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55章 霍修默这一代是修字辈,下一代是用尊字?
    江斯微一后退,脚跟堪堪不稳碰到了墙壁,整个背脊都挺直了,有点怕从江雁声这样冷不了的叫她名字。

    当年,被她摁着脑袋朝保险箱磕破一个血窟窿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每次真惹急了这个女人,江斯微就很快示弱:“我,我告诉你也不想你被蒙在鼓里,别等外面私生子长大了被带回霍家认祖归宗你才知道,江雁声,你跟霍修默婚姻经营的这么累,为什么还要坚持。”

    江雁声身子僵滞住,眼眸划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脆弱。

    江斯微敏锐的捕捉到,吃准了此时这女人情绪不稳的情况下,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

    她语句慢了下来,试图影响江雁声的思想。“奶奶早就说过你跟你妈妈一样是孤寡相,你为什么要拼命挤入我们的幸福生活?没有人喜欢你的,你自己不知道吗?”

    江雁声脑袋裂开的疼,死静了一会,才倏然反应过来:“不!”

    她唇色苍白,却无比坚定说:“霍修默喜欢我的。”

    江斯微嫉妒之情瞬间占据了她心脏,连说话表情都僵硬了几分:“呵,他喜欢你皮囊吧?真爱的不是相貌普通的梁宛儿吗?”

    江雁声一双发红的眼眸里瞬间泛起冷意:“你闭嘴!”

    “你被我说中了,你自己心里也清楚的很……江雁声,你说那孩子会不会是梁宛儿生的啊?”

    江斯微说到这,唇角划过一丝恶毒。“十年监狱生活枯燥了点,可是,心爱的男人偶尔来探监爱护自己,还不是照样活的滋润。”

    啪!

    一声响亮的耳光防不胜防就打了过来,刺痛感让江斯微懵了。

    江雁声睫毛忍不住轻颤,试图控制自己内心澎湃涌动的狂躁,四周安静下来后,她呼吸喘着气,痛苦的视线落在洗手台上,手提包就近在眼前,突然间想起了姬温纶给她的药,便抖着手去拿。

    “江雁声……你打我?”江斯微半天才缓过神来,脸颊被扇的发肿,隐约可见血丝。

    “你不去跟霍修默闹,不去找出私生子母亲,你打我?”

    “江雁声,我现在就要打电话告诉爸爸你的事!”

    “你根本就不适合替江家跟霍家保持着联姻的关系,我还要让奶奶从庙里回来,出面好好管教你。”

    “闭嘴!”江雁声异常冷静的声音打断了江斯微的话,这是她第二次说了。

    江斯微被打了一次,这次乖乖没说话。

    她卡着话,见到江雁声吞了什么东西,然后情绪好像镇定了下来,可是,下一秒,却错得离谱。

    江雁声缓缓转身抬起头,那张清丽的容颜此刻在惨白的灯光照映下,呈现出毫无美感而言,还有些微微的狰狞。

    她冷笑扯着唇说话,眼中还蓄着泪水:“你怎么就这么爱抢别人的东西呢?”

    江斯微眼神跟她对上,莫名的觉得心中一凉。

    江雁声踩着脚上尖细高跟鞋,一步步,气势靠近:“自从你跟王瑗一起到江家来生活,就抢走我大小姐的位置,故意在老太太面前卖乖,装出一副跟江亚东父女深情模样,只要是属于我的……你都要。”

    江斯微微微有些发慌,下意识抗拒和这个女人单独相处,想跑的念头一起,就被倏然拽回来。

    江雁声绷得很紧的手指,根根握紧了她手骨,语气里带着一股冰冷的情绪:“江斯微啊,像亲情这种容易让人感到温暖的东西你渴望,我当你是私生女缺少一个家,所以来抢我的。可是,像婚姻这种冷冰冰的东西,你又何必不知疲倦的来抢呢?”

    “我……”江斯微手腕要命的疼,用力挣扎着尖叫:“江雁声,你搞清楚现在破坏你婚姻的女人不是我。”

    江雁声苍白的脸上浮现极淡讽刺的冷意,很享受听到女人痛哭的叫声,跟着笑:“你们啊,为什么总是欺负她呢,她很好欺负是吗?”

    江斯微感觉自己快骨折了,疼得冷汗直冒,根本就没注意到江雁声在问什么话,她忍不住膝盖朝地板跪了下去,没有力气站稳了。

    江雁声这才手指一松,也在同时一高跟鞋跟就直直的往江斯微胸口踹去。

    “啊!”

    一声女人痛叫,仿佛能刺破什么。

    江雁声漆黑的眼珠子恍了一下,脸上的神色还带着许些的茫然,反应迟钝地看着倒在地上叫的女人。

    她看江斯微,干涩低喃声溢出唇:“我,我不是故意的……”

    江雁声脑袋的记忆出现了短暂的空白,她,她也不知道自己对江斯微做了什么,看她捂着胸口喊疼,连忙去打电话叫救护车。

    她很紧张,一个键一个键的按。

    “小姑娘,你需要帮助吗?”

    就在江雁声慌得怎么也拨不出号时,一旁,有道英伦腔的稚嫩男童音传来。

    江雁声手指突然攥紧了手机,讶异抬起头一看,眼前这个肉呼呼却不掩精致帅度的小男孩跑女厕来了,正是跟她说话。

    被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小家伙微微低下了脑袋,有些腼腆的说:“小姑娘,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江雁声睫毛动了下,一滴剔透的泪珠无声滑下眼角,她心中各种情绪混淆在一起,难受发堵的厉害。

    半天,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叫什么名字?”

    搭讪都是从问姓名开始的,小家伙小眼珠子斜挑,奶气响亮说出自己名讳:“尊小少爷。”

    江雁声蹙眉,霍修默这一代是修字辈,下一代难道是用尊字?

    她调整好情绪,看着小男孩精致的小脸蛋,轻声问:“是姓霍吗?”

    “小姑娘,你叫什么啊?”小家伙机灵着呢,咧着小嘴儿:“我们男女啊,要讲究一个礼尚往来。”

    江雁声笑了下,潜意识里习惯性去逃避不愿面对的事实,说话的语气透着浓浓的疲倦感:“还是先叫救护车吧。”

    ……

    在苏湛的地盘惊动救护车,大堂经理第一时间就亲自来处理,他看到站在大厅里的江雁声,隐约觉得眼熟,而更要命的是黏在她身边的小祖宗,身份是无比尊贵。

    于是,立即派人去包厢通知老板。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