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总裁大人,限量宠! > 第161章 霍大总裁,你是对自己老婆情有独钟?
    “嗯!”霍修默菲薄的唇溢出一个音节,挺拔的身躯就已经压下来,修长的大手去扯她裙子拉链。

    江雁声长长的睫毛轻颤,回吻着他,两人唇舌亲密的纠缠在一块儿,就连气息也是。

    男人漆黑的眸子注视着她清丽的脸蛋,一手将她身上松垮的衣裙脱了一半下来,露出的莹白肌肤,让他忍不住低首,唇舌移到了纤美的脖颈。

    “唔……”江雁声呼吸带喘气,也伸手摸他,指尖细细刮着男人紧绷的脊梁。

    霍修默深切的一记亲吻结束,挺拔的身躯伏在她身上,修长的手指动作迅速去解皮带。

    江雁声抬手不小心碰翻了床头柜上的香盒,丝丝缕缕的香气闻入鼻尖,莫名的恶心感又上来了,手心推了推他结实的腰腹:“你先去洗澡。”

    霍修默西装裤的皮带已经解开了,扯出长长的一端垂着,他听到女人的话,抬起了炙热的深邃眸子,说话时,喉结性感的滚动:“怎么了?有汗味?”

    两人紧贴着距离很近,彼此的气息都交融在一起,是女人幽幽的冷香和男人身上的烟草味。

    江雁声没在他身上闻见有汗味,但是脑袋有些飘。

    她抿起的唇色透着一丝苍白,轻声说:“去洗洗,让我缓会。”

    霍修默一听她这样说,皱眉:“缓过来就不做了?”

    “你哪个字理解我说不做了。”江雁声看他有黑脸的迹象,抬手捧着他俊脸,给了一记吻:“洗干净了,这次你可以不戴。”

    她中午才吃过的药,24小时作用呢。

    霍修默却理解错了女人的意思,眸底沉浮着极淡的笑意,俯身,在她的小嘴重重亲了一口:“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垫肚子?我可能会做的久点。”

    他语气一本正经的商量着,好担心她会饿坏了。

    江雁声红脸,推他:“快去快去。”

    卫生间传来了淅淅沥沥的水声,男人已经进去洗澡,江雁声躺在床上缓过那阵脑海中的飘忽劲来,才坐起身,低头穿好衣服。

    她垂下的眼睫扫到床边的大脸兔布娃娃,心尖泛起柔柔的悸动,扯唇出了一丝甜蜜的笑意。

    床头柜精美的香盒被打翻,江雁声先动作小心把洒出来一些香粉装回去,然后去拿手机,镜头对准大脸兔拍了一张照片。

    她发上微博,配图附字:“脏了怎么洗?”

    这样光明正大的秀恩爱,强塞了吃瓜群众一嘴狗粮,很快就有粉丝回复:霍修默洗!

    江雁声一看,抿唇笑了。

    “声声,帮我烟盒打火机拿来。”此刻,卫生间里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

    江雁声听到后,从抽屉里找了烟盒和打火机,走过去,敲了两下门。

    紧闭的门被打开,还透入出热水的雾气,江雁声没看清男人面容,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倏地伸来拉她进去。

    “啊!”

    女人细细的尖叫声伴随着关门声,仔细一听,又只剩下水流哗哗声。

    ……

    小家伙踮起脚尖,用备用的钥匙悄悄把主卧房门打开一条缝,探出小脑袋想去看里面。

    佣人跟在身后,满脸为难:“尊小少爷,先生和太太独处时,是不准有人上楼打扰的。”

    “放心啦,我这不叫打扰,我是加入他们!”小家伙惦记着大脸兔,小手将门勇敢的一推。

    卧室安静一片,窗户还飘浮着透明的纱帘,小家伙睁着圆溜溜大眼睛,很快就发现了床沿的毛绒玩具。

    他小嘴巴咧起,迈着小短腿跑过去拿。

    成人高的大脸兔啊,他都可以趴在上面睡觉了,爱死!

    他嘟起小嘴亲了一口,小胖手拖着玩具要走时,又看到了床头柜的盒子。

    小孩子都容易被漂亮的东西吸引,尊小少爷坏坏地想,他就看一下装着什么。

    小家伙没有心理负担伸出小胖手,将精美的盒子从床头柜拿下来。

    他小小身板就坐靠在床沿,大眼睛眨眨充满了兴趣,把盒盖打开。

    咦?

    尊小少爷低头一看,白色的粉?

    他的鼻子从小对花粉一类东西过敏,盒子装的粉掺杂着浓香,惹的当场就打了一个打哈欠。

    “咳,好冲啊!”

    盒子里的粉被他小嘴巴一吹,都飞了。

    惹事的小家伙肉乎乎的小脸茫然,如数被吸入呼吸道里。

    “好像有点……晕。”他黑亮的大眼睛露出了几分呆滞状,刚自言自语着说话,小身板就直直的倒了下去。

    卫生间里。

    江雁声被高大的男人压在冰凉的墙壁上亲,裙子几乎快要被褪去,半遮半掩间露出姣好洁白的身段,空气中还弥漫着薄薄的雾气。

    “你,不去床上就别太用力了。”

    江雁声一双细长白皙的美腿被迫分开在男人腰身,她红唇轻喘,瘫软的身子只能依偎着他才不会掉下去。

    霍修默薄唇在她唇角轻探,开始辗转深入,嗓音暗哑性感:“用力点弄你,不是更刺激?”

    这男人,邪痞时让人没办法说他。

    江雁声仰着潮红的脸,主动回吻他的唇舌:“霍大总裁,别的男人是喜欢玩坏外面的女人,你是对自己老婆情有独钟?”

    霍修默长指扣着她尖细下巴亲吻,格外喜欢看这女人气息不稳的模样,叫不叫都娇的要男人命。

    “嗯……只对你情有独钟!”

    他低首,黑发上的滴水珠砸落在女人胸前一片白皙肌肤上,大手扣住她细腰,要抵上去。

    就在最关键时刻,江雁声浓翘的长睫毛轻颤准备承受男人的撞击力,卫生间门外,突然响起了佣人的惊慌叫声。

    “天呐!”

    “救命,小少爷你怎么了。”

    两声刺耳的尖叫,实实打断了两人亲密的行为。

    江雁声迷离的神智瞬间清醒过来,下意识将准备长驱直入的男人一把推开。

    她衣衫不整的扶墙站稳,眼眸还充斥着一丝惊慌,问霍修默:“外面……你的小叔该不会是在听墙角?”

    霍修默英俊的脸庞微沉,将淋浴的水关了,大手扯过浴巾包裹住江雁声光洁的身子,嗓音紧绷中透着一丝冷意:“我出去看看,你在这。”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