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54章 知道吗?男人还是喜欢和男人一起玩的
    下午,江雁声在姬温纶的别墅待到了七点才回都景苑,她拖着行李箱走进别墅。

    佣人上前:“太太,你用过晚饭了吗?”

    江雁声摇头,朝楼上看去:“霍修默呢?”

    “先生今晚不回家用饭。”

    佣人的话,让江雁声视线一转,看着她问:“我没在家,他经常夜不归宿?”

    佣人好像说错了什么:“也,也没的。”

    江雁声走到沙发坐下,一边掏出手机给裴潆拨了号过去,这男人一没应酬不回家,肯定是找苏湛徐慕庭和斯穆森喝酒打牌。

    电话响了没几秒钟,就被那边接通,女人柔美声音传来:“喂,雁声?”

    “裴潆,你老公今晚在家吗?”

    “不在呀,他应该是在苏湛的会所玩吧。”裴潆也猜测到了几分江雁声是打电话过来查岗的,于是便让她放心:“修默应该也在,他们是聚在一起打牌,不会找女人陪的。”

    江雁声听到电话里女人毫无保留的信任,含着笑问:“这话,是斯穆森跟你保证的?”

    裴潆想了想,老实说:“穆森说过如果不是为了性,其实,男人还是喜欢和男人一起玩的。”

    江雁声无言以对,斯穆森这男人真是直白的让人打死。

    ……

    挂完电话后,江雁声先上楼把行李放好,换了一身橘粉色露肩连衣裙下楼,在从鞋柜里搭配红色尖头高跟鞋,气质优雅中透着丝丝妩媚的女人味。

    她从别墅的车库里,开了一辆霍修默的车去会所。

    在路上,她接了一通南浔的来电,便顺带吐槽起了褚思娅放话要勾引她爸的事。

    至于,是霍家德高望重的那位,还是江家一心家族事业为上的那位,就不得而知了。

    缘分这事也很微妙,江雁声前一刻提起江家,下一刻,把车缓缓驶入停车位上,然后开门下车要走进会所时。

    江斯微正从门口走出来,有点急。

    她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给人打电话。

    下一秒。

    江雁声手机响了。

    两人距离隔得不远,铃声清晰的盘旋在空气里。

    “江雁声!”

    江斯微蓦然抬头注意到前方的女人,她快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踩在高跟鞋就快步过来。

    “你在这啊!我这要找你呢。”她笑容越发俏丽的皮面下,谁也不知藏着怎样的恶毒阴谋。

    江雁声眉眼间的淡然很平静,两人气场从小不合,还不至于天真认为有什么好事。

    她不说话,江斯微等了会儿,先沉不住气主动拉着她往会所走:“你跟我来,我跟你说一个天大的秘密!”

    江雁声看着她一改反常的态度,眯了眯眼眸,心里突然有点别样的情绪,脚步顿在原地:“有什么话你在这里说就行。”

    江斯微转头,说她,唇角高高翘起:“话能这说,你儿子却不是这里就见的到呢。”

    江雁声漆黑的眼直直望着江斯微,眸色泛起了一丝冷。

    ……

    会所,长长的走廊上。

    橘黄色的灯光映着墙壁和大理石地板,周围环境奢华中透着纸醉金迷的质感,江雁声在江斯微的指引下,一步步朝在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在十步远的距离里,有个精致漂亮的小男孩就站在那儿,说着一口标准的英伦腔,正在跟一个喝得烂醉的中年男子讲道理。

    他大概六七岁,正是很活泼的年纪,小小的身板穿着短袖和时髦背带裤,露出白花花的小肉腿。

    而那蓬松的黑发下,肤色白里透红的,五官小小已经隐约能看出深刻的轮廓,样貌生的和霍修默如出一辙的像。

    “大叔,刚才在厕所里我给你让位了,你现在得跟我说声谢谢!”

    这个小男孩大声的说,像个肥软版的小唐僧,英调十足:“大叔,我老师说谦让是一种美德,你欠我一声谢谢,大叔!”

    醉酒的男子瘫坐在地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一个方向,大约过去三分钟的时间,这孩子就没停过,一直在说。

    “像吧?”

    江斯微双手着环胸,眼中说不出的幸灾乐祸:“我刚开始撞见吓一跳,这不是妹夫小翻版吗?”

    江雁声平静的眼眸里,红丝一片,指尖在江斯微的话里,慢慢掐入了手心。

    “霍家除了妹夫外,还有一位公子爷,不过霍二少在八年前出意外折了一双腿,如今性格暴虐被养在深宅里,别说女人了,听说男人都进不了身,应该生不出一个七岁大的孩子哦?”

    江斯微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着身旁女人异常苍白的脸色,笑的冰冷讽刺:“霍二少苦恋了裴潆多年,这是宛城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他曾经拒绝过一名追求者,并且声称自己儿子只会从裴潆肚子里爬出来,我的妹妹,这下你不用受女人的罪就有个儿子,多好。”

    江雁声脑海中一想到霍修默曾跟一个女人做男女最亲密的事,又想到自己和他做过的一些夫妻亲密事,就立马反胃,抬手捂住了嘴。

    “唔……”

    她忍着恶心,踉跄着步伐小跑进女厕。

    江斯微脸上满是诧异,急忙忙跟了上去。

    江雁声俯在洗手台上,胸口泛酸,吐的很狼狈,根根十指抓紧了台沿,指尖发白。

    “你不是也有了吧?”

    江斯微看她吐,心底一惊慌,连声说:“这时候霍修默在外都有私生子了,肯定还养着一个女人,你就算现在生一个下来,男女还不知道,也争不过的。”

    江雁声漠视着江斯微整个人的存在,她眼眸很红,吐了一回的缘故,浮现出了许些水气。

    抬手拧开水龙头,用冰冷的水洗了一把脸后,才稍微冷静了点。

    “江雁声?你说句话啊。”

    江斯微看她低垂着眼睫,开始抽出干净的纸巾擦拭去脸上的水滴,不徐不慢整理起了仪容,心底也拿捏和琢磨不透这女人想什么了。

    太过冷静了,她还以为江雁声看到那个跟霍修默长得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男孩,会当场情绪崩溃之下,做出疯狂举动来。

    这时,江雁声抬起发红的眼眸,直直看着身边不停问她的女人,红唇吐出了一字一字:“江斯微。”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