭也陪我吃,就告诉你啊?”

    江雁声冷漠脸:“哦,不必了,又不是上我老公。”

    从高档餐厅走出来,时间已经七点半,现在恐怕霍修默早就出门去公司上班了。

    江雁声想给的惊喜只好遗憾收场,刚要拦车回都景苑,却接到了一通来电。

    她低头,看到手机屏幕上跳跃的一个J的字母,便立即接通:“稀客啊。”

    男人温润中带着磁性的声音透过无线端传来:“今天准备回宛城吗?有事,过来一趟。”

    江雁声手指根根握紧了手机,仰头看着上方湛蓝的天空,心境既是异常平静又带着许些的慌乱,红唇轻启:“我这次要喝薰衣花茶,加糖。”

    四十分钟后,别墅。

    江雁声一上楼,就朝书房走去,里面男人修长的身躯仰靠在椅子上,透明的窗帘飘浮着,隐约有太阳光线从镂空缝隙投入进来,或许,是觉得刺眼,好看雅致的手背挡住在双目之上。

    江雁声走进去,将轻音乐关了。

    “叫我来什么事?”

    姬温纶动作缓慢将手抬起,微微侧头,目光斜视打量眼前这个清丽的女人。

    “坐。”他声音清幽。

    江雁声在他对面坐好,便看到了茶几上泡好的花茶,还浮着丝丝缕缕的热气。

    看来,他时间算的很准。

    “现在还想吃药治疗吗?”

    江雁声刚要伸手去端茶杯,听到姬温纶这样一说,微快的心跳影响了她的肢体动作,抬起眼眸,怔怔的看着他。

    姬温纶从抽屉拿出一盒药放在桌上,好看的食指骨节轻敲,嗓音条理分明:“国外最新研究出来的一款抗精神病药物,长期服用能缓解你的抑郁和躁狂情绪。”

    半响,江雁声内心情绪复杂,才听见自己干哑着声音问:“你不是一直反对我用药?”

    “你的病,是心病。”姬温纶所指道:“一直你只要情绪稳定几乎不会发作,我之所以不给你用药物,正是你本人过于强烈排斥另一个自己,便不想你在接受治疗的过程中反复被提醒自己是一名心理障碍患者。”

    一个把自己当成精神病的人,病情只会加重,一个能依旧对生活充满憧憬心态的人,才会减轻心理负担去面对过去的不幸。

    江雁声的病,在精神界的案例很普遍,多数都是童年的恐惧产生出了残障型心态。

    要说不同,恐怕就是她18岁那年发现自己病症后,下过狠心,极度厌恶另一个自己到了想用自杀来同归于尽的地步。

    姬温纶另提醒她一点:“但凡是药都有副作用,吃了这个药,没有停止服用前最好不要让自己怀孕。”

    江雁声明眸微睁,突然间好像自己对婚姻的美好憧憬和计划被打散了,半天了,好似卡住声音都没说话。

    姬温纶没有放过她脸上细微的神色变化,思绪片刻,声音低醇问她:“是准备跟霍修默要孩子了?”

    江雁声没承认也没反驳,低垂着纤长的睫毛,缓缓伸手将药瓶拿过来放进自己包里。

    书房的气氛,一时间有些静。

    她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润完嗓子才说话,字句里充满了对人格障碍的无奈感:“她啊,总是喜欢破坏我和霍修默的感情,姬温纶……我真的……很想很想跟霍修默好好过。”

    姬温纶视线注视着女人洁白的容颜,无波无澜的眼眸深处略浮了点笑意:“她很调皮。”

    江雁声又浅抿了一口花茶,明明加了糖的,喝入喉咙却感到发苦。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