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56章 霍修默,我要告你骗婚!
    江斯微被送上救护车,江雁声冷静了片刻,也提着包要走,待在这里只会让她连一个女人最起码的尊严都保持不住。

    小家伙亦趋亦步的跟着,还不让走:“小姑娘,那女人死不了你别怕,我请你喝杯酒吧。”

    都说小鬼难缠,江雁声低头看着扯她裙角的白嫩小手,视线不愿意去看小家伙的那张脸。

    “你放手,回去找大人。”

    “小姑娘,我觉得你情绪不稳定,不需要本小少爷陪着吗?”小家伙大眼睛巴巴地瞅着她,很善意说。

    江雁声看到他这张神似霍修默的小脸,就无法平静。

    她低腰,一手将小家伙的身板推远些,然后便朝门口走去。

    尊小少爷没站稳,屁股直直的就坐在了大理石地板上,疼,那种被女人屡次三番拒绝的挫败感加上受惊了一下,当场架不住委屈哭了起来。

    那么多人看着他,也是很要面子的啊。

    江雁声还没走两步,便听见身后传来孩子的哭声,一转身,便看着小家伙坐在地上掉眼泪,哭的响亮极了。

    大厅里,众人纷纷视线望了过来。

    江雁声一时尴尬,走过去:“Sorry,我没想到会推倒你。”

    “呜呜呜……”小家伙一把将她小腿抱住,哭得直抽抽的:“你,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江雁声蹙了蹙眉,没和孩子接触过的她根本接不住这种套路,她也不敢碰他软软呼呼的小身子,深怕就跟刚才那般的一推就倒了。

    “你,你哪里疼?”

    到底是面对着一个无辜的小孩子,江雁声在怨也怨不到他身上。

    小家伙听出她话里带着温柔的音质,仰起了泪痕的小脸蛋,嘟着红红的嘴巴说:“要亲亲才不痛。”

    江雁声见到他这样,就仿佛看到了翻版小号的霍修默,都是你退一步,他就爱变本加厉的惹你。

    “你这样抱着女人的腿哭,丢脸的是我吗?”

    江雁声轻蹙着秀眉,也没指望跟一个小孩子讲理,抬头要找大堂经理来,却先看到了从廊门方向出现的一抹修长暗色的身影。

    霍修默身上穿着深灰色的衬衫和西装裤,没有系领带,估计是包间玩牌的缘故,还解开了两颗纽扣和袖扣,步伐有些快却不凌乱。

    他第一眼,就看到了距离不远处,那个死胖子抱着江雁声的细腿在耍无赖。

    “声声,你什么时候回宛城?怎么也不跟我说。”霍修默几个大步就走到江雁声的跟前,漠视地上还坐着一个小的,眼里都是她。

    在公众场所,江雁声要脸也不会像泼妇一样跟他吵,不过对他冷淡异常:“说了给你时间准备吗?”

    霍修默低低注视着她洁白的侧脸,大手伸去牵女人的手腕:“你早点说,我就在家陪你了嗯?”

    江雁声避开他手指的触碰,低垂下双眸间,视线落在了还死抱着自己不放的小男孩身上。

    霍修默好像这才注意到似的,皮鞋朝地上的一团踢了踢:“坐在地上像什么话。”

    尊小少爷仰着头,肉乎的小脸泪痕都没擦干净,奶声奶气的呛声道:“没大没小的,你要跟我抢女人吗。”

    霍修默嗤笑,一手就将小家伙提了起来。

    他另一只大手强势的搂过江雁声的腰肢,低声,对她说:“苏湛他们都在,进去打声招呼?”

    江雁声今晚没心情应对这些,情绪激烈起伏之下,她很累,疲倦感扫遍了全身,特别是被男人气息包裹的时候,安心中又带着一股被背叛的愤怒感。

    她纤长的眼睫毛轻颤两下,声音静静:“我想回去了。”

    霍修默看出她没心情,于是便依她。

    江雁声率先朝门口走,她高跟鞋踩的很稳,看不出来一丝的孱弱。

    身后,男人带着一个小孩跟出来。

    江雁声不用转头回去看,就已经听到了霍修默在跟小男孩说话声,看这架势是还准备带回都景苑养了,这叫她指尖掐进了手心,丝丝的疼痛让眼角红了。

    停车场。

    江雁声打开驾驶座的门要上车,突然被身后伸来的修长大手给关了回去。

    霍修默不知什么时候就追上来了,他将后座的车门打开,直接把小孩子往里一扔,却不让江雁声上去。

    夜色很浓,还吹着一股凉风,江雁声秀发微微凌乱的挡住了脸,也挡住了静凉的眼睛,看着气质几分冷清。

    下一秒。

    霍修默无视贴在车窗玻璃上的小脸,展开双臂把纤细的女人抱个满怀。

    江雁声穿的是一字肩裙子,裸露出的白皙肌肤很方便亲吻,男人的唇碾转摩擦着她细肩低声说:“见到我就板着一张脸,在不哄好你,回家是不是要收拾东西走人了?”

    同床共枕了到底是几个月了,霍修默多少了解这女人的脾性,从前喜欢用离婚来威胁他,现在就动不动用冷暴力来治他。

    霍太太这点脾气,都是他一手给惯出来的。

    江雁声被他温暖的怀抱搂着感觉不到一丝冷意,而指尖,却在凉风中冷透了。

    或许是夜色的缘故,她就连声音也听了几分凉意:“他是谁?”

    霍修默掀起眼皮,视线投向了车窗内的小人片刻,知道她问什么,薄唇轻扯道:“我们霍家的。”

    江雁声这一刻,感觉到心脏传来的疼痛越发清晰,出声哽住:“他的母亲呢?”

    “死了。”霍修默说起小家伙的生母,嗓音不带一丝起伏情绪。

    江雁声有泪意在眼眸涌动,不是身后男人能看到的,她深呼吸平复下哭腔:“他有六七岁吧?”

    霍修默一时忘了小家伙的年纪,片刻后,开腔道:“应该是。”

    江雁声苍白的小脸自嘲的笑起来,同时含着的眼泪也砸掉下来:“所以你二十四岁就跟别的女人生小孩了?养着一个私生子还来娶我?”

    霍修默眸子微眯,将她身子转了过来,嗓音略沉:“你说什么?”

    江雁声看着他这张英俊的脸庞,心头忽然涌上一阵刻骨般的恨意:“我说,我要去法院告你骗婚,骗我给你儿子当后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